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一眼,回眸五千

* 有事詳見左邊欄框,求勾搭歡迎留言。

* 此人有過勞導致神智不清之現象,每天神秘出現,不定時發文,如有延宕請各位客倌見諒體諒。(鞠躬)



  第二十三章



  逃,逃的了一時,豈逃的了一世?

 

  染著淡薄璚丹的旭日掛於天際,幾隻孤燕掠過白雲,消失在遠方。

  陶墨佇腳在寢宮的朱門前,指節輕輕敲扣了幾下門扉,引起一陣微弱的聲音,不等裡頭的人有所反應,他先說道,「是我,陶墨。」

  伴隨著咿啞的聲響,丹門被輕易推開,陶墨頎長的身影出現在宮殿中,他踏著沉穩的步伐,往置於裏頭的床榻走去。

  足以媚惑眾生的眼眸輕抬,掃過桌上完好無動的膳食,再次揚起嗓音,「伊兒,妳還想躲他到什麼時候?」

  話語落地而止,四周安靜無聲,只有陶墨廝磨細微的腳步,他接近覆蓋薄屏的床榻,自言自語著,「伊兒,他有權知曉荷兒當年的過錯,有什麼事情我會承擔,總不能讓妳背一輩子罪過。」他的口吻極盡溫柔,彷彿是落在茶盞中的一片茶葉,浮飄轉慢。

  「何苦如此執著,伊兒,給他一個機會,也給妳自己一個退路,何不信他一回?」墨色的繡鞋停在床榻旁,他執手掀起幔簾,迎上女子泛有微紅的雙眸,陶墨輕輕一笑,「妳醒了。」

  本該昏睡的楚伊此時正張著雙眼,靜靜凝望陶墨,她知道,陶墨是故意敲門入房,故意說出那番話,她聽得牢實,心卻動盪不已。

  全盤拖出事實,意味著陶墨與靈若荷將陷入無比的危險,不論是觀顏容的追究,亦是百官的責備,她好不容易守了這麼多年的秘密,豈會任其輕易的摔毀破碎。

  她保護著這麼多年的主子,又怎麼會輕易讓人傷害。

  楚伊良久才緩緩搖頭,「不,我不能說。」

  「固執。」陶墨輕瞪了一眼楚伊,板起鮮少會做出的慍怒臉色,他扶起楚伊的身子,讓她倚靠在牆上,才說道,「陛下已經不是以前的性子了。」

  楚伊慢慢垂下眼簾,輕嘆一聲,無奈的應道,「我也……不再是陛下身旁,那個總是凝望著高傲的身影,日夜思念的小姑娘。」

  時如水涓,無痕滑過她和觀顏容的過往,洗滌去所有的污穢和痕跡,沖刷乾淨所有熾熱和情愫。

  楚伊慢慢的說道,「陛下,一直對伊兒很好,伊兒不敢有忘。」

  她和他,早已不如從前。

  楚伊停了一會兒,繼續開口,「伊兒卻不能回應陛下的心。」

  她和他,早已不再依戀。

  楚伊最後抬起雙眸,瞬也不瞬的看向陶墨,她的水眸清澈無比,彷彿天底下沒有任何事物可以染漬,透徹的令人刺眼,朱唇微啟,笑道,「既然不能回應,伊兒更是不想造事,過往如雲煙,不憶,也無須憶。」

  不是她狠心無情,而是不忍觀顏容的斑駁傷疤再次被掀開,秀兒猝死對他來說是個極大的打擊,雖事已過多年,傷口仍在,誰又可以斷言血不會再次淌流而出。

  對於觀顏容的種種,她欠得太多,太多。

  欠得她都不知道該如何面對,欠得她只好用來生歸還。

  見到楚伊堅強的神情,潤紅臉龐與那細微的悵然,有些不搭,陶墨的心流露出絲絲哀愁,他重重一嘆道,「妳就是如此倔強。」

  楚伊再聽見陶墨怨懟的話語之後,輕笑出聲,「伊兒的性子,難道王爺還不知?」

  飽含玩味打趣的疑問,讓陶墨怔愣半晌,雙目對視上楚伊微彎的眼眸,然後兩人都心有會意的揚起唇角,淺淺笑聲從唇瓣間吐出。

  悠悠吾語,豈之忘矣,憶尤殘。

  淺淺汌流,生世飄邈,末難忘。

  難忘,並非無法忘。

  她決定將這個過往埋入深谷,遺忘。

  楚伊緩緩收起笑聲,視線環繞了週遭一圈,朝陶墨好奇問道,「陛下呢?」

  昨日夜夢怪囈,讓她清醒後遲遲不敢再入睡,等著一夜,直到日光渲染天際,都再沒有任何異樣。

  觀顏容也沒有出現在宮殿中。

  陶墨秀美眼眸輕轉,瞥上一眼朱紅門扉,轉頭對楚伊說道,「該是在朝上與未宵處理朝政,伊兒,妳肯見他了?」

  楚伊聽見這一番話,朱唇淺淺勾起,「王爺說笑了,陛下豈是楚伊不肯見就不見,肯見便見得著的人……

  「朕說,妳就是。」話才落到一半,門口突然想起一道低沉,極具威嚴的嗓音。

  楚伊聞聲望去,目光落在映著淺黃的光亮處,門扉旁站著一抹高挑的身影,那抹穿戴龍麟赤紅長袍的人影移動腳步,往她與陶墨的方向走來。

  朱紅如鳳的衣裳,掠過陶墨身旁,觀顏容神情陰鬱的靠近楚伊,二話不說傾身用雙臂將她圈進他那寬厚的胸膛,宛如找回心愛之物的孩童,使勁把她揉在懷中。

  環抱擁緊,感覺到彼此溫度的真實,他才舒坦吐出輕嘆,嘴邊喃喃自語,「只要妳沒事,朕願意成為那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的人。」放下帝王的尊嚴高貴,他誓願為她降低身份,只求她平安無事。

  陶墨見狀,執起長袖無聲福揖,識相的退出宮殿,留下裡頭糾纏多年的兩個心魄。

  半刻後,觀顏容才放開雙臂,拉離兩人的距離,使他們可以看見彼此的表情。

  楚伊徐徐展開眼睫,映入眼簾是一張掛著濃烈擔憂的俊顏,她還半字未吐,帝王的大掌再度扣住她瘦弱的肩胛,五指力道全落在她的身上,疼痛卻讓她無法閃躲。

  她輕蹙眉間,靜靜凝望著觀顏容憔悴的神情,他此時迷茫的好像倉皇敗獸,接著,男子顫抖嗓音頓時竄入楚伊耳裡,「妳可知道,朕有多麼害怕失去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流無色 的頭像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很久之前在台論就天天追作者的文
    最近突然想重溫便再讀了一次
    閱過無數言情
    作者你寫的實在太好!
    字字句句都古樸淳美 措詞好的出乎一般人常理
    還有章首的古文詩句
    更能襯托出相思入骨的煎熬 和世事奈何的惆悵 字句整齊好看 文意又能帶出故事
    我都能想像出雪仙的音容樣貌 碩長身形
    和楚伊清新雅韻的氣質 令人憐惜的嬌弱
    整篇文讀起來很舒服
    像出水芙蓉般不染塵泥 超脫世俗
    情感壓抑部分更讓我替女主心痛心焦
    同樣期待雪仙來臨 害怕他的離去
    只能說 作者你真的寫太好了!
    可惜發布的地方不多
    這樣的好文應該讓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