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旭陽高照,寒風吹拂,曌空城東處的一間小寺廟聚集不少善男信女,人潮將寺廟裡外擠得水泄不通,來往的人們各個手執一炷香苗,誠心膜拜。

  楚伊站在人群當中,觀看周圍熱鬧的景象,一邊等待宮瑤奉香回來。

  她算不上是一個虔誠的信徒,剛好今日是祈福的日子,聽聞宮瑤說每到此節日,外頭就會變得非常熱鬧,推著楚伊一定要出門看看,順道散散心中的烏氣。

  小寺廟不大,甚至比雪仙的府第還要小上那麼一倍,四方圍繞巍高的樹木和石像,莊嚴且十分肅靜,這樣的寧寂與吵雜的人潮有著極大的不搭調。

  楚伊漫步在寺廟旁邊的小徑上,隨著微風輕撫,她身上的墨色裘袍飄然而起,迎面走來一位身材頎長的男子,他身穿一套墨藍的長衫,腰間繫有一袋錦囊。

  兩人視線交錯,禮貌的互相點頭,然後自然的錯開。

  楚伊抬腳繼續走,卻踩到一個軟綿的物品,她低下頭才發現是剛剛那名男子的錦囊,撿起錦囊再回頭喚人,才發現身後的男子已經走遠了。

  錦囊十分小巧精緻,中間是有如鷹鳥的圖騰符紋,右下角還繡有一個漂亮的明橘字體,「宵」。

  自古王孫公子此等富貴人戶,都有習慣將自己的家徽作為騰案,描繪在馬車,府第,或者是衣袍上,想必這個錦袋也是曌空城某位府第公子的貼身之物。

  轉頭漸那人遲遲沒有返回尋探,楚伊順勢將那錦袋收入袖裡,等待來日送回對方的府上。

  回到正殿,宮瑤早就在那等待她,見楚伊出現,她柔婉的依道她身旁,笑了笑,「楚伊妹妹,妳知道這小寺廟最盛名的千緣樹嘛?」一手挽住楚伊,玉潤白皙的肌膚映漾在曙冬的光下,宛如出土脫塵的白玉,淨潔美麗。

  楚伊露出好奇的眼光,問道,「千緣樹?」

  千緣樹,據說是一顆很有靈性的千年老樹,被月老所掌管,許多男男女女為求上好的姻緣,都會到此廟對千緣樹許下願,然後擷一片千緣樹的葉子,做為護身符。

  宮瑤淺淺的解釋,眼眸中竟是充滿興喜和期盼,讓楚伊頓時認不出這樣,含有少女嬌羞神采的宮瑤。

  宮瑤平時都給她一種很柔婉媚韻的氣質,現下帶有羞澀含嬌的模樣,就彷彿是個懷春的少女。

  飛快的思考一下,楚伊猜想宮瑤大概是很想去見見這棵樹,她微笑,「去看看吧。」

  位於寺廟的後方,一棵老樹孤立在蒼茫的曠地上,旁依緩流河水,老樹的蔓枝垂下生長,有種闊然的滄沉之息,幾位女子站在樹下,合掌凝神。

  宮瑤走上前也跟著其他人那般,雙掌和十,閉眼祈願,楚伊忘看因為冬季而飄落,剩下幾片搖搖欲墜的葉子,突然感覺到這樣的傳說,或許只是人們自己給自己的安慰,罷了。

  命運是掌握在自己手裡,非神,非仙,是人。

  人命由人不由天,這是楚伊從小到大的認知,縱使她的一生都墜跌在一個無法停止的強流漩渦,無法自拔,悲痛時楚伊怨過天,憐過地,縱使這樣的宿怨糾纏不清,她還是篤定人命由己。

  其實,她最近常常在沉思,自己拋卻對觀顏容的所有虧欠和負累,就這樣平白消失,是對還是錯。

  鳳帝探人尋她的黃榜,至今還未退去,有幾次官兵上春鳳樓問尋,還都是宮瑤出聲替她擋下。

  楚伊知道,那個男人是不會這麼輕易放過自己的,勢必會找到她,遲亦或早。

  說上她對觀顏容的愧疚,如滄海茫茫,勺難掏乾,就算她傾上一生都彌補不了。

  但是,她卻逃避了。

  輕易的掉頭就走,沒有面對觀顏容的怨怒,懦弱的逃離了那個泥濘漥沼。

  起初回到鳳朝,楚伊很恨觀顏容,是那種可以將恨意埋入心和血,一樣的深,一樣的沉,同時又自知愧歉於他,矛盾宛如撞擊石壁的無情浪花,拍打她的思緒。

  但是現在不同了,她知道雪仙並沒有死,他還好好的活在這個世間,那股怨恨隨著時間的過去,慢慢被削減,衰退,最後只剩下原有的內疚,赧歉。

  對於觀顏容,她不愛他,但是她欠他。

  欠得是央央回憶,蒼蒼情思,欠得有太多,愧得有太重,如今她該怎麼還?

  單單只隔著一座城,高牆的距離卻宛如是彼天與方地,千里堆疊萬里,無窮無盡。

  楚伊從不敢告訴雪仙,她和觀顏容的過往,她怕一但道出所有,好像就會有什麼東西會悄悄的改變。

  雪仙到時後,便不會再是雪仙。

  想到此,楚伊輕輕的嘆息,這幾日她常常心神不寧,總覺得有些事情會發生,轉個思緒,莫非是自己真得太過杞人憂天。

  甩開攀附在腦海不消的悶鬱,楚伊將視線從老樹轉而落在宮瑤身上,後者對她柔和一笑,自嘲道,「楚伊妹妹一定覺得很可笑,宮瑤身為青樓女子,身邊不乏男人,竟也會祈求姻緣。」

  楚伊稍微愣了一下,正想解釋,看見宮瑤淺笑著搖搖頭,首先開口,她的語調非常婉約,「就因為宮瑤身在青樓,許許多多的不由自己,來往的公子們所慕求是宮瑤的身,宮瑤所求卻是一個心,若比青樓是籠,那宮瑤等待的就是,將自己放離鳥籠的伯樂。」

  楚伊安靜聆聽,心裡納悶,為何宮瑤突然向自己說出這番話,不由自己嗎?

  宮瑤停頓了半會,徐徐道,「籠中困鳥,盼望天際,而自由的鳥兒,沒有一隻會想再回到籠裡,或許就是這番心情吧。」

  宮瑤此刻神情很單純,笑得宛如潔白冬末桐花,楚伊卻迷失了在她的話語之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流無色 的頭像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