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天曜地明,赦日吉曆,鳳帝設宴,百官齊聚。

  大明金殿前的廣場,站有千數萬名宮女和公公們,整裝服儀,排成四列五行,等待服侍著文武百官。

  丹陛黃階足有三十九道,兩段,上方盤雲雙龍椅榻坐落於紅日重雲屏風前,空盪的位置,留等尊高貴雅的帝王。

  兩旁站有四名持雀羽扇的宮女,以及奉酒女婢,再往下看是一條朱紅長帛,寬大的紅條一直延伸,鋪蓋於階梯到視線無法觸即的遠處。

  貴瓊紅帛兩旁坐有文武百官,文為左,武為右,再往東西延伸,皆是宮中各殿的廝臣,後者才是後宮妃嬪,上至昭儀,婕妤,下達才人,無涓。

  燈火通明,照艷了清幽墨夜,掩蓋月色薄婂。

  盛宴時辰還未到,廣大的場地早已被擁擠的水洩不通,來來去去不是忙碌的宮人,就是達官顯貴的官人。

  一架輧車緩緩駛近宮門,在朱雀宮前被侍衛攔擋下來,馬夫掀開車簾,對裡頭的主子點頭轉告。

  陰暗的車廂中,伸出一隻骨節分明的手臂,那人握有一副鑲金刻文的令牌,侍衛見牌如見主,立刻退去兩旁,開出一條道路,「八王爺,請。」

  朦朧中,楚伊聽見周圍有細小的馬蹄聲,她這才緩緩張開睡眼,印入眼簾的是一張僵冷無情的俊顏。

  她瞬間想起自己被打暈的記憶,身子猛然一起,防備的看向眼前之人。

  又感到腦子一陣暈眩,楚伊不支那種混沌感,雙手攤撐在車壁上,看看自己衣著都還完好,她問道,「這是哪裡?」

  隱藏在陰影處的陶墨,輕睨她一眼,簡短回答,「皇宮。」

  皇宮。

  她果然還是回來了嗎?

  楚伊緩慢坐直身子,雙手插於寬袖中,原本只是很簡單的不安舉動,她卻在袖底摸道一綹髮絲,赫然想起,那是她從雪仙身上取下的。

  他,不知身在何處。

  輕輕廝磨烏髮滑潤的觸感,就彷彿雪仙此刻就在她身旁,淺淺微笑,溫柔淡然。

  楚伊心頭猛烈的不安,也漸漸被消彌殆盡,繾轉為苗小茁壯的堅強。

  馬車漸漸停駛,一位小公公領前福揖,八名宮女迎後跪禮,「奴才們參見八王爺。」

  陶墨先是讓楚伊下去,自己才姍姍走出馬車,隨那幾個宮人們領路,兩人來到近於帝王尊台前的位置。

  陶墨坐下前,讓楚伊侍於他身旁,淺淺的嚴語道,「別想耍小聰明,我會一劍殺了妳。」

  執起桌上的酒杯,清芳入觴,楚伊垂頭小聲應答,「我自知逃不過你的劍下,可別忘了,這是鳳朝皇宮,萬軍於此,你豈敢放肆。」

  她笑著,將斟好的清玉酒杯,舉到陶墨面前,動作十分熟練,在外人眼底她就只是一個乖巧的小廝,「王爺,酒。」

  視線環繞整個宴會,除去那些花枝招展,嬌豔百態的後宮妃子,楚伊先是注意到坐在他們對面的一名玉面男子。

  男子身披翠綠長袍,青絲整齊盤於頭上,銀冠固定,男子坐在軟榻上,動作焦躁不安,眼角閃爍,看上去好似有些詭譎。

  楚伊見陶墨杯底已空,自動又替他斟滿玉觴,好奇問道,「王爺可認識那人?」

  既然這個假扮的陶墨不願表明身分,她就順著此人的心意,眼下這狀況,以及他挾持走自己後並沒有多加的禁錮。

  她大膽猜測,此人方是不會輕易取她性命,只是想以此為嚇阻,防她偷跑。

  但是,留她一命,有何作用?

  「左丞相,蘇鸛。」依舊是惜字千金,簡短,明瞭的覆答。

  這次陶墨沒有執杯乾飲,反倒是將酒杯擱置在一旁,沉默冷淡的賞著來來往往的百官們。

  自古以來,左右丞相,皆會在大典或朝堂上出席,此番勞師動眾的偌大宴會,想必未宵也會一同赴邀。

  楚伊仔細察看周圍,卻遲遲沒見到未宵或是未樊的身影,她失望的垂下水眸。

  看來自己想要趁亂偷偷離開,是有些困難了。

  就在楚伊還在思考如何逃走時,不遠處傳來一陣鳴鼓吹簫,浩蕩揚沉的樂曲,頓時讓眾人的談話聲逐漸消失。

  所有人望向不遠處,兩道長長的宮人,姍姍踱步前來,人群中央有一個大黃明轎,轎子浩浩蕩蕩的躍過紅毯,停在階梯前方。

  小公公們放下轎子,簾子上流蘇擺盪,帝王不急不緩的走下轎子。

  觀顏容一身朱紅長袍帔長及足,周身隱約繡有精細瓊胥的雲龍麒麟紋圖,華紫肩帔邊滾絨繡圈金,開下綁有一條流蘇繫帶,隨著帝王的行走,飄盪於空,襯托出帝王凜然高傲的氣質。

  青絲如墨雲,整齊盤在頭頂,置於珠串冠冕之中,冠旁兩條細帶長垂及腰間,更是將他的俊秀孤霸發揮得淋漓盡致。

  獨獨一個眼神,便足以轉變風雲,翻江倒山,絕傲藐視一切的狷狂。

  觀顏容長袍擺揮,坐落在高台上的椅踏,微揚起的雙眉,稍稍掩飾雙眸中的凌狂,他好生端詳著百官。

  他嘴角淺淺勾出一道笑弧,說道,「今日,朕開宴,邀請眾家愛卿,與朕其賞這佳月美色,但,獨有美景豈能滿足,朕特別為眾卿家準備了一個演舞。」

  語罷,觀顏容長袖輕擺,只見幾名大殿侍衛,拖著一個穿著彩服絲緞的女子到了紅帛中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流無色 的頭像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