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一輛馬車緩緩駛向皇宮。

  搖搖晃晃的車廂中,楚伊一身小侍的裝扮手捧竹簡,坐在未宵身旁,馬車經過拱門,穿越道道重牆,停在一處偌大的廣園。

  楚伊先是起身走下馬車,等未宵出來,兩人隨著早已等候多時的小公公入宮晉見,站在偌大的宮殿門外,那位小公公必恭必敬的請未宵稍待半刻,轉身匆匆離去通傳。

  女子靜靜凝視隱藏在回憶裡的景物,一切都沒有多大的變化,彷彿再過千年,這豪偉壯麗的宮殿,依舊會佇立於此,淡看千萬世人的恩恩怨怨。

  恥笑每一個改朝換代的犧牲血淚,冷觀宮中痴男怨女的情仇千纏。

  「皇上駕道。」隨著一道公公尖細的傳嘯,黃明大轎緩緩朝兩人接近,金漆轎子鑽刻有幾許龍鳳呈祥紋圖,金黃的紋路盛開綻放,顯得轎子特別華貴高雅。

  轎子前吊掛著兩串鑾鈴,轎廂搖晃,鑾鈴清響,彷彿在昭告天下,裡頭主人無比尊貴的身分,轎子徐徐停下在楚伊和未宵面前。

  領頭的年邁公公謙卑的對未宵一福身,然後長喚,「落轎。」隨著公公的命令,抬轎的四個小公公小心翼翼的放下轎子。

  楚伊探頭想從簾子細縫中望穿裡頭人的模樣,無奈轎子裡太過陰暗,她看半天也只看到兩抹黑漆漆的人影。

  轎子驟停於地,坐臥在那裡頭的其中一人,揚聲說道,「未宵,你找朕有何事稟告?」低沉充滿陽息的男性嗓音,穩重沉著,還有一點剛清醒未消去的睏意。

  話音未落,楚伊瞬間感到自己全身的感官都在顫慄,她豈會不認得這把聲音,她豈會不認得聲音的主人。

  隔著一道簾子,楚伊卻好像可以看見那雙懾人的黑眸,剛毅傲霸的臉龐就在她面前浮現而出。

  不可能會聽錯的。

  她懦弱的退幾步,腦子裡狂亂的叫囂,幾乎讓她害怕得想轉身逃走,僵硬的身子偏偏不如她所望,固定在原處。

  一股麻疼在她的心扉蔓延擴散,握在手中的竹卷一鬆,掉落至地。

  她急忙蹲下身子,執手撿起竹卷,準備抬頭之際,目光凝固在落入眼眸中的一雙繡鞋,視線往上延伸,她的心就越發冰冷凜冽。

  板著一張冷然嚴肅的俊逸面容,身著帝王龍騰繁華的衣帛,他的氣息仍是高傲,張狂的令人難以移開視線,那雙深邃黑潭靜靜得打量著楚伊。

  觀顏容一身華雅的墨色長袍拂了拂,轉移目光,對未宵說道,「所為何事?」

  未宵倒是沒有被男子闊然的霸氣嚇住,他微揖身子,「回陛下,微臣今日來是有件極為重要的是想稟告。」他輕瞥一眼動作僵硬的楚伊,咳了一聲,拉回失神的小侍。

  楚伊這才恍然想起自己伴著男裝,照理不會被觀顏容發現什麼異狀,她暗自慶幸未宵出的主意,同時鬆懈的小臉蛋浮起一道安心,卻不知之自己轉變的神情,全被納入觀顏容的眼底。

  觀顏容手盤於胸,兩道好看的柳眉輕揚,好整以暇的等待未宵通報。

  未宵起身抬眼望向觀顏容,接著看了一眼還坐在轎子裡頭的人影,淡淡道,「此話還是不宜外人得知。」

  話罷,引來帝王一陣傲笑,沒人知道為何帝王會笑,沒人知道何時帝王不笑,他笑得一旁的小公公瑟縮發抖,深怕觀顏容要拿他們的頭顱作為發洩。

  一陣無停,觀顏容笑得未宵露出困惑,笑得楚伊全身發冷,彷彿過去相處的記憶幕幕掠過,是那樣清晰可見。

  半晌,觀顏容終於收起讓眾人不安的笑聲,很隨意的擺手一揮,才說道,「無礙,她不是什麼外人。」

  他口中的她,指的是轎子裡的另一個人。

  楚伊從未宵身後探出頭來,想要看看薄紗後那張模糊的面孔,是何方神聖,可以如此大膽的聽君臣義事。

  孰不知自己手上的竹簡,不聽話的再次掉落至地,她輕唉了一聲,蹲下身子在次撿起木卷,迎面對上帝王打量自己的視線。

  心中一驚,她的動作就這樣停頓住,週遭的氣氛令人屏息。

  觀顏容凝視著未宵身旁嬌小的小侍,那張蒼蒼白白的臉色好無生氣,一雙不比女子水靈的眼眸垂斂,牡丹般潤紅的唇瓣緊抿,每次看到自己又立刻把目光移開。

  好像他會將人給吃了似的。

  他視線下移,嬌柔瘦弱的身子宛如被風一吹便會傾倒,緊握竹卷的雙手指間發紅青黃,可以見得這個小侍此刻有多緊張。

  觀顏容黑眸染上一層思忖,隱隱約約他感覺此人散發的氣息,十分的熟悉,卻遲遲沒想到何時遇見過。

  莫非,是他繁忙到腦子不清醒了?

  男子熾熱打量的視線勾困,讓楚伊渾身不自在,她窘迫的想要找藉口離開,就怕觀顏容會認出自己來。

  忽然,一雙蔥白的柔荑伸出轎子紗簾的細縫,採手一掀,簾子開出一道寬縫,漂亮清秀的芙蓉臉蛋出現在眾人面前。

  少女微紅的面頰,白皙水嫩彷彿可以沁出水滴來,她柔聲喚道,「陛下。」

  見到那名女子的容貌,根本沒有防備的楚伊一愣,渾沌思緒頃刻間侵佔她的腦海,她踉蹌的後退幾步,小臉更是刷白震訝。

  一張笑顏浮現在楚伊腦海,那個天真善良的笑臉,單純的個性,她不敢置信,伴在觀顏容身旁的女子……

  慕香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流無色 的頭像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