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楚伊的眼前一片朦朧,氤氳濕霧瀰漫上眼前,阻擋住清晰視線,一切看起來都是如此混沌迷茫,身子泛著浮躁熱氣,雪白肌膚染上一層淡薄粉暈,煋搧水眸迷離微瞇,潤嫩朱唇輕噘。

  直諱目光緩緩看向雪仙,那張秀美俊雅的無瑕臉龐就近在咫尺,突然,一道玩味的思緒掠過腦海,她身子往前一傾,順勢將雪仙整個人壓入軟綿錦榻上,她雙腳一挪整個人跨坐在雪仙身上,眨了眨眼,好奇看著那淡笑的俊顏。

  雪仙眸中飛快閃過一道異樣,那道異光卻又在下一瞬間被笑意掩去,化為淡恬春風。

  他看著壓制在自己身前的女子,探手出袖,覆在楚伊肩上,溫柔又強勁的力道半拖起她的身子,笑道,「妳醉了。」

  雪仙眼神流轉,無意間瞥見桌上那兩個乳白瓷杯,正是靈若荷讓楚伊拿來的清甜暖茶,茶不醉人,楚伊卻醉了,他露出一抹富有深意的笑容,餘光注意到楚伊的動作,心頭似乎有什麼東西漸漸化開。

  楚伊蹙了蹙娥眉,扳開自己身上那雙手,桎梏在雪仙臉龐兩側,優美潔白的手被她壓陷入軟榻,兩人視線相交,她不滿的嚶嚀道,「我沒醉。」

  銀白錦繡,更是襯托雪仙的蒼美雪膚,青絲如墨雲硯彩,滑順乖貼披散在四周,幾綹長絲纏上楚伊的指尖,廝磨輕搔,因為被楚伊拉扯而半敞的衣襟下,是一片滑柔平坦,宛如凝脂羊乳般潤美,光潔,望著眼底美致,她突然問道,「你醉了嗎?」

  雪仙輕輕一笑,「沒。」

  聞言,楚伊輕哼了一聲,探手拿起案几上茶杯,將杯中殘有的瓊漿玉露,仰頭灌進口中,接著她彎腰福身,兩片丹唇覆上雪仙薄唇,不容對方有所遲疑,小舌笨拙的撬開月白皓齒,探入翻攪,把玉露芳甜餵進雪仙的嘴裡。

  四片唇瓣,輾轉相貼,速度極盡溫柔和緩慢的廝磨交融,像是要磨盡彼此的纏綿勾繞,暖意像是沸騰的滾水,灼熱。

  呼吸聲不再平穩,一絲絲紊亂以及不規律的氣息纏繞,早已經分不清楚是誰先開始這個吻,又或是誰先停下,好似永遠也不會消停般,任由情愫蔓延擴大。

  彷彿萬物都停滯了下來,時再也不走動,不知過了多久,楚伊才氣喘吁吁的仰身退開,原本被釀酒醺紅的臉蛋,因為不明情愫更是染上曖昧的粉潤,思緒全數化為一團水灘,迷糊不清,她聽見自己微啞的嗓音,輕吐,「現在,你醉了嗎?」

  她看不清雪仙的面容,依稀知道他仍然是帶著淺笑,一雙夜眸有幾分詭譎的波光流轉,然後那媲美仙樂的溫潤嗓音,貼在她耳邊道,「還不夠。」

  那聲音像是會蠱惑人心智,讓她頓時感到一陣麻癢,她拿起玉白瓷杯,再度灌了一口甜液,傾身,唇與唇再次貼在一起。

  這次雪仙不再任楚伊恣意探索,薄唇稍有侵略性探前,碾磨上濕潤朱唇,輕搔的逗弄意味,舌尖繞畫著那優美的嫩唇,慢慢舔吮,在羞紅水潤的唇瓣留下透亮滑液。

  他沒有急著加深探入,而是極慢速度的淺嚐,撩撥,直到上頭的人兒溢出不滿的抗議聲,才慢條斯里離開那片軟綿。

  楚伊撐著雪仙手腕的小掌早就脫了力氣,只能算是掛在他的手上,另一手上的瓷杯不知何時掉落地上,清液灑了一地,沒有人在意。

  她抬起眼簾,水睫如風中花蕊盈盈顫抖,盤於頭頂的髮髻不知怎麼脫落,紫玉步搖被擱在地上,成瀑的烏亮髮絲滑過圓潤肩膀而垂下,萬千青絲躺在雪仙身上,形成一股說不出的美感景致。

  雪白與墨暗交錯融合,乍看他彷彿是世外仙源的清麗仙子,無塵不染,或者是那迷惑人心的陰佞鬼魅,邪美迷媚。

  她皓齒輕咬唇瓣,微擰眉心,小手再度壓制住雪仙的皓腕,兩人的距離極近,幾乎都可以感到彼此呼吸的氣息,如羽毛輕搔,她感到身子又是一陣熱麻,不耐的動了動嬌軀,沒發現雪仙滿上瞬閃過一絲異樣。

  她再次問道,「你到底醉了沒?」

  雪仙舌尖舔掃過嘴角上殘留的酒漬,淡淡一笑,輕聲細語道,「還是不夠。」

  像是在玩著永遠也不乏的嬉戲,楚伊的唇果然再度覆上了他的,柔軟與熱燙再度襲上兩人,舌尖交纏在一塊,旋繞,輕挑,甜膩的像是在品嘗什麼佳餚,時而又深深探入,重重吮吻。

  香津相濡,甜酒的瓊美在嘴中緩慢擴散,麻痺清醒,不知是醉了誰人。

  楚伊的腦袋充斥著眩惑,她知道自己幾乎脫離不開這種親暱,只能任其淹沒冷靜,掩蓋理智,熱軟纏綿抽離了她的所有思考,腦袋化作空白。

  全身上下的敏感都集中在唇上,一點點的擦扯都讓她感到熱騰不已,頭暈目眩,卻又無法退開,像是著了極深的蠱毒,一步一步墮落下去。

  她好不容易抽開被吻得紅腫的唇瓣,連連喘好幾口氣,其實她也不知自己在堅持著何物,雪仙說她醉了,她卻是希望他更是醉上一成,「你……

  話還未吐出小口,唇再次被溫柔封住,繾綣炙熱氣息,不給她有多餘分神的機會。

  還不夠。

  楚伊無意間放開雪仙的纖手,改搭上他的胸膛,不知是緊張還是不安,五指揪緊那片絲綢素白,用力握在掌心,留下斑駁摺痕,雙唇依舊是難捨難分,廝磨輕撚,煨燙籠罩兩俱身軀。

  還不夠。

  雪仙線條分明的手臂伸出,大掌攀住楚伊後頸,輕輕下壓,將兩個人之間的縫隙消彌,緊密不分,靈巧的滑舌探入女子口中,溫柔依舊,融情為水,還多了一絲強硬,舌尖觸碰著每一處滑軟,淬取那只屬於她的芳美瓊露。

  還不夠。

  像是一點燃便不會消滅的火苗,滾燙著兩個人的魂魄,煨熱情愫,泛黃月華灑落入室,點亮整屋迷人赧羞的氣息,充斥著春暖旖旎,嫵媚惑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流無色 的頭像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