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雪仙連日來的靜養,血色早已不見那晚的蒼白,恢復幾許紅潤,楚伊聽照宮瑤的話語,想替雪仙到城中的藥坊抓幾帖草藥補補氣。

  未宵聞言,正好想起自己手上也有一個錦繡袋,裡頭的粉末還未察明其來歷,順道依著楚伊的邀約,兩人姍姍出府。

  方才進入藥坊,未宵急著拿出腰間的繡袋,將灰白粉末傾倒而出,一股清淡的藥草芳氣立刻散發於空氣中。

  坊中的老大夫伸手沾起一點粉末,置於鼻間輕嗅了嗅,另一隻空閒的手拿筆在紙上揮畫,問道,「敢問公子,您這藥方是從何而來?」

  未宵微頓,一時不知如何編造出它的來歷,他不自覺的側眼看向楚伊。

  原本在旁提藥等待的楚伊,見到未宵窘困的模樣,好心出聲搭救,「是我老家的偏方,不明其中,豈敢貿然服用,才想先知道是何草藥製成的。」

  老大夫聽完,急忙揮手搖頭,驚喊道,「別用,用不得!這位公子,這藥粉可是含有劇毒的洋金花所磨製而成,吸聞少許便可昏昏如醉,多則必死無疑阿。」

  話剛落,楚伊和未宵兩人不約而同愣懾了半晌。

  驚惶與不解的兩道眼神相視,楚伊先是抽回狐疑的表情,朝老大夫賞銀致謝,收起那些粉末。

  她拉拉未宵的衣袖,意示他先離開藥坊在說,突然拿出含有劇毒的粉末,在外頭對誰人都不好交代,楚伊決定還是先回府上再行探究。

  離開藥坊,楚伊便墊壓不住好奇之心,狐疑道,「未兄是在哪裡得來這藥粉的?」

  她曾經閱覽過一些藥草的用途,據書記載,洋金花莖株至花蕊皆有劇毒,拿捏適當可麻痹疼痛,視見幻影,過度則性命垂危。

  據楚伊這幾日與未宵相處下來,她發現未宵平時喜愛鑽研兵法列陣,未宵的樂趣除了兵書還是兵書,為人憨厚耿直,不是那種會隨意拾取毒藥的人。

  未宵沉默,思索該不該將粉末的來處告訴楚伊,望到那雙充滿期待的眼神,他清了清嗓子,「是,是從皇宮裡拿來的。」

  他把那日在鳳翎宮,發現灰粉的情形以及稀薄的藥味,全盤托出給楚伊知道,莫名之中,他就是很相信這名女子,安心於她的真誠。

  再次聽見熟悉的宮殿,那是楚伊和曉青過去曾經居住的寢殿,那是觀顏容囚困她的方園,那個伴著她撫慰愧疚許多年的地方。

  楚伊水睫微斂,掩蓋胸口欲欲擴散的傷痛,有些悶疼,她撐起無謂的笑容。

  就算已事過境遷,提起舊人的名諱,那些回憶終究是如退卻的潮水般,消流又漲,一下便勾起所有的過往。

  未宵不見楚伊有所反應,他低頭喚了喚發愣的女子,「子仁。」

  男子溫潤沉穩的語氣,重重將楚伊抽出思憶的泥沼,她才發現自己又被情感給掩埋思緒,頻頻點頭道歉。

  甩開五味雜陳的感覺,回到他們兩個該正視的那草藥上,楚伊柔荑杵著下巴,「那名小宮女似乎不太單純。」

  這是楚伊聽完未宵話語,浮現的第一個想法。

  宮裡生活的人,沒有一個是不抱持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未宵口中的小宮女卻特別不忌諱,反倒是無緣無故出現在無人居住的皇后宮殿。

  縱使她的理由可情可義,楚伊還是覺得有些不妥之處,現下這包粉末,擺明宮殿裡的確是有人意圖不軌,可是那人想毒害的是誰?

  未宵握有囊袋的手心,在聽見楚伊的見解之後,緊緊的收了收。

  宮中局勢的動盪,他深知有人圖謀觀顏容的皇位,基於沒有足夠的掌握,他這個小官也不敢貿然行動。

  經過楚伊這麼一講,他似乎可以從那名小宮女身上去探查,解決心頭積壓已久的困擾,未宵舒坦的笑了,「謝謝,子仁兄真是幫了我一個大忙。」

  未宵望著楚伊那張清秀亮麗的紅顏,她好奇不解的目光,熱誠純真,使他不自覺的想伸出手輕揉女子的髮絲,卻在剛碰到髮梢之際驟然停下。

  未宵的動作僵滯,剛毅俊秀的臉龐緊繃,他這是在做什麼?怎麼會有這種憐惜的想法出現?

  像是偷糖兒被抓住的孩童,雙頰淺浮現羞澀紅暈,他收起放肆的手,掩蓋在寬袖下。

  楚伊抬頭才發現愣在原處的未宵,喚道,「未兄?」

  男子看向楚伊,微擰的眉心,含帶濃重的難解情愫。

  越是和楚伊相處,未宵心底那躁動的情緒就越發茁壯,若不是他的身子健朗依舊,他都快誤以為自己得了疾症怪病。

  輕嘆一聲,未宵點頭,邁出腳步跟上楚伊身邊,斜斜的暖陽,在兩人身後拉出一道細細長長的淺影。

  各人懷有的心思,就如那剪影,起起伏伏。

  一路上楚伊沒有多說,她腦海裏流轉的都是那藥粉和小宮女,鳳翎宮是歷朝世代皇后居住的地方,擱置有洋金花的宮殿,無非是想對皇后有所相害。

  其二,則是對帝王下手。

  楚伊腦中掠過一道猜忌,莫非,曉青的死,不單單如宮中的黃榜所述,生病駕薨,而則另有其情。

  冗長的沉默過去,未宵突然抬起一直低垂的頭,眼眸中閃爍的異光,他驀地想到了什麼,「我記得陛下喚過那名女子的名諱,或許可以從這裡抽絲剝繭。」

  楚伊又是給未宵一道疑惑的目光,她轉頭看著,他因為有些頭緒而欣喜的笑瞳盈閃。

  未宵也不多做隱瞞,他接著道,「似乎,是一名喚為慕香曲的宮女。」

  男子語罷,方垂頭看向身旁的那人,赫然對上一張蒼白不堪,滿臉怔愣的面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流無色 的頭像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