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果然,雪仙的觸碰讓帝王一下失去力勁,身子沒了阻力而墜倒,跌躺於地,全身上下因劇烈的疼楚顫抖,觀顏容就連說話的力氣都沒,緊闔眼簾,唇邊溢出淺喘氣息。

  雪仙輕輕嘆了一口氣,降下身子高度,青絲從肩上滑落,垂掛在臉畔旁輕晃,他的眼神直直靜望前方,觀顏容殘喘的狼狽模樣,盡收入眼底,神情漠然看不出一絲波瀾,然後他輕聲道,「我可以救你。」

  只要他開口央求。

  陶墨前些日子收到密報,有人發現蘇鸛的身影出現在後宮,他當時就覺得有詭,才會出現在楚伊身旁,以免蘇鸛傷及她半分,他清楚蘇鸛的性子,是不可能忍下這暴戾之氣,息事寧人。

  儘管蘇鸛有機會可以遠走高飛,他必是會選擇留在宮中,找機會殺了觀顏容,一報被誅九族的血仇大恨,倒是緋兒這個妾的出現,出乎雪仙所算計,蘇鸛不只瞞了他,也瞞過了觀顏容。

  現下觀顏容身中劇毒,他可以救,但是他本就不是個不討趣的人,要救,觀顏容就必須先開口,求他也好,令他也罷,他是唯一一個可以救他性命的人。

  觀顏容虛癱躺在地,右手掩著左肩傷口,那軟如泥沙的觸感,他知道自己的肩早已潰爛,怵目驚心的腐爛翻肉,被掩蓋在衣衫下,他就是不願意低聲下氣,尤其是對眼前這個該死的鏡花雪。

  從這一切看去,他自然是清楚這該不是鏡花雪的籌謀,如果鏡花雪有意要殺他,那他不可能活到今日,這個男子,招來珀朝相助,保下他的大朝江山,卻至始至終沒有要求任何東西。

  鏡花雪,求的是什麼?

  他有意要刺殺鏡花雪,在天水山莊施計有意將鏡花雪埋葬,過去種種,鏡花雪都應該對他恨之入骨,為何他要次次出手相助?

  對這個永遠帶著笑顏的男子,觀顏容摸不清所以,不得不承認對方的深謀遠慮,城府之深,他不只敗給了鏡花雪的淡然處事,還敗給了他的廣闊胸襟。

  漸漸得傷口不再疼痛,觀顏容知道,那是已經劇烈到無法知覺的痛苦,帝王語虛成氣,半晌,只厲聲吐出一個字,「滾。」

  他清楚自己的身子,已經是無法在承受劇毒侵襲,左手幾乎成廢,這毒就算是妙醫在世也難以挽回,他算是狠狠的栽了一個坑,此時他說什麼都不願讓鏡花雪出手相助,緊護著唯一擁有的自尊,那唯一剩下的東西。

  雪仙柔和的視線上下打量觀顏容神情,思緒微轉,看著觀顏容肩上的傷口,黑與紅交融一起,妖艷詭異的色彩淌流於地,行成一漥,又一漥的血灘,他淡然道,「若再不救,如此是回天乏術,我對你的死活根本無趣,若你死了,我便是開心至極,不過,楚伊還在這,你就真甘願如此棄她離去?」刺激,故意,輕蔑的語氣,難得從雪仙嘴中吐出。

  看著眼前的觀顏容,雪仙似乎看見以前的自己,那般不可一世,絕傲蒼勁,但是這樣的強硬此刻只會讓觀顏容更往絕路上走,他敏銳察覺到,觀顏容想保護的東西,是現在對他來說最危險的東西,與生俱來的一身傲骨不屈。

  那,致他於死地的尊高傲霸。

  平淡的話語,溫柔的暖笑與雪仙話中清冷,拉出極長清晰的分別,字字句句都如利刃銳刀,再一次割破了觀顏容的自尊。

  卻同時也讓他浮現,不願就此失去性命的意念,他頓時間沉默了下來,該去,該留,只在一念之間。

  若是許了鏡花雪,那以後就是鏡花雪要他雙手奉上玉璽,拱讓江山,他都必須如其照做,與生俱來的高傲不遜,豈容許觀顏容被人踩在雙腳下不得翻身。

  若是不許,他便是從此刻斷了自己的生命,稍顯無神的視線,緩緩落到楚伊身上,他看見了女子眼底的擔憂,如初一徹的關懷。

  彷彿是他第一次正眼看見她時,那張清秀可人,明明害怕得緊,倔強的撐起堅強,明明柔弱易碎,老是將心思放在他人身上,憂心他人。

  他卻是狠狠得傷了她的心,傷了她的善良。

  最後,他還是倔強的選擇了尊嚴。

  「讓開。」觀顏容雙臂撐起身子,搖搖晃晃之中,他走過雪仙身旁,蹣跚的踏著緩慢步伐來到庭院中央,迷濛眼神幾乎看不清前方之物,惟獨對楚伊的方向清晰可見。

  就在觀顏容的雙手,極近得以觸碰到楚伊之前,他身子突然脫力,墜跌而下,楚伊心頭一驚,趕忙上前攙扶住坐臥在地的觀顏容,看見那左肩上慘不忍睹的傷口,她著急道,「雪仙你快想辦法,救救陛下。」

  雪仙淡觀依偎在楚伊懷裡的觀顏容,恐怕現在毒已經沁入心肺,難以挽回,若不是方才觀顏容倔強拒絕,他還是有辦法救回一命,他並非真希望觀顏容死去,要是他喜樂觀顏容早點消失,方才大可不必出手相助。

  他又是輕輕一嘆,蹲下來想要審視觀顏容的傷勢,帝王卻冷聲推拒,那氣息微弱得連楚伊都難以聽見,好似就要煙消雲散,塵土歸揚,「誰也不准動,誰也不准救朕……

  楚伊輕摟著那身子,淚水宛如珠子串串低落,「陛下,您這是何苦?」

  何苦,為了她一個不足為奇的女子,負傷。

  抬起水袖,抹拭開臉上涕淌的水珠,她好聲安撫道,「伊兒去喚御醫,您一定會吉人自有天相。」

  觀顏容沉聲斥喝,「不准。」

  他是鳳朝的王,他腳下踩著萬物生靈,他擁有世人所想不到的金榮華錦。

  他是鳳朝的王,他隻手撐著蒼天闊海,他擁有世人所盼不到的高權貴勢。

  他只是一個普通的男子,奢求,卻得不到紅顏凝眸一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流無色 的頭像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