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未宵是觀顏容身旁最信任的臣子,他的死去,對未宵來說是莫大的傷痛,新帝初赦,宮廷頓時熱騰了起來,舊人去,新人喜,誰又會記得先帝的種種事物,惟有老臣們以及未宵,將對帝王的故念忠誠擱置在心底。

  他明白楚伊在困擾的憂愁,帝王死在她面前,此女子性子一向將錯攬在自己身上,楚伊一直以來都認為觀顏容的死,全都是因她而起。

  他淡淡的說著,「非妳所錯。」

  未宵沉醇的嗓音,深深竄入楚伊心扉,像是一滴水珠,撥亂了一灘淨水,波瀾四起,一時難以撫平那波濤洶湧。

  愧疚與悔意,兩者相疊在一起,是極為強大可怕的意念,幾日來,她遲遲找不到可以舒心的理由,作繭自縛。

  她仍然不敢置信帝王就如此消逝,宛如是滅了光焰的火苗,灰飛煙滅,回歸塵土。

  馬車裡兩人沉默不語,顛顛晃晃,緩慢駛過山林小徑,蒼茫土路,進入了喧囂熱騰的市井,不是無話可說,而是有太多話想說,卻不知該從何說起。

  素淡雅致的輧車駛過未府大門,沒有停下的跡象,繼續朝前方踏蹄而去。

  楚伊掀開簾子,探頭一看,未府大門已被擁擠人群給淹沒,她才剛露出好奇的神色,未宵便出言解釋,「到八王爺府第。」

  她問道,「為何這麼做?」她一直以來都是暫居於未府,自未樊知曉她的真實身分後,他並沒有特意驅避,照樣是任她在府中自由行走,待如貴客,如今未宵一句話就要把她給趕出未府,她是怎麼也無法接受。

  未宵看見楚伊慌張的神情,趕忙搖頭解釋,「別誤會,八王爺見妳幾日來憂鬱悶心,想讓妳去他府上聚聚,且,那位公子也在。」

  聞言,楚伊身子卻是一僵,眼眸掠過無數複雜的思緒,最近對她來說實在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她對觀顏容的離開痛心自責,久久無法忘懷。

  而雪仙的出現更是意料之外,未府一別,她再也沒有了他的消息,虛華夢囈,過往幕幕,都讓她不停念想,這下見到人就在自己面前,她卻浮現想要躲避的膽怯。

  她已經一無所有,不能再失去任何身邊的人,她好怕,他會再一次傷害她。

  心中那宛如潮汐強烈的傾慕,卻又不容許她忘卻雪仙,她該如何是好?

  未宵看出楚伊的躊躇不定,此舉固然是幫她,況且他也認為楚伊應該留在八王爺府中,事過境遷,總不能讓她老是縮躲在自己的陰霾裡。

  他讓馬車停在八王爺府大門,門口早已有幾名小廝候著,見到未府家的輧車到來,急步上前相迎,福身恭候。

  未宵輕推了楚伊一下,喚回在發愣的女子,然後掀開帷簾,讓出一方地,楚伊起身下了馬車,就在她準備踏入王爺府大門時,倏地一道聲音響起,「子仁兄。」

  她回頭,才知那人是未宵,他喚出的名諱竟是她胡謅的假稱,她抬起手擱在胸前,微敬,「未兄。」

  未宵絢爛一笑,「有緣再見,多有保重。」他的目光遲遲無法脫離楚伊,纏繞,糾結,但是他不得不放開。

  他過門而不入,將楚伊送到王爺府,看著她離他越來越遠,送君千里,終須一別。

  天下無不散之宴席,該走,終就是該走。

  楚伊報以淡淡微笑,頜首歛眸,「保重。」

  見別了未宵,楚伊深深吸了一口氣,像是在給自己鼓舞般的拍了拍臉頰,掃去那沉重神情,水眸掩去哀傷而轉為清透亮潔,長襬下腳綾輕踩,踱步走進八王爺府。

  陶墨的王爺府不比未府大出多少,倒是整潔齊致,端規正舉,亭台閣樓交錯卻不顯繁雜,精雕刻木,玉砌樓蘭,隨處還可見假山流水,愜意清美,正逢春夏飄香,王爺府四周百花繁盛,蝶舞風暖。

  楚伊賞著沿路來的怡靜景致,人還不到拐角處,就猛地被一抹粉荷撞上,突如其來的撞擊,讓她和那團淡粉雙雙跌坐在地,她還未反應過來,就聽見對方吃痛的嚶嚀,「疼。」

  雪白小臉泛紅潤色,芙蓉般的嫩唇微微噘起,露出小口中皓白的貝齒,一頭烏墨青絲盤成韻美大方的雲髻,樸素木製步搖於髻,看上去簡單且不失禮,額前還留下幾綹髮絲。

  杏眸大眼努力睜著不讓淚水落下,小巧鼻頭抽紅,娥眉輕蹙,活脫脫看上去就是一個楚楚可憐的佳人。

  楚伊的視線瞬間停住,她驚呼了一聲,「若荷小姐。」

  女子聽見她壓抑不住的訝異以及吃驚,她露出十分狐疑不解的神情,接著再看到地上散落的餅屑時,她才移動目光,帶著苦怨望向楚伊,良久才說道,「妳把我的桂花糕弄壞了。」

  楚伊還震驚於那人的長相時,也注意到了摔碎一地的甜食,不時還傳來陣陣香郁,對於主子的卑敬心尤殘,她趕忙起身伸手要去拾起髒壞的碎屑,卻被另一雙小手拉扯住水袖。

  靈若荷及時拉住楚伊的手,不讓她去碰那一地的髒亂,她拉著楚伊站起身子,拍了拍兩人身上的塵沙,仔細環視楚伊衣袍上的每一處角落,逕自拿起地上的木盤,姍姍說道,「無礙,翻了可以再做,不知道在那姑娘到府之前,趕不趕得來。」她喃喃自語,忽然又想到什麼似的,視線再度停留到楚伊身上,「不妨,妳來幫我一把。」

  話才說完,不等對方有拒絕的餘地,楚伊的纖臂被她使力一拽,繞過蜿蜒小徑,直直往廚房走去,單純靈巧的臉上沒有半分怪罪,反而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今個府上有貴客,我太心急了,莽莽撞撞,不小心撞著了妳,妳該不會怪罪於我吧?」

  楚伊心頭倒是吃驚,曾聞陶墨說過,靈若荷大病一場失了所有記憶,宛如十二歲的花芙少女,果真如此,靈若荷連她都忘得一乾二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流無色 的頭像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