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她記得雪仙說過,他會一直伴在她身旁,永不離棄。

  她記得雪仙當時,握著她手心那股溫暖,傳遞心扉。

  她記得……

  還記得了什麼?

  這些,全部都只是雪仙的掩飾,騙人的。

  楚伊擺起衣袖拭乾臉上的淚水,深呼吸一口氣,試圖平復心口緊壓的刺痛。

  含著殘留的淚光,她凝望雪仙的面容,動也不動,「全部都是騙人的?」

  她的心早已碎成塊,落地橫躺。

  雪仙緩慢說道,「是。」

  刺疼,血淋淋的碎片,被狠狠的踩上一腳,蹂踐欺凌。

  楚伊聽見自己的聲音,變得氣無細小,「你說過會陪著我,那也是假的?」

  堅定的一字,「是。」

  她慘白一笑,到了這個地步,她還有什麼好執著去懷疑的?

  雪仙靜靜看著楚伊的每一個神情,頓時覺得她十足是個表裡不一的女子,明明心已經疼得在滴血鑽痛,卻硬是撐起無謂的笑容。

  一個疑問,浮現腦海,她為什麼可以這樣堅強?

  雪仙善於操控所有的局面,理性著掌握自己的情緒,惟獨楚伊是他難以捉摸的意外。

  起初他本是想將楚伊留在身旁,作為擺佈操挪觀顏容的一枚棋子。

  無心之舉,卻讓他深陷入無法自拔的地步,圍繞著楚伊的周遭不離。

  一日,兩日,三日……

  再一日復一日。

  如此般添疊著時間,久而久之,他竟忘記離開了。

  楚伊勇敢,聰慧,但是有時候也傻得可以,漸漸得雪仙才發現,自己越來越著迷於這個女子,為她純真的善良吸引,被她燦爛的笑容所懾心。

  他抓不住那種詭譎的情緒,無法探究。

  現下楚伊知曉他的目的,自然也不會同他一道,並非雪仙不相信楚伊,照常理而斷,她是觀顏容那頭的人,豈會任由他肆意對其伸展惡爪。

  既然無法控制,雪仙就乾乾脆脆的將那情思斬斷,有何難,他本就是個無情之人。

  或許,也是該離開的時候了。

  兩人都沉默不語,混沌蹉跎的氣氛籠罩整個後園。

  楚伊心裡揪扯著五味雜陳的滋味,她聽進雪仙的話語,那話表明了她所猜測的一切都是事實,雪仙輕易坦白得讓她心寒。

  這樣一個乾脆的男子,有什麼拋卻不去?

  她沒有想要說什麼,張開的唇顫抖,然後又緩緩閉上,似乎,早已沒有多餘的力氣可以說話了。

  回想起初次見到雪仙,他那般無瑕的明月笑容,不需花上半點時間便深深烙印在她腦海之中。

  隨意,淡然,任何事物都無法影響他的寧靜。

  多麼難的的少年。

  二次見到雪仙,他是她必須要殺死的帝王,如一不二的優雅笑顏,清水微風的氣息,依舊讓她難以下定決心。

  雪仙的每一言每一語溫柔萬般,神情似水柔情,那樣的聰明爾雅,細膩如絲,任誰人都會被他給吸引住目光。

  她又豈會下得了手,謀害這樣一個迷人的少年?

  直到雪仙詐死,她才漸漸明白自己的心,早在不知不覺中,傾注在這樣一個氣息不凡的俊雅之人身上。

  如今這個令她著迷的男子,同時也是在她心口劃上千刀萬刀的劊子手。

  她該拿他怎麼辦才好?

  良久過後,楚伊徐徐的開口,「我在你眼底,算得上是什麼?」

  楚伊不知道自己需要提起多大的勇氣,才可以問出這句話,她的胸口像是被沉沉的大石壓住,起伏困難,還微微的刺痛著。

  雪仙不是沒有注意到楚伊的表情變化,此刻眼前的女子看上去如此柔弱,那故做的堅強,宛如一扇極為薄的冰牆,只要輕輕觸碰便會崩毀消散,但是她眼裡的眸光卻是帶著清澈明空。

  雪仙微愣,有些莫名的情感,鑽進他心頭,捉不住,握不著。

  淺淺的浮盪在雪仙那寧湖般的心底引起一道漣漪,但是他將那絲情感隱藏的很好,臉上依舊是帶著欣然平和的笑容,理智狠狠壓著那股莫名的騷動,他不會讓自己被情緒牽著。

  雪仙淡笑,「是棋子。」

  他沒有說謊,無論後果如何,他都會全盤接受。

  楚伊與雪仙視線相交,想要在他毫無波瀾的眼眸裡,抓住一些思緒。

  然後,她挫敗的哭了。

  明明清楚這是一場不會有贏的棋局,宣佈敗落的那一刻,她還是感覺到心被撕裂開的痛楚,那樣清晰,那樣明顯。

  宛如一根細長的銀針,牢實插入她的心田,勾出道道傷痕,絲絲血珠。

  情感不如一場棋局。

  在棋盤上落得越多子,霸贏一方,情感卻截然不同,丟出去越多的子,反而失去得越多。

  雪仙素來不會讓自己吃虧,要得到,就必須得到所有,這場棋局,雪仙只輸了一個子。

  而她,滿盤皆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流無色 的頭像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