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雪仙側躺在車廂榻上,任由馬步踏蹄,顛著簸著,輧車沿著蜿蜒山路緩緩駛上頂,沿途四周昏暗無人,宛如是死寂的孤城,卻又隱約散發悠然清靜。

  「停。」輧車緩緩駛到一處平地,周圍無樹無草,只有乾枯的石沙平地,雪仙悠悠的柔聲停止了馬車的行進。

  帷布半開,黑暗處出現一張宛如玉雕的秀雅面容,笑容若有似無,替寂靜無聲的夜色添上一筆無瑕窮美。

  平地不遠處有幾燭光閃爍,焰火耀明,雪仙不急不緩的下了馬車,長袍遇見微風纏繞出柔緩的飄蕩,他逕自的往前走著,時不時側頭欣賞邊旁的花簇和上輪清月,所有動作都是那樣行雲流水,風輕雲淡。

  雪仙一個人,緩步走上更高的山頭,身旁沒有宮瑤,沒有其他下人,修長素白的身影孤佇在斜照月光,臉龐上交錯陰影和光亮高峭孤絕,與溫柔無盡的笑顏實不相同。

  走了不久,終于他停下腳步,落入眼眸中的是幾個紮營高蓬,幾十名玄軍站守在營前,看到雪仙的出現,俐落拔刀指向他。

  雪仙笑吟吟的看著那群軍兵,唇角含有梅花般粉美弧度,沉了一沉,他對那群氣勢凶凶,劍拔弩張的衛兵笑道,「我是來尋月兒的。」

  大膽張狂,毫無顧忌,喚著女帝的小諱,眾人一聽驚愣半晌,隨後才意識到他語氣裡的不尊與鄙睨。

  劍鋒立刻全部轉移到雪仙身上,他依舊是淡定柔笑,對於面前數把長刃的威脅赫擋,絲毫不放在眼底,輕聲道,「月兒可在?」

  一名持著大刀的男子站出來,揚聲大喊,「這是月鑾帝的腳下,豈容你放肆,竟膽敢任意稱呼陛下的名諱。」

  男子身上那套精銳玄鐵戰衣,胸前帔掛鑲有銀脆響片,全副武裝的模樣,該是個不小的軍職。

  雪仙手無寸鐵,只有臉上媲美無盡春色的神情,他半話不說,腳步一挪,長臂往前伸展,眨眼不到的瞬間,虎口已經牢實扣住那名衛軍的喉間,他空著的另一隻手,奪去那男子手上的刀,絲毫沒有半點遲疑停頓,深深刺入對方的胸口,白刃穿過胸膛,染著鮮紅濃稠的腥血破出背後。

  接著,沾血鋒利被飛快的抽出,手臂一甩,大刀被冷戾扔在地上,撩起陣陣鐵與地摩擦的刺耳聲響,旁邊眾人一片寂靜。

  雪仙冷視那軟攤的軀體緩緩倒地,臉色淡轉,從溫潤柔和的笑顏,肅然閃過一道狠峻的光芒,飛快的那道光芒繾轉為無盡柔情,彷彿方才的陰鷙只是幻物,他定定淺笑道,「這下可以讓路了?」

  毫無起伏的語調,彷若是在對一個無生命的石子說話,鄙夷,不恥,冷酷絕情。

  幾十名軍衛面面相覷,不知是該阻止這個散發濃厚危險氣息的男子,還是保住自己的小命先,氣氛頓時僵住凝結。

  雪仙淺笑掃視眾人,沒有再多做什麼舉動,靜靜等待那群人抉擇。

  他臉龐上純淨無塵的笑容,猶似一隻逗著螻蟻的貓兒,雙眸帶著天真好奇,綿掌撲啊撲,故意撥散嚇壞,那不足以造成威脅的小蟻,極盡玩弄,極盡欺負。

  直到人群後傳來一道清嗓,平平板板的聲調,凝聚龐大的傲氣霸凌,「這是在胡鬧什麼?」

  沿著聲音的來源望過去,女子簡華秀雅的長袍垂地,絲綢掛肩,烏黑亮麗的長髮盤於頭頂,翠玉步搖固在上,巧緻雅麗的面容點畫淡淡胭脂,一身上下秀韻非凡,卻還是掩不住那眉間的剛堅傲氣。

  雪仙見到來者,笑容更是加深迷人,彷若是那淡風薄雲一般飄邈,清淡,闊然,高遠的不可一世。

  他輕輕的微笑,說道,「月兒,我來討一個解釋。」

  再次見面,情已絕,徒留那滿溢出瓶的宿怨。

  柳之月凝望雪仙,眸中略過一絲莫測的神色,接著水袖揮甩,雙手覆於背後,直挺的背脊,頸間,以及那清秀正剛的臉蛋,突顯她獨有的帝王之息。

  那般高傲貴麗,那般嬌艷獨霸。

  她朝那群侍衛輕輕點了一眼,示意他們退下,逕自說道,「雪哥哥,不妨我們就開門見山地說了,打從一開始我就對你有所顧慮,就算得到了你的皇位,你對我來說還是個極大的阻礙。」雪仙賦予了她一個皇位,一個國家,她長年圖謀的東西,已經牢實握在手中,可是雪仙的存在,對她來說無非是個極大眼中釘,心頭刺。

  尤其是得知雪仙想對鳳朝下手的消息時,她更是感到擔憂,她摸不透雪仙的想法,僅管他說了對皇位沒興趣,她還是不得不防。

  一日不除掉雪仙,削弱他的權利,她就一日不得安寢。

  雪仙聽著柳之月的字字句句,神情早已恢復原來的溫和淡然,細膩探悉。

  他自認抽手離開玄朝後,沒有再對玄朝有多餘的插手過問,惟有,單單向柳之月借用了一下花熒熒,其餘,他無意知道,無意了解。

  見著雪仙好整以暇的靜聽模樣,柳之月目光微轉,沉了沉思慮,繼續說道,「想贏了雪哥哥,就只能擁有更強大的權力,所以我利用了你,蘇鸛是我收買過來的奴才,他早在兩個月前就棄了你,而為我做事。」

  柳之月雙眼瞬也不瞬的盯著雪仙,一絲堅定剛絕劃過她的唇角,「雪哥哥是皇朝正血,我只是一個孽種,不能讓你阻礙到我,必須奪走你手中的所有。」

  雪仙終於移動雙唇,他輕輕一笑,道,「這就是為何妳要奪取鳳朝。」話即此,已經沒有多餘好去質疑,他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緩緩說道,「月兒妳可別忘了,我既然可以將妳扶上王位,自是另有法子將妳拉下來。」

  秀顏表情冷得宛如三月寒雪般凍結冰晶,彷彿一觸碰就會被寒冰之氣灼傷,冷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流無色 的頭像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