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縮捲成團的身子下意識得往後偎去,無聲撞上冰冷的厚牆,她回頭一看,毫無退路,凝著夜幕的微涼溫度,緩緩從厚壁傳遞到女子的肌膚,就好比她現下的心境那樣,孤絕,懼怕,擔憂,她是被猛獸追逐的弱雛,根本毫無反搏之力。

  透過茂葉縫隙望出去,一名面相玉冠的男子手持長劍,出現在無人庭院中四處張望,那張原本逸朗的臉龐卻掛著可怕猙獰,兩眼瞪得老大,薄唇緊抿,視線中充滿怨恨成仇,她記得那個男子,他正是左丞相蘇鸛。

  他持著劍想奪她命,想必是為了替弒君不成的忿怒發洩,勢必要讓她死得乾淨,楚伊的身軀緊緊靠在牆上,呼吸緩慢小心,深怕讓人給發現她的存在,若是此刻被蘇鸛發現自己躲在這,那便是叫天,天不應,喚地,地不靈了。

  害怕使她胸口微微的起伏著,汗水自光滑額際上涓涓淌下,沁濕青絲,衣襟,她暗暗祈求,蘇鸛趕緊離開這裡去別處找人。

  緊繃張狂的氣團圍繞著楚伊,像是被活生生淹沒在深水底處,無法呼吸,令人窒息。

  她看著樹叢外的男人仔細尋看週遭,臉上露出一絲困惑,似乎斷定她不在此處,轉身就要離開庭院,看著他一步步往外頭走去,她心裡洩露出一點鬆氣,猛地,蘇鸛突然繞回院中,這次唇角上多出笑弧,一雙銳利目光直直射向楚伊縮藏的樹叢後。

  他每跨出一步,楚伊的身子就冷徹一截,她早已是無路可逃,蘇鸛那不懷好意的笑容,讓她的心更是宛如懸鎖在空中,晃蕩顫抖,直到蘇鸛停下腳步,飄蕩長襬垂地靜止。

  男子徹亮的嗓音墜落在空中,絲絲輕蔑,絲絲傲邪,「找到了。」

  楚伊才剛聽清楚對方的話,纖臂一緊,整個人被猛浪的力勁拖出草叢,枝葉尖端劃過她臉龐,刺痛襲來,接著那力道將她甩開,眼前一花,嬌弱的身子翻身重落在地面,她吃痛悶吭了聲,膝蓋上的傷口更是傳來撕裂疼楚。

  楚伊用顫抖的雙臂撐起身子,慢慢轉身,生怕弄傷了膝蓋上的裂口,她的全身上下發疼無力,只能任由自己坐在地上,水眸輕抬,目光帶著倉皇不安看向蘇鸛,「你想做什麼?」

  蘇鸛的髮絲有些狂亂,玉冠仍舊固在頭頂,青絲卻掙脫開盤髻,披散於肩,彰顯他的廢墮狼狽,但是那雙眼眸是出奇的清亮,尤其是見到楚伊之後,猶似惡狼見兔,恨不得撲身將那發顫的弱小動物撕裂開來,舔血腥染。

  他跨著腳步往前走,楚伊便挪動身子退後縮,看見她眼中無比的驚恐,他輕笑,眼神輕輕掃過秀氣臉蛋,劍尖有意無意繞著她的身子上游走,最後停在她的胸口,微微使勁。

  楚伊呼吸一滯,刺痛在胸口擴散開來,絲薄衣裳被刃尖劃破,白皙肌膚觸及那利劍,她撐著身子一點一點往後退,直到整個人平貼在冰冷地面。

  蘇鸛直揪著楚伊瞧,半晌後,才揚聲冷冷說道,「妳說我想做什麼,可別怨我,要怨,就怨妳是那個觀顏容的人……」話未斷,忽地蘇鸛眼神一轉,整個人用力退開大步,身子一頓,仔細繞看周圍,「誰人?」

  楚伊見兩人的距離遠遠拉開,蘇鸛突然升起的凝覺神情,讓她一陣疑惑,然而她的困惑卻在下刻全被打消了去,印入她眼簾的是那張狂皓雪,鳳麟羽華,高貴,焰傲。

  不是雪,是素白的火燄,無聲燃燒著光熱,彷彿是透明徹亮的火光。

  楚伊被觀顏容碩頎的身軀護在後頭,素白飄揚的長袍掩蓋她的視線,就算看不見蘇鸛表情,她也可以猜出對方的臉色有多難看,而觀顏容有多麼生氣。

  猶似都可以溢出空氣的憤怒,凝結在四周,桎梏住每一道呼吸,艱澀,困難,尤其是在觀顏容看到楚伊裙上以及胸口染的丹紅,他修長的柳眉緊蹙,雙眼微微瞇起,透露著危險陰鷙的氣息。

  觀顏容握有長劍的掌心正在顫抖,他都不知自己該花多少理智,壓抑雙腳不魯莽衝上前,將那個傷害楚伊的男子送入冥淵之地,他冷聲道,「蘇鸛,你要誅殺報復,就該找朕,何必跟一個女人動手。」

  蘇鸛輕嗤,「廢話少說,既然你來了,我也不需多費力勁,一並將你倆送上西天。」

  銀劍劃破空氣,皓白光芒,乍現閃爍,兩道劍弧在空中相撞,撩起一波波刺耳尖銳的摩擦聲響,兩道身影頓時交纏相融。

  楚伊癱坐在地,愣看著兩個人執劍相向,蘇鸛的劍術不比觀顏容好,不一會兒就被逼入死角,珠粒般的透亮汗珠佈滿額際,腳步越發紊亂,他慌張的想要找出縫隙逃走,握住劍的手不停晃動,差些握拿不住。

  觀顏容掌上的長劍宛如烈風,行雲流水,招招卻都猛浪致命,此刻帝王的眼神陰霾至極,冷徹萬絕,彷彿沒有了魂魄的軀殼,只剩下滿溢怒憤。

  左肩上的銀針還未拔除,黏稠鮮血沾染整片長袖,素白衣帛添上濕濡深黯,不是丹紅腥甜,反而是駭人的漆黑烏血,細針深深插在血肉裡,麻痺了整個左側的身子,觀顏容是早已無暇顧及自己身上的痛楚,右手上長劍不停揮舞出道道優美弧度,削破蘇鸛衣裳,幾綹髮絲。

  猛地,蘇鸛一個旋身躲過觀顏容利刃襲擊,劍柄施力扣撞帝王沒有防備的腰間,觀顏容身子接觸到突如其來的猛浪力勁,軟虛悶吭,腳步頻頻後退,肩胛狠狠撞上石柱,他輕咳了一聲,感到那銀針更是陷入血肉。

  觀顏容毫無血色的唇瓣緊抿著,撞擊到廊柱的一剎那間,暈眩襲來,眼前煞然間一片漆黑。

  他小喘了口氣,想在直起身子與蘇鸛比個高下,不料手上半點力勁都沒,全身上下佈滿被無數小蟲啃蝕的痛苦,他心頭一驚,暗道不好,下意識的瞥向被細針刺傷的左肩,烏稠血色解了他的疑惑,恐怕自己是被人給下毒。

  不稍半刻,觀顏容再度感覺頭暈目眩,萬蟲鑽心,此時卻聽見楚伊的驚喊,「小心!」

  紅顏為君所淚,君為紅顏所弒,孰愛孰情,切相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流無色 的頭像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