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寅時虛至,嶄白的旭日一寸一點籠罩天際,彩雲高臺位於宮中後園一處落角,沿著平台下望去可見璚霞雲海,連著空朗上天,宛如墨畫中的仙源境地,唯有帝王才可以盡收眼底的絕景。

  楚伊在緋兒的帶領下來到高臺,不遠早已有一抹人影端站於白岩雕刻的柱旁,那人的身影頎長健朗,挺拔身姿無不透漏他與生俱來的孤傲,桀傲不遜,狂霸凌人。

  緋兒在幾仗之遙停下腳步,對楚伊彎腰福身,默默的退開,隱去於陰影處,消失在楚伊的視線中,只留下兩個幾步之差的人,遙遙相望。

  觀顏容一襲樸素墨玄長袍,青黛帔掛於肩,更是襯托出他挺直的高挑身形。

  儘管退去帝王的華胥龍袍,玉珠戴冠,他依舊是隱藏不住一身的張狂傲焰,光是簡簡單單地站在原地,連週遭艷綻的彩光都為之失色。

  楚伊靜靜凝望帝王的背影,她沒有打算上前喚起帝王的注意力,只是很想再多看看他一眼,她清楚,今日一見之後,她會失去什麼,或許是他的笑,或許是她的笑。

  她原以為觀顏容所述的幾日,會是如期般的幾日,沒想到他卻在隔日晨早便邀她同遊,輕瞥過自己一身華榮錦衫,楚伊露出無奈的一笑。

  想必,後宮中幾千佳麗都認為她不自量力,不知好歹,明明有了帝王的專獨寵愛,卻不將這份皇恩看在眼底。

  她輕輕嘆息,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利,母儀天下,並不是她所想要的生活,後宮就宛如一個嗜血啃骨的深淵惡谷,她不願踏入那般混沌,成為眾妃中一蕊不起眼的花草。

  繁榮富貴又如何,不過都是雲煙般的虛華假象,她要的是平平凡凡,幽靜,脫離塵世的生活。

  她記得第一次見到觀顏容,他就彷彿是寒冬皓雪上的一團焰火,燃盡天下冰冷,灼傷所有人的心魄。

  他俊朗的笑足以媲美豔陽旖旎,冷肅的眼神可比利刃駭人,與生俱來的張狂高傲與驕尊絕世,形成難以言喻的氣質,是烈火方可燎原,幻化一切為灰燼。

  如今的他看上去,似乎少去些懾人傲霸,反而多出幾分鬱愁,幾月不見,他的轉變令她心疼不已,愧疚難言。

  這幾日她想過許許多多的事情,無論是過往或是將來,思緒像是千萬條細線,竄盪在她的腦海裡,勾勒出最後她所想要的答案。

  就在那神秘人出現之後,她赫然想通了些什麼,她好想再次見見那抹淡然笑看萬物的蒼雪。

  極致強烈,不容她悔意的貪想,纏繞心緒。

  楚伊踏出腳步,秀綾金錦踩上一階接著一階的長階,雙鳳展翅圖騰繡畫在長帔上,隨著她慢慢移動,長掛在地上拉出條延綿的痕跡,遮蓋住她所走過的地方。

  步搖上的小珠串搖搖晃晃,勾勒著優美的弧形,幾綹秀髮垂在耳旁,上添了些許韻美之氣,楚伊在觀顏容身後一丈處,欠身福跪,「楚伊,見過陛下。」

  觀顏容側頭轉身,眼中流露出幾絲詫異,不悅,以及無奈,複雜的神情轉盪,最後卻都被他的笑容給隱去。

  她生疏的話語,刻意拉遠兩人身份的稱謂,無不讓觀顏容心生微慍,在繾轉成萬般的無奈,明知道兩人已成過去,他又為何要死咬著那即將消逝的情愫。

  他豈放得下她,這個他此生唯一愛過的女子,唯一能讓他傾心的女子,然而他卻次次傷害了她,若說愧歉,他甚至比她欠他的還要多上許多。

  觀顏容對楚伊招了招手,見女子諾諾走到他身旁,順勢牽過那隻白皙皓腕,溫暖包圍住晨曦微涼的肌膚,目光掃過她潤粉臉龐,說道,「氣色,好了很多。」

  楚伊剎那間想抽回小手,對方的力道卻不容許她抵抗,她站在觀顏容身旁淺笑道,「承蒙陛下萬福,楚伊已經無恙了。」

  接著,兩人便什麼話都沒有再說,彷彿是約好了,靜靜得欣賞彩雲萬變,旭日高照,大地從橘紫艷色,漸漸變成青空藍日,天下寂靜無聲,不知是替誰人的心,畫下點點安祥。

  觀顏容望著遠方,眼眸中看不清思緒,原本他並不打算如此早見待楚伊,自己仍依舊是按耐不住性子,即使明瞭兩人的關係已逝,他還是想再見她幾面,心中某股漩渦浪激,猶如在提醒著他,若不再看她一眼,便會永遠也見不到了。

  連日下來的床畔相守,楚伊夢囈的驚嚇鳴擊,他恍然間覺得自己長久以來的以為,全在朝夕被打翻成灘水,什麼也不是,什麼也不留。

  男子突然問道,「妳,當時為什麼願意傷害自己?」飄蕩於空的墨雲長袍宛如傲鷹展翅,張狂朗耀,誰人又發現了那炫目下的孤寂蒼然,結鬱成瘡的傷口,正淌流著名為失去的朱紅。

  女子淡淡一笑,柔荑傳來的絲絲陣痛,她發現男子將自己的手握得很緊,很緊,像是畏懼放開後的消逝,怕受到傷害,只好握住不放。

  她淺淺目光微轉,望著沐浴在日耀下那張絕俊容顏,男子輕蹙著眉,薄唇緊抿,丹唇透露著一絲素白,黑潭雙目中竟是她所沒見過的情愫,幾絲不安,困惑,恐懼,這是他不應該有的神情。

  明知道他等待的並非這個答案,楚伊還是輕咬了下皓齒,溫柔說道,「回陛下,伊兒是為了鳳朝,陛下乃是一代仁君,那時牽連的是整個鳳朝,天下千萬蒼生性命,豈可為了楚伊一小小女子而失守,國不可亡,君亦不可亡,而楚伊,可為國而亡。」

  此話一落,觀顏容的手掌又施了幾分力,眼睫飛搧,好似想掩去什麼情緒,「朕可以擁有江山,但是,那江山裡必須有妳。」大掌一探,扣住女子優美的下顎,用著不會傷害到她的力勁,將那張清秀佳顏端向自己。

  女子抬頭,猛然對上男子毫不掩飾的熾熱目光,奪目眩彩,旭日,早已不再耀眼。

  君獨坐江山,君同攜紅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流無色 的頭像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