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蒼白雙手映照在月光下,更顯白皙,未宵替站在石柱旁的身影遞上長袍,「陛下,夜涼了。」

  男人沒有回話,任由未宵將素白長袍披掛在他身上,彷若是沒了生息的雕像,靜靜,默默看著無邊無際的夜空。

  觀顏容明明身旁簇擁著宮女以及公公不少於數,寂然卻籠罩四周,宛如他正孤佇在茫茫無盡的荒原,空盪悽涼,風嘯哀鳴,獨剩下那一人高傲不屈的身子。

  未宵一早才剛離開未府大門不久,便收到小廝趕來傳信,召他入宮的不是誰人,正是楚伊,那個他只能狠狠擺放在心底的女子。

  收回替觀顏容繫好長袍的雙手,收攏在寬袖下,面對如此惆悵的帝王,不知該如何是好,他自知無法舌燦蓮花,笨拙的只能靜靜候在一邊。

  觀顏容已坐在此一日之久,無人敢膽上前勸說帝王,生怕一個說錯話便會腦袋落地,就連李公公都對此無法,只能乾望著未宵,盼望他可以勸勸固執的帝王。

  未宵看了看月色,莫約近了子時,他緩緩開口,「陛下,幾日來您吃少寢少,在下去身子會承受不住,臣子們都憂心著,為了天下蒼生,還是請回去歇息吧。」

  觀顏容冷然道,「朕不睏。」

  見到帝王這副模樣,未宵暗自長嘆,繼續說道,「就算陛下不為了子民,也請要照顧好您的龍體安福。」

  沉默著,寂靜幽沉的令人害怕,那是一種不用細微感受,便能察覺到的哀涼蒼勁,即便觀顏容沒有說出口,任人都可知道他對楚伊離去的不捨與思念。

  最終,她還是選擇了離開他。

  突然一陣長笑劃破了空氣中的愁黯,那道聲音爽朗清亮,宛如滴水撞擊玉翠清響撩撥,又似大海吹撫春風,寬闊翔展,是看透了些什麼,觀顏容逕自笑著,不理會未宵投與的狐疑眼光,就這麼狂傲大笑。

  未宵好看的柳眉輕蹙,百思不解帝王突然的放聲大笑,徐徐喚道,「陛下。」

  收起朗朗笑聲,觀顏容唇角勾起一抹惑人心脾的弧形,揚起頭來望上夜空,遠遠冷月高掛,他輕啟了唇瓣,說道,「朕敗給了一個字。」

  未宵頷首,淡問,「回陛下,何字為敗?」即便他早已臆測答案。

  「時。」觀顏容望著瀰漫幽光的皓黃輪月,神情平和無比,好比那消去焰火的殘光,微弱卻是炫目的讓人難以不去觀望,他臉上閃過一絲諷刺笑容,一切都是敗給了那轉眼消逝的歲月。

  紅顏逐去,人獨悲。

  傷淚落去,牽獨掛。

  時歲逝去,杯獨醉。

  只是誰欠了誰人,空虛華泛的淒涼之思。

  黯湛銀月,灑落天下,一名身著素淡青衫的清秀女子,手捧木案,曼妙姿態,姍姍走過眾宮女與小太監們。

  在不遠處她對李公公頷首福身,李公公見來人是長宮女,緩慢扯出一抹微笑,接著又瞥見緋兒盤上拖著的一盅玉陶瓷,低頭壓嗓問道,「這是什麼?」

  緋兒伸手打開那瓷蓋,芬芳的香氣伴隨輕煙,從碗中裊裊而升,頓時溢染了李公公的嗅覺,他雖不喜歡濃烈香味,卻意外不討厭這般清涼安神,瓷盅之物他更是好奇了。

  見他那般嘴饞的模樣,緋兒也不再打死棺子,她蓋起瓷蓋,掩去香氣,神情如初一徹的淡漠,才緩緩說到,「這是黃華燒煮而成的清茶,楚伊姑娘特別吩咐膳房做的,說是要給陛下安神清熱。」

  李公公點了點頭,對緋兒的話半點質疑都沒,「原來如此,那妳還是趕緊拿去給陛下。」

  對於這個看起來不過黛綠年華的小姑娘,年紀輕輕就坐足到長宮女此位置,他是有幾分讚嘆,同時也對她後頭的推手感到懷疑。

  身在宮中這混濁的汙水之中,李公公自然懂何為多言,不如不言的道理,固然對緋兒的來歷十分不解,他沒多探聽什麼,免得惹禍上了身,不得安寧。

  緋兒對李公公再微諾的頜了首,走出幾步,腳步猛地停下來,她回頭看向不解所以的李公公,壓低聲音問道,「李公公,您不探探嗎?」

  遵行宮中冗繁的規矩,帝王所食之餚都必須經過御廚的淺嚐或是公公的嚐味,一來可以免去帝王不合口之誤,二來則可以免去有心人下毒之事,就算是連丁點兒大小的糕點,都必須有人先嚐過了才行,想來,緋兒手上的茶也不可遺漏。

  李公公聞言,潔淨無鬚的臉龐愣了愣,然後搖頭皺眉,手上塵子一揮,畫出月輪般的圓弧,尖細的聲音急急催促道,「罷了,既然是楚伊姑娘的東西,該是不會有大礙,快去,別讓陛下等了。」

  「是。」緋兒叩首一頜,身子轉而背對李公公,平淡的神情漸漸揚起一抹弧度,李公公沒看見,其他宮女們也沒看見,那唇瓣上有著難以掩飾的笑意,笑得宛如蛇蠍般危險毒烈。

  她踏著姍姍步伐,漸漸來到觀顏容身後,福身屈恭,將那茶盅高高置於頭頂,笑容早已逝去,剩下是那不變的漠然,「陛下,這是楚伊姑娘令人準備的黃華茶。」

  未宵看了一眼她手上的茶,伸手拖起,小心翼翼的遞給觀顏容,「黃華茶有安神除憂之效,陛下,還是收下楚姑娘的心意。」

  偎熱的溫度穿過瓷杯,燙熱染上未宵掌心,他沒有放手,靜靜等待帝王拿過那杯茶,宛若帝王不拿,他便一直端著。

  觀顏容沒有多說什麼,輕睨了一眼那虛煙裊裊的黃華茶,伸手接過,看著清黃湛綠的色彩在白瓷中轉盪,香氣瀰漫,無非是上好的茶葉所釀,突然,帝王黑眸危險的緩緩瞇起,薄唇輕啟,冷聲道,「將這個女人抓起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流無色 的頭像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