桃花一眼,回眸五千

* 有事詳見左邊欄框,求勾搭歡迎留言。

* 此人有過勞導致神智不清之現象,每天神秘出現,不定時發文,如有延宕請各位客倌見諒體諒。(鞠躬)



  第四十章



  妾不能與君攜手白頭,願棄心守君至華髮容衰。


  突然,小小的身影一顛一顛從屋子裡跑了出來,小手上還拿著一片寬大紙鳶,足以遮擋住雪雪身子的紙鳶,隨著他的動作緩移,像是停留在地上埋頭啄食的小麻雀。

  雪雪跑到一半,像是想到什麼似的,動作頓了頓,接著小心翼翼的踏出小短步伐,可愛的圓瞳還不時注意那隻紙鳶,呵護倍至,極怕弄壞手上的鳶兒,紅潤小臉蛋滿是興奮喜悅,像是挖到了什麼無價之寶,「娘親,看。」

  楚伊伸手接過那隻紙鳶,細長的白竹編織成架,每個結都打得扎實穩固,宣紙糊於竹框上,秀娟的墨彩大肆揮霍,才知那是燕,而非雀。

  燕型紙鳶。

  楚伊的臉色倏地有些轉變,她極為緩慢的深吸了一口氣,再次仔細凝看那隻鳶兒,透過紙鳶的邊旁,對上雪雪狐疑的迷惑神情,她張唇問道,口吻竟不自覺的有幾分隱隱顫抖,「雪雪,這是誰給你的?」

  雪雪小頭顱一偏,仔細在腦袋瓜兒裡回憶剛剛的那人,然後天真笑道,「是一個好漂亮的神仙,他跟雪雪一樣,都穿著雪白衣裳。」

  娃兒稚嫩的聲音方落,楚伊想也不想便邁開腳步,往外頭奔去,留下不知所以然的雪雪和未宵。

  山腳下只有她這一戶人家,周旁毫無人煙之跡,寂靜僻遠,怎又會有人探尋?

  是他。

  楚伊漫無目的地穿過庭院,原本散亂成髒的藥草架,被她細心整理過後,依舊是那般模樣,乾曬草藥鋪於簍上,整潔乾淨的一目瞭然。

  當初,她知道他會離開。

  雪仙並沒有允諾過她任何事物,他明白的說了,他會走,為那不知可否醫治的病症而離開,他不喜成為贅累,更不願在她身旁終日成病,寧可兩袖清風而遙走世間。

  甚至連陶墨都不清楚雪仙去了哪裡,是否微恙,雪仙把一切都交給蒼天,賭那一把最後的命,若是再見,必是他痊癒之時。

  她知道,他不一定會回來。

  每一日,每一月,每一年,她的盼望一次次破碎,用那冰冷顫抖的雙手,重拾起散落一地的殘破碎片,再將心用銀針細細縫合,再一次的希冀。

  她不懂自己為何如此堅持,就好像有條細線扯著她的心扉,硬是纏繞住她的千般思緒,無法忘卻,無法捨棄,更加無法不去理會。

  就這樣,她等了一年,又一年。

  悄流而逝的歲月成華,她得到地卻是,一條又一條的沁血傷痕,堆疊成千瘡百孔。

  如今,是否她的苦苦盼求,已被許諾?

  就在她走出屋園不遠處,果然,一抹皓月蒼白出現在她的眼眸裡,佇立在綠蔭青柳之下,宛然的氣息融入整個僻靜清悠,讓人煞是有些分不清,來人是仙亦是人。

  啪答。

  心扉像是被無情的鞭子狠戾抽打,緊縮窒息,痛楚清晰可見,幾滴眼淚最後還是奪眶而出,滾落臉頰,垂直滴入土壤,擴散成圈,消失。

  楚伊感覺腦袋轟轟作響,思緒紊亂,就連她的呼吸都急促起來,她幾乎可以聽見那怦嗵顫跳的細碎聲音,此刻的她萬分緊張愕然,明明只有幾步路的距離,她卻始終無法踏出第一步,魂魄像是被無形之手,拉得好遠,好遠。

  氤醞溼氣,頓時襲上她水亮的雙眸,朦朧遮蓋住澈明的視線和物景,她使力眨眼,想揮開眼前的迷霧,想看清楚眼前人的模樣,不漏掉一分一毫,一顰一笑。

  不過兩丈的距離,對楚伊來說就有如天與地的分隔,無法觸及,遙遠無盡。

  她害怕,生怕一切都只是她的癡想。

  心顫動著,腦海渾沌不清,一瞬間,她的思緒晃過無數猜忌,卻在下一剎那成為空無,就在楚伊快放棄的那刻,素袍男子終於緩緩轉頭看向她。

  映照在昫陽之下的臉龐,清秀高雅,輪廓比她印象中還要再成熟了一些,臉龐有些消瘦蒼嶙,她不捨得輕蹙娥眉,這幾年他去了哪裡,無人知曉,他何時會回來,她也無有把握。

  兩個人彼端而站,四目相交,視線纏繞成無法脫開的藤蔓,恍惚有一世那麼久,目光就這樣凝固在彼此身上,難以自拔。

  只見那名男子淡雅一笑。

  浩然白雲都不及他的半分宛然,媲美明月清風般怡人的笑顏,出現在他的臉龐上,無聲替他那高雅淡然的氣息,添上一筆高闊流水,靜謐懾人。

  誰人能不為他傾心。

  誰人能不為他傾慕。

  揚袖拭乾臉上如雨般串串而下的淚珠,眼眶染上潤紅,鼻頭酸苦得難以言喻,楚伊的神情有些錯愕,驚訝,微慍,壓抑,釋然,一直到她雙眸露出笑意,清水止於眼角,繾捲成無盡興悅,百般變化,好似那雲際彩霞,紫瓊夕晚。

  她早已顧及不了自己的表情,踱步走上前,視線緊緊盯牢那人的面容,彷若是要將他看穿似的,認真至極,仔細無漏。

  對於楚伊熾熱的視線,那人沒有感到任何詭譎或不適,神情依舊十分的慵懶,淡然,就連再宏大的變動都無法動搖半分自若優雅。

  無塵潔白的比擬高嶺蒼雪,深莫沉靜的猶如浩瀚蔚海,柔軟宛悠的好似湧柔流水,逸朗闊然宛如淡雲清風,如此惑人心脾,如此令人瞻高仰望。

  良久,那人緩緩動了動薄唇,似乎說了些什麼,只有楚伊聽見他那一番話,千言萬語,點水而止,波無而靜,全在那一抹淡笑間溶轉化淡。


  無需空待華髮鬚眉霜,吾願執手與妻過歲至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流無色 的頭像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雪紋
  • 看完真的意猶未盡,
    寫的好美好棒ˊˇˋ
  • 感謝雪紋的謬讚^^

    風流無色 於 2014/07/25 11:26 回覆

  • 哈哈
  • 你好我是你的書迷
    我想請問一下之前的花燈系列還會重出嗎
    因為之前看到一半就沒了很想看完
    我好想念無卿啊啊啊啊啊~~~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