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思緒,長長轉轉,流過溪河,繾捲江水。

  彩霞掛遙天際,為茫途的人心披蓋一縷惆悵,泱泱湖水,波流下恆久的孤寂。

  楚伊幾乎忘記自己是如何回到未府的,她拖著沉重的腳步,走過間間廂房,踏進後園,腳下的繡綾花鞋,驀然停在雪仙廂房門前。

  故病不適的理由,才剛回到未府大門,楚伊就匆匆訣別未宵,飛奔似的逃開那處地方,一路上她困頓,糾纏,思索,然後又是陷入一陣困頓。

  脆弱的心緒宛如被荊棘藤蔓擋住去路,找不著逃離的路口,繼而墮入迷茫深谷。

  她曾經應允雪仙,不相過問他居於鳳朝的目的,現下她深深的後悔了。

  應該問的。

  直到這一刻,楚伊才發現,自己事實上是害怕相問。

  膽怯得到不如預期的答案,懦弱的假裝自己不在意,她錯了。

  那日花熒熒刺殺未樊,無非是想除去一名鳳朝的重臣,將慕香曲安排在觀顏容身旁,觀察帝王的一舉一動,然後引誘帝王踏入被擺佈的陷沼。

  雪仙暗中掌握商道渠梁的「公子」身分,收攏住足以崩壞整個鳳朝的龐大權力,目的早已明顯至極,她之前的不安並不是夢境,雪仙才是後頭操棋之人。

  每多一分索想,楚伊的心就冷澈一截。

  一切的一切,都是如此精心設謀,雪仙的話,雪仙的笑顏,全都是虛華假象。

  楚伊感到全身發麻,幾許淚水盈眶流轉,指節因為緊緊握住,泛起青白的顏色。

  雪仙對她的好,莫非單單只是他謀策的一部份?

  想到這楚伊一陣抽氣,難以呼吸,窒息的壓迫感讓她暈眩不已,鹹熱淚水再度沾濕衣襟。

  良久,她還是無法推開那扇門。

  突然,清嗓響起,「何以哭泣?」

  溫柔的語氣出現在楚伊身後,隨那道令人癱軟的暖潤口吻,清香氣息一擁而上,侵襲她混亂的思緒。

  雪仙就站在她身後,只要她願意,伸手就可以觸碰到那宛如降雪般的清靈男子。

  但是楚伊沒有,她含著淚光,轉身凝望那一張漂亮面容,目光瞬也不瞬,淚水模糊了她的視線,使眼前的景物增添出一份朦朧迷霧。

  雪仙嘴角擒著若有似無的淡笑,他在楚伊的眼神裡看透了些什麼,黑眸中飛快閃過一道莫測之意,他掩飾的很快,並沒有被楚伊發現。

  然後,他慢悠悠的抬起手指,輕輕拭去楚伊臉龐掛有的淚痕。

  雪仙的動作十分輕柔,宛如細飄的羽毛點點落下,那份溫和卻讓楚伊想放聲大哭,她緊緊的蹙眉,極力掩蓋自己難受萬般的感覺。

  她多麼寧可雪仙狠心的將自己推開,永不相見,不願他在她身上施予憐惜疼愛,對於雪仙的柔情她沒辦法拒絕,而是深深的沉淪於他。

  這樣的柔情是暖流,亦是利刃,撫慰她的不安,同時劃下難以癒合的傷口。

  楚伊緊咬牙關,花費許多力氣才可以吐出每一個字,「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鳳朝?」

  為什麼。

  短短三個字,像是邪蠱的音律在她腦海底,盤旋不去。

  濕膩的觸感包裹雪仙的長指,他放開留連在楚伊臉上的手指,笑道,「妳知道了。」

  雪仙似笑非笑的神情,沒有為女子怨懟的眼神而有所變化,一樣是那麼溫柔,淡然,就連語氣都平淡沉靜,毫無頓挫。

  柔軟的水波中沒有絲毫情感,更是尋探不出情緒。

  從楚伊失神走進後園的那一刻起,他的視線就不曾離開過她,靜靜看著楚伊駐足在房門前,神色不安,苦澀,直到泫然欲泣。

  他沒有漏掉一分一毫。

  楚伊的一顰一舉,全數烙印在雪仙腦海深處,心細如髮的雪仙怎麼會猜不到,楚伊那極好掌握的心思。

  想必她是發現了自己的圖謀,知道自己打算謀朝觀顏容的皇位,才會如此難受。

  雪仙看著楚伊,沉沉的思緒轉盪。

  楚伊點點頭,風乾的淚痕在光照下若隱若現,她說道,「自花熒熒出現的那天起,就已經有所懷疑,今日撞見你和慕香曲,更是確定了。」慘澹一笑,她替雪仙解惑,明白道出自己發現事實的原委。

  雪仙了解的一笑。

  他很快的便接受這個事實,楚伊卻沒有他那般心思縝密,豁達淡然。

  楚伊面色逐漸緩和,蒼白點點覆上一些血色,這次換她問道,「從什麼時候?」

  男子莞爾一笑,「妳想刺殺我那日。」

  楚伊一愣。

  原來,他從那麼久以前就在盤算。

  楚伊冷心的笑了笑,她一直都被矇在鼓裡,像個傻子一樣,好傻。

  她深深呼吸,做出另一問,「雪仙,曉皇后的死,難道也與你有關?」

  未宵手上那點洋金花粉,來自曉青居住的宮殿,當時慕香曲是在場最可疑的人物,如今她與雪仙有交集,楚伊不由得將兩件事聯想一塊。

  即便,她是多麼不想聽見實話。

  等待猶如千把利刃,狠戾刮破她殘薄的心智,隱忍胸口的刺痛,她直直望看雪仙。

  雪仙給人的模樣向來都那麼溫柔,他處事淡然從容,氣質潔淨無塵。

  他的笑宛如明月清風,足以將人心吞噬的魅力,他對待每一個事物的悠然,是她所盼望的模樣,彷彿高嶺蒼雪不可動搖。

  他的怡然自得,每一句說出口安慰她的話語,都是如此真摯,暖心。

  她傾心於他啊。

  或許,這才是真正讓她難受的地方。

  雪仙無奈一笑,緩慢說道,「恐怕,是有的。」

  沒有絲毫隱瞞,坦白的令人害怕,楚伊身子一陣脫力,跌靠在身後的牆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流無色 的頭像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