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咚,咚,咚,一個嬌小的身影穿過寬長的紅廊,腳步未停,轉個彎,疾快的步調宛如樹林中竄奔的野鹿兒,手上平穩的煲碗卻沒有半分灑濺。

  她繞過三重門,經過後宮複雜的巷道,最後停在一間偌大的宮殿前面。

  水靈靈的眼眸環顧左右,確定沒有公公或是宮女經過,她才小心翼翼捧著那碗微熱的湯水,打開宮殿緊閉的木門,走了進去,留下半開的扇門。

  空蕩蕩的屋內,黯淡無光,空氣夾雜著令人鼻癢的灰屑,可見,宮殿已經有多日無人打掃,孤零零的被遺忘在此。

  這座宮殿便是皇后所居住的凰翎宮,自從曉皇后服毒自盡後,鳳帝無另立新后,宮殿一直空在此處,靜靜,安詳的在等待下一個住入進去的母儀。

  那名小宮女將溫熱的瓷碗擱置在桌上,輕輕拭去桌面的灰塵,接著從櫃子,妝桌,椅榻和床櫃下,掏摸出一把把的灰色粉末。

  捧在手心的粉屑,輕輕倒入熱湯中,攪和幾下,灰粉便漸漸融合在湯水的色調中。

  然後小宮女闔起瓷蓋,坐回到床榻上,動也不動的望著半開的門扉,彷彿在盼望何人的到來,垂掛耳旁的兩條長辮,伴隨她的動作左搖右晃。

  終於,門外傳來一些吵雜,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從遠處傳來,小宮女飛快的起身,側耳,聆聽外頭動靜。

  一把稍微低沉的嗓音,慢慢說道,他的字句沉穩,好似踩踏在浮厚的雲層般穩當,「陛下,昨日左丞相與兵部那群臣子,上繳了駁飭減收銀兩的奏書,還口口聲聲說國銀空虧,軍糧不足,要求增銄倍糧。」

  說話的男子,面目清秀,瞳如星夜,高挑的身形偉岸,眉宇間含著韻長的正派氣息,一身青墨色的長袍,更顯著他的剛毅神采,男子手中握有幾本明黃奏摺。

  另一側,朱色豔麗的金龍磐雲長袍,琥珀黃的高冠盤起一把青絲,將男子狂傲的氣質散發得淋淋盡至,聽見未宵的上奏,微瞇起眼,凝聲道,「戶部尚書怎麼說?」

  這幾日的上朝,左丞相的咄咄逼人和處處挑漏洞,他早就覺得不太對勁,沒想到現在連兵部都跟蘇鸛胡鬧起來,看來右丞相的地位也開始被動搖了。

  未宵輕攏快掉落的一本奏摺,微嘆,「戶部以左丞相的令意為首。」連那個被稱為德官的戶部尚書,竟也淪落為蘇鸛這等貪臣的左右豺狼。

  聞言,觀顏容挑眉一笑,極為鄙夷的嗤笑,「看來,右丞相現在的地位,連兵部也制不住了。」是歎息,還有一些狂焰,現下在他看起,有莫約半朝的臣子,在暗中反對他的所有決策,有趣。

  未宵淺淺點頭,自知未家權勢的衰落,他沒有露出任何屈辱的羞悶之色,很順其自然的接受這個結果,「家父年事已高,該是享天倫之樂的時日了。」

  話中話,亦是未樊有退官之意,頓時,一王一臣不在多語。

  就在他們兩人經過凰翎宮前院時,在不該有人闖入的殿內,突然傳來一聲砸破物品的刺耳亮響,劃破靜然的氣氛。

  觀顏容一個箭步推開門扉,頎長的身影,眨眼間便出現在殿內,冷聲輕喝,「出來。」

  殿內寂然無聲,卻瀰漫一股甜湯的芳香氣味,濃郁的味道刺激觀顏容的感官,尋著那香味,瞥見地上有灘水液和破碎瓷塊,他的黑眸一沉,「躲也沒用,若讓朕親自揪出你,立刻絞刑。」

  嚴利的語調,是帝王絕對的御旨,四周的空氣頓時凝結成塊,寒魄逼人。

  這時,從觀顏容腳下傳來細細,猶如蟲鳴的聲音,顫抖得含含糊糊,「不要,請,請陛下不要殺我。」

  微乎到他幾乎快聽不見,觀顏容彎下身子,一掌掀開蓋住桌下的布料,隱約看見一個嬌小的身子畏縮在裡頭。

  迎上帝王噬人般的凌厲目光,小宮女又朝後縮了縮,顫抖不止,怯怯的嬌軟泣嚶,從她半抿的櫻唇吐出,「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她越是往後鑽躲,觀顏容越是火大,他長臂一伸,將那名小宮女像捉小雞般撈出桌下,他這才看清對方慘白的花容。

  那一眼看是有些熟悉,頓時讓觀顏容惡狠的表情舒緩,他居高臨下的傲睨,那名跪福在地的小宮女。

  這時,全然不會武的未宵,才提著長擺匆匆跑進宮殿,垂在腦後的髮辮有些紊亂,顯然他剛剛奔的很倉急,未宵氣喘吁吁的輕喊,「陛下。」

  一進到殿內,濃濃的甜香瞬間襲上未宵的嗅覺,他雖然不善醫術,可略懂藥草,他隱約感覺出,這蜜膩的氣味中掩蓋了一些其他藥材。

  依這香氣,並不是宮中會用到的膳材,未宵的蹙眉,卻遲遲想不起那味道是為何物。

  觀顏容沒多加理會趕來的未宵,他望看那名小宮女,冷聲道,「妳在這做什麼,朕下旨過不允許任何人進入鳳翎宮。」

  難道,蘇鸛那群人逆聖,囂焰至極,現在連一個小宮女都敢膽違背他的旨意。

  聽見帝王的問話,小宮女諾諾道,「回陛下,當初奴婢也是侍奉娘娘的女婢之一,娘娘帶奴婢甚好,如經娘娘走了,鳳翎宮久無人清掃,奴婢只是想替娘娘做點事。」說著,她竟然落下淚來,原本蒼白泛青的小臉,頓時哭得梨花帶淚,不顧身旁兩個大男人無奈的眼光,逕自嚎啕大哭起來。

  未宵雖然有二十一二,他為人清正,除了研究兵籍書卷,鮮少接觸女子,第一次見到哭得亂七八糟的小宮女,一時不知該如何是好,只能求助觀顏容,「這,陛下。」

  觀顏容煩燥的揉了揉眉間,良久,他才揮擺長袖,嘆道,「行了,朕姑且念妳忠誠,不且與計較,妳走吧。」

  正當小宮女收起淚水,露出欣喜的笑容,準備抬腳離開之際,帝王低沉且極富有吸引力的嗓音,緩緩傳來,「慕香曲,朕記起來了。」

  慕香曲沒有回頭,消失在門扉外,當然,也不會讓觀顏容見到她臉上的笑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流無色 的頭像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