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夜沐如璧玉月,當空皎潔,寂靜幽涼的空氣中,傳來淡淡的冷香馨氣,淺淺柔柔宛如需要人細細嗅聞的花香。

  楚伊闔眼躺在床上,其實她辰早時便醒了,就連昏紊暈頭的感覺都漸漸退去,但是她不想起來,是懦弱以及愧疚驅使,她害怕張開眼面對那個,日夜守在她身旁的觀顏容。

  雖然人在沉睡,耳朵卻可以聽見外頭的聲響,這一日,觀顏容在她身旁寸步不離,靜靜的待在她床榻旁,偶爾替她整梳額前的青絲,偶爾嘆息不止。

  陶墨和未宵在一旁也拿他沒有法子,因為他們知道,解鈴還需繫鈴人,糾結萬般的鈴,更是需要那雙繫上繩結的手。

  夢囈,楚伊明瞭,自己無意間將陳年往事,脫口而出,她後悔,卻早已無法挽回。

  所以才裝睡膽怯的逃避,一日下來,她始終沒有真正的睡著。

  直到方才觀顏容聽見未宵的晉見,暫且離開寢宮處理朝政,她這下才緩緩張開眼,凝視幾乎快被她遺忘的殿房。

  夜香瀰漫空氣,隱隱約約楚伊嗅到一股難以言喻的芳怡,似夜開花香,又比花香還要清淨,這股淡淡香氣,頓時安撫了她幾日來的緊繃神緒。

  楚伊想起身尋找香氣的來處,準備抬起腳時,驀然發現身子虛軟脫力,眼皮越來越厚重,腦袋也越發沉澱,睏倦漸漸攀爬上清醒理智,她再度闔上了眼簾。

  迷迷糊糊之際,她似乎聽見有人推開寢宮的門扉,輕柔,不疾不徐的腳步朝她這裡走來,那人一接近,冷香的氣息更是清楚四溢。

  她想張開眼睛,確定這一點兒也不真切的感覺是夢境,亦是真實,疲累的眼睫宛如堆了千噸重,難以張開。

  會是觀顏容嗎?

  楚伊心裡好笑,觀顏容不喜芳香的氣息,豈會在自己身上灑佈,對方好聞清甜的冷芳,盤繞在她鼻尖,既熟悉,又陌生。

  她想張口出聲尋問,聲音像是被堵塞在喉間,每到唇旁就消散了卻,她隱約聽見對方輕笑的細聲,心頭疑惑更是擴大蔓延。

  好似故意要讓她沒辦法清醒,冷香不斷在空中漫飄,楚伊早已被疲累的感覺,支撐不住,她放棄了想要醒來的意圖,任由身子放鬆舒坦。

  微涼的觸感貼上她的臉頰,楚伊分不清是什麼,隨著那不溫不冷的滑潤移動,思緒混沌慢轉,是手,是人的指間。

  那隻大掌十分溫柔的撫摸楚伊的臉龐,額際,眉間,眼簾,小巧的鼻樑,一直到下顎,最後再回到臉頰。

  指間滑溜過的每一處,都留下殘餘的微冷,像是在碰觸脆弱的寶物,對方的指宛如是羽毛輕輕點點,廝磨,搔弄,又不讓她感到半點不適。

  接著,大掌游移到楚伊的頸間,兩指輕輕滑過微腫的紅痕,像是在懲罰她留下傷的愚笨,指腹有些施力,刺痛頓時傳達到楚伊的感官。

  沒有維持多久,冰涼的指間再度被溫柔包覆,細膩,輕撫過那一道摩擦痕跡,不知過了多長的時間,楚伊朦朧中感覺到手掌的抽離。

  在她還沒反應過來時,一股陌生,溫熱溼軟的觸感在她脖間緊覆,那人滑潤的舌尖輕輕舔舐過紅痕,猶似品膩著她的芳甜,慢吮細咬。

  一切都來的太快,太過不實,楚伊猛的抽了一口冷氣,身子僵滯好半會。

  楚伊扭動身子想要抗拒,對方一手扣住她的肩,將她牢實的困釘在床榻上,灼熱的溼舌邪佞緩慢的舔溜傷痕,輕如羽毛的鼻息,灑落在她白皙的肌膚,燥熱頓時泛湧上她的身子,她唇畔溢出虛弱顫抖的聲音,「不要……

  對方沒應楚伊,有意要讓她墮入媚惑的泥沼,加深了每一個落吻,每一次的吸吮,夜光月稀,靈巧的燙舌終於離開赧粉肌膚,白皙凝脂上殘有溼亮透銀的水漬,銀滑淺紅交融,顯得有幾分嫵媚春羞。

  放肆的吻沒有就此停止,蜻蜓點水般落在楚伊的臉上,動作極為溫柔呵護,最後微熱烙印在她的朱唇,四片軟綿覆蓋,柔的足以化冰為水似的廝磨。

  楚伊害怕這種虛華侵襲的感覺,下意識要躲開,癱軟虛力的柔荑舉起,想要推開身上的人,手還未碰到對方,就被另一隻大掌給擒住。

  半空中兩隻手交纏,對方的指腹,輕輕來回摩擦她的手腕,磨人輕搔,卻沒有要放開她的意思。

  比起唇上的恣意妄為,那人大掌只是握著楚伊的手,沒有再多餘的動作,就這樣綿密的沫舌交纏,輕撬開皓齒,靈滑的軟舌竄入她的口中,探嚐每一處芳香,捲起她顫抖縮退的舌,緩吮繞捲。

  楚伊鼻尖泛著酸意,她忍不住落下委屈的淚珠,全身動彈不得的她很難受,不知道對方的面孔,圖謀,深怕自己被欺負的懼怕,強忍多日來的積壓,終於潰盤傾瀉。

  像是感覺到她的嚶嚶啜泣,那人的氣息半退,唇瓣上溫熱抽離,對方平滑的指腹,撫過楚伊被吻得微腫的紅唇,然後往上移動,指間拭去她眼角的淚水。

  熟悉的舉動,似夢似真,楚伊的腦海頓時湧上雪仙的溫柔笑顏,每每她哭泣時,那包覆柔情的安慰。

  是他嗎?

  忍不住,細小輕顫的嗓音,沒入夜色,「雪仙?」

  對方一陣輕笑,大掌寵溺的揉上她的髮際,把玩青絲,刻意壓低了聲調,「誰人呢?」

  會是誰人呢?

  沒有了下文,沒有了冷香,那人走前在她的眉間點落下軟熱的印子。

  楚伊依舊無法完全睜眼,迷濛宛如鬼魅般的身影,恍惚中,她彷彿見到了一抹俊逸無塵的白衣男子,含著蒼雪無盡,澹然闊潔的笑容,消失在她眸底。

  是夢,亦非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流無色 的頭像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