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正值辛卯歷朝,天地萬物皆清而明,初綻纍蕊,枝椏成簇,啼染紅花,清幽樂曲滿悅春雨,氣息芳美清晰。

 

  五載了,她用足整整五年的時間,來等待一個只會出現在夢境裡的沫影,但是她不後悔,這麼冗長的歲月流逝,她一直將它們擁得緊緊,那對她來說是無比的韶華。

  不論兩人分離有多長之時,青絲落華,容顏已變,甚至,朱顏垂改,她都會一直默默等下去,等著,再見到那抹黛春皓雪。

  雪仙消失以後,她付諸許多心力尋找那一間隱山陋屋,雪仙第一次與她相見的地方,原以為他會在那處出現,莫名的一股翻騰感在心底湧現,腦海中不停有個聲音在狠狠咆嘯,從心底灰暗不見光的深處,直直吶喊到她所有思緒都被淹沒,無不告訴她,必須要找到那一處,幽僻雅靜,湖清山秀的茅草屋。

  他一定會出現。

  她不確定。

  但是,她肯賭,脫去一身負累,她早已什麼都沒有了,何必不嘗試跟自己下一局棋,賭注是依舊跳動的心,賭得是千千萬萬的情感。

  當楚伊找到那間屋子之時,裡頭竟像是荒廢了般,髒亂不堪,蛛網成結,就連在她印象裡頭的繁多藥草,都沒有看見。

 

  第一局博弈,她依舊是輸得徹徹底底,傷痕累累。

 

  稚嫩軟綿的小嗓音,好似還再含糊嚶嚀,牙兒都還沒長齊,一口模糊兒語,咽嚶充滿整個謐靜的庭院,「娘親。」

  楚伊抽回長遠思緒,眼眸一垂,看向懷中宛如是一團小雪球兒的雪雪,揚唇一笑,昔日,她只有思念陪伴,孤寂相睡,如今她有了雪雪,無論有多孤單也不再懼怕。

  女子玉白的纖手緊緊摟住小娃兒在懷中,她失去無數的東西,原以為連蒼天都棄她於不顧,蒼卻予了她另一個希冀,胸前小東西乖順地躺著,傾聽娘親溫暖柔和的沉穩心跳,小臉兒一抬,煞是有幾分透徹清靈,「娘,掉下來的花兒,還會開嗎?」

  楚伊緩緩看上樹頭間,被枝幹擁懷那一朵紫荊花,充斥在邃綠之中的瀲灩媚紅,獨苞孤佇,竟是如此堅強,蒼勁,她真摯點了點頭,「會的,它一定會開。」

  雪雪聽見娘親肯定的話語,小嘴一咧,笑得好不燦爛,似乎就連那閃熠灼然的昫日都無法比擬笑顏光耀,「那我們明個還可以來看它嗎?」

  楚伊伸手捏了捏那張小臉蛋,看到雪雪皺起小嘴,才放開手,隨後又心疼憐惜地摸摸他被撓紅的粉臉,「傻話,娘親什麼時候沒有答應你了,先去屋裡吃桂花餅,娘親有點話要跟未叔叔說說。」

  輕拍小娃兒身上的素白軟袍,目光不離的看著他走回屋去,然後放心收起視線,轉向坐在一旁遲遲不語的男子,柔聲說道,「奉祭先帝,原以為你會晚個幾月才回,這次稍嫌早了一點。」

  未宵沉聲頜首,表情有幾分尷尬與無措,攏在手臂間的竹簡有收緊之狀,他無奈一嘆,「風帝忙於與外朝的政務,這次許詔由皇后娘娘以及貴妃,從三品以下臣子們,去帝陵祭拜,連三日守靈之事都免去了。」未宵職任的六部尚書屬於官從一品,皇帝如此詔令,擺明只讓三品以下的官宦去供奉先帝,他只能被隔於宮內處理兵務。

  楚伊淡淡一笑,好生安慰道,「一朝為王,一朝更史,風帝也是一位難得的賢君,自是有他為政的法子與步謀,你就無須計較。」

  未宵傾吐一口長氣,神情凝重,眉頭蹙疊成山,「也罷,我自是不想與陛下多有衝突。」

  楚伊緩慢站起身子,伸手拍拍自己裙擺上的灰跡,準備要去屋內看看雪雪,思緒一轉,出聲問道,「未大人近來可好?」

  未宵附道,「甚好。」

  她再問,「前幾日,去城裡探看八王爺時,他給送了一幅山水畫,意境深遠,楚伊不懂欣賞,不如你帶回去吧?」

  「不了,那是八王爺的好意。」未宵不加思索,立刻斷然拒絕。

  閒話家常,談天說地,這就是楚伊現在所過的清幽靜謐,經歷過許許多多的分離,最終她所擁有的還是那淡然僻靜,也好。

  就在楚伊還想說些什麼時,突然一把東西掉落的聲音響起,等她回過神來,雙手已經被未宵的大掌牢牢握住,地上散落的是幾捲竹卷。

  她頓時有點反應不過來,應該是萬萬沒想到未宵會如此作為,一路以來,幾年陪伴,悉心照顧,對雪雪的包容關懷,她豈會不了解未宵的心思?

  可,她是一個破碎棄履,幾番波折,已是被滄桑磨逝而盡,淚水洗滌而乾枯,這樣的她,又豈敢接受他的心意。

  她不值。

  楚伊淡淡望著那張秀顏,在未宵深邃的眼裡,她看到濃濃急切之意,不捨,以及痛苦,她扯出一抹笑容,笑很美,卻看不出笑裡的情緒,「未宵,楚伊一直記牢,你是我們母子倆的恩人,若不是你,我恐怕會失去雪雪這孩子。」一個女子,孤身居住在山水之間,倘若不是未宵出手相助,她怕是不可能保全性命,甚至被孤寂啃食殆盡,未宵在她心底是恩人,摯友。

  僅此而已。

  未宵欲欲開口,看見那張秀緻面容上的神情堅定無疑,又把話語斷絕在喉間,硬是吞了回去,轉成另一句話語,「妳依舊是選擇了他。」

  楚伊沒有立即回話,稍微彎下身子,她替未宵撿起地上散落四處的竹卷,一一堆疊成排,然後遞到未宵的手中,淺淺微笑。

  無聲勝有聲,她早已默默回答了未宵的話語。

  傾盡所有悵情,只嘆,有緣無份。

  她佇足在畔水之旁,紫樹木下,淡道,「這是我的抉擇,誓永不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流無色 的頭像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