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等觀顏容再度張開眼睛,前方竟是一片寒雪,無暇純潔,張狂恣意,宛如風雪降臨於大地,狂襲,壓迫。

  可,那無塵卻又隱隱透著清靈柔和,宛如是春初柔雪滴入暖意,包容,溫潤。

  觀顏容的身子漸漸失去力氣,靠在柱上的身軀緩慢滑落,他徒坐在地面,凝視那抹雪白佇立在月色之下,頓時間戾氣,污穢,宿怨,全被那人的悠宛氣息消彌殆盡,瞬間他似乎理解了什麼,眼神流過複雜光芒,勾唇嘲諷一笑。

  楚伊趴在地上,冰冷不平的石子地在白皙肌膚上劃出斑駁傷痕,剎那間她的雙眸瞠大,隨後又漸漸彎曲成月弧,幾滴剔透熱燙滑落眼眶,鼻頭酸意湧上,激動的泛起一陣冷顫。

  她淺淺的笑了笑,就算身子再痛都無所謂,她終是見到了那個令自己朝思暮想的人。

  月闌光暈包覆白衣男子周圍,淺幽中,那人秀顏上的笑容竟是出奇的懾人目光,優美弧度幾乎融入無盡的華色謐靜,沉澱下所有不安。

  白衣綻放,宛如一朝月夕花朝,無盡美致,他只是淡淡微笑,帶著笑意的美眸輕掃過蘇鸛手臂上的污漬腥紅,唇邊的笑痕越發加深,他往前踏了一步,動作輕柔優美,流雲朗風,輕於鴻毛,卻隱含著強大的無形壓力,蘇鸛不由得退後幾步。

  他露出淺笑,粉淡似芙的薄唇輕啟,溫柔嗓音宛如美韻樂曲,撥弦而出,「許久不見,蘇大人。」簡單的問候,稀鬆平常,同時諷刺至極,誰人不曉蘇鸛早已不是臣子,一聲大人,喚得是他失去的錦繡前程,榮華貴尊,以及他的命。

  蘇鸛一手掩著被觀顏容砍傷的刀口,雙眸直直怒瞪白衣男子,卻又不敢妄自出手。

  雪仙的眼眸微沉,依舊是笑著,他不喜歡沾染鮮血,但是他可不介意讓別人動手,一絲詭譎瞬閃而逝,消失在柔情似水的笑意中,那抹微光消失的一剎之間,蘇鸛便再也說不出話來。

  一把皓皓銀刃劃破了蘇鸛的脖間,鮮血頓時四濺空中,滴淌噴灑於地,男子的身子軟攤倒下,腥紅散成妖艷的丹湖,就這樣沒了氣。

  宮瑤一襲丹紅束衣,長髮盤於腦後成條,手上持著一把大刀,刀刃上沾染溫熱紅漬,她輕甩了一下片白銀刃,鮮血被力道甩出空中,消散,揮發。

  接著,那抹黯紅踏著小碎步來到楚伊的身邊,眼神退去方才的肅戾殺意,只剩下楚伊所熟悉的溫暖柔和,宮瑤蹲下身子雙眸望著楚伊的傷口,握刀都不見有遲疑的雙手,此刻竟顫抖不止,指尖輕輕覆上楚伊肩膀,想傳達一點溫暖,她眼神中流露出濃濃擔憂,語調哽咽,「對不住,妹妹,我來晚了。」

  退去了艷美胭脂點綴,清秀臉龐,宮瑤依舊是風韻不凡,楚伊搖搖頭,示意宮瑤扶她起來,靠著那溫暖柔軟的身軀,她的不安也被漸漸帶走。

  雪仙看著地上逐漸冰冷的屍體,沒有多餘思緒,情感,臉神冰冷淡漠,他一個轉身走了出去,並不是朝楚伊的方向走去,而是往觀顏容的方向,踱著不疾不徐的步伐,直到站在觀顏容跟前才停下腳步,臉上的笑仍舊雲淡風輕。

  淡得讓人察覺不出思緒,淺得讓人摸不著,探不透,宛如浮雲飄邈,捉摸不定,卻又令人難以移開目光,無法不去看那潔白脫俗,朗逸淡然的絕秀美雅。

  觀顏容抬起頭,黑潭靜靜注視眼前的人,半句話也沒說。

  單薄的素白長袍,輕如細絲,薄如蟬翼,勝於寒雪的淡素月白,剛好襯搭了那人一身的白皙肌膚,寬袖半揚,露出極為修長優美的手臂,漂亮的骨節勝比上好美玉,如同他衣裳下的身子一般,頎秀卻不顯瘦弱。

  柔美黃暈的照耀下,透過那身極薄的布料衣帛,衣衫裡精峻身形若隱若現,他如墨順滑的青絲被風給撥亂,幾撮烏髮垂在耳畔,瀑般長髮慵懶披散於肩,散發著一股極致散漫,隨意。

  他臉上帶著極淺的笑容,沒有情感的弧度,卻是笑得如明月清風般,怡人瑕美,那雅笑幾乎足以溶入一派春色之中,可在觀顏容看來,雪仙雙眸上掛著笑痕,那抹笑意卻未達眸底。

  觀顏容揚起一聲嘆息,唇角勾勒絕傲弧度,雖然聲音虛弱,聽起來仍是渾厚低穩,「鏡花雪,你竟然還沒死。」

  雪仙笑了笑,「我還不該死。」

  他的眼神輕落在觀顏容左肩,那片眩目黑漬比方才更深,更濃,他慢慢探出手,欲撫上那一遍濕溽,手未接觸到衣衫,就在半空中被人截下。

  觀顏容以極快的速度伸出手,大掌猛地揪住雪仙的衣襟,身子一傾,將他狠戾撞往後頭的石牆,沉重悶聲從雪仙身後傳來,他雙眼半點都不眨,神情依樣是自若泰然,彷彿被傷的身體並非他血肉。

  見狀,楚伊本想奔上前遏止兩人,腳步還未動,只見眼前被一隻蔥蔥玉手給擋下,宮瑤對她搖了搖頭,「妹妹,別。」

  楚伊蹙眉,看著遠方那兩人,心中不安油然而生,她說道,「但是……

  宮瑤露出艷美的一笑,扶著楚伊靠在一旁的石壁邊,撕下一塊衣衫上的袖料,裹住楚伊沁血的膝蓋,直到將那傷口細心包裹住後,才道,「放心。」

  無奈,楚伊儘管十分想上前一探究竟,礙於自己身子的不方便,估計也是徒勞,她只好乖乖的待在宮瑤身旁。

  左肩傳來血肉被撕裂劃開的痛楚,使觀顏容臉上覆蓋一層陰鷙,他揪著雪仙的雙手力道強勁,幾乎要將那薄衫給擰碎,後者的漠然讓他感到氣憤,無比的狂躁,沉醇嗓音帶著碎顫,「這一切都是你在後頭操謀?」

  雪仙望著他,眨了眨眼,揚唇一笑,「是或不是,有何干係?」

  他的無關緊要,散漫姿態,激起帝王憤怒,觀顏容吼道,「說,否則朕現在就殺了你。」

  又是另一抹淡笑,雪仙伸出潔白手臂,修長五指觸上觀顏容的左肩,極慢的速度使力,指尖深深陷入,被毒藥侵蝕而潰爛的血肉裡頭,「恐怕,你沒這能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流無色 的頭像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