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駕薨。

  一瞬間,楚伊幾乎可以感覺到她的週遭在瓦解,崩裂。

  楚伊緊握雪仙的手驀地收緊,掐出深深的陷痕,她跌坐在木椅上,半晌說不出個字。

  手掌傳來攥掐的痛處,讓雪仙俊秀的面容閃過一絲怪奇,剎那間又恢復成原本的自若笑容,任由楚伊抓著,也沒有想要掙開。

  凝視楚伊蒼白的小臉,顫抖不已的唇瓣,還有早已慘無血色的指節,雪仙眼神飄轉,輕睨了一眼宮瑤。

  宮瑤對他頜首一點,領著那個小女婢和其他人離開,留下雪仙和楚伊待在廂廳。

  呆滯的目光望著前方,失去該有的焦點,楚伊緩緩張開雙唇,聲音輕薄宛如細蚊鳴吟,「曉青她……曉青沒了。」

  楚伊狠咬著皓齒,連想要吞嚥都困難,胸口宛如被掏空般寒冷,「雪仙,雪仙。」恍惚的囈語沒有任何意義,單純的想要尋找依靠,她嘶啞的輕喊。

  雪仙彎身摟住楚伊的肩,怕她就要從木椅上墜下,細細柔柔的回應,「我在這。」

  楚伊緊繃的手下意識使力幾分,想要尋找肌膚真實的溫度,她又低低喚道,「雪仙。」

  眼神掃過被楚伊掐出紫印的手掌,沒有多餘的在意,好似那根本不是他的血肉,雪仙再次回道,「我在。」

  楚伊的腦袋變得狂亂不清,之前與曉青的相處畫面一轟而上,在她腦海盤繞。

  「娘娘。」那個單純無暇的少女。

  「您是曉青的娘娘。」那個忠貞無二的少女。

  「娘娘,曉青會永遠在您身側。」那個親如姐妹的少女啊。

  娘娘,娘娘……

  楚伊終於鬆開雪仙的手掌,她顫抖的抬起手,掩蓋住自己早已濕潤的雙眼,放聲大哭,淚流滿面。

  彷彿是要將連日來的積壓全都釋放,楚伊倚倒在雪仙的懷裡,哭得不能自己。

  縱使,她知道曉青有意要陷她於危險,但是楚伊從來沒有怨恨過曉青,一刻也沒。

  曉青就這樣香消玉損,成為云云重煙裡的一縷,楚伊感到痛徹心扉,當初陪伴她在後宮度過所有寂寥淡恬日子的曉青,是她在宮裡唯一的安慰,如今她竟然連曉青的最後一面都沒見著。

  楚伊什麼也沒有再多說,逕自的沉淪在傷痛迷霧,直到她哭累了,才昏昏睡在雪仙懷中。

  從頭到尾,雪仙都靜靜不語,讓楚伊發洩心中的哀慟,他沉默的凝視楚伊的神情。

  雪仙緩緩彎腰將楚伊抱起,不疾不緩的走往上閣的廂房,極為小心翼翼的把她躺置在床榻,然後拉起被襖替她蓋上。

  轉身要走之際,卻被一個力道輕扯住衣袖,雪仙低頭,迎上楚伊迷濛的目光,他莞爾的一笑,「妳累了,好生休息。」

  楚伊沒有放手,她動了動雙唇,才發現自己的聲音有多麼的沙啞顫抖,「留下來。」

  紅腫的雙眼和緊蹙的眉頭,讓楚伊看上去柔弱不堪,宛如冬末欲欲凋謝的最後一蕊梅花,虛盈,淡渺。

  聽見這樣的溫氳要求,雪仙夜空般深邃的眼眸一沉,他的長袍輕擺坐落在床榻旁。

  笑而不語的面容覆著一層莫測的神采,嘴角若有似無的弧度依舊讓人醉暈,瀑長有如墨雲般漆亮的青絲,披掛在肩上,幾綹調皮的髮絲垂落在耳邊。

  似月,如花,迷醉所有萬物的泰然自若氣息,漸漸讓楚伊緊繃的表情變得舒緩。

  她輕抽著鼻頭,故意要驅逐那酸苦的感覺,泫然欲泣的小臉,緩緩埋進雪仙的衣袖裡,悶悶的哽咽道,「絕對,絕對不可以再拋下我一人。」

  她已經承受不下,再次失去任何身邊的人了。

  再也,沒有辦法了。

  雪仙撫上她柔軟的秀髮,好似在安慰般慢緩的梳刷每一吋每一綹,「永不離棄。」

  四個字,彷彿是允諾了什麼此生的誓言,一個字一吐氣,清清楚楚的傳到楚伊耳裡,鑽入她的腦海扎根,同時也印畫在心底最深處。

  她緩緩抬頭,望著雪仙清秀漂亮的臉蛋,此時男子的神情出奇認真,退消了平時的狡詰玩鬧,只有慵懶,肅然。

  伴隨窗外灑落的銀銀月光,這一幕,讓楚伊的心湖,好似被什麼異物扎了一下,是甜蜜又刺痛的感受。

  許久,她才漾起一抹滿足的笑顏,輕闔上雙眼,廝磨那微凍的指腹,嚶嚀的嘟噥嗓調,飄落在雪仙的掌心,「不離不棄。」

  傾靠著彼此,暖熱的溫度纏繞,不知過了多久,楚伊才好不容易的穩穩睡去。

  雪仙挪了挪身子,緩慢抽回被楚伊握著的手掌,然後揚起步伐,不快不慢的踱步,月光輝灑在他的臉上,明暗交錯的光線,讓那柔和神采變的有些陰暗,孤峭。

  推開廂房的木門,宮瑤早已在外守候,她先是卑恭的行禮,然後從寬袖拿出方前那個小婢女,手上所握的破碎紙條,遞給雪仙。

  雪仙瞟了一眼那碎紙,伸出修長的指間擰起,將紙片擱置在廊壁的燭火上,看著那碎紙化為灰燼黑末。

  宮瑤艷魅的美眸微歛,緩緩開口,「王爺已在外靜候多時,還有一位不速之客。」

  聞言,雪仙沒有露出多大的訝異表情,他淡笑,「誰人?」

  宮瑤白皙的手掌翻轉,慢慢張開收握的五指,露出掌心上的物品,一把銀白色的髮絲,細長的髮綹不知是從誰人身上所取而下。

  雪仙淺淺的一笑,分不清是喜,亦是憂,「是他。」

  兩道修長的身影垂落在地面,背對著月光,徒留下各懷心思的人心。

  夜空,月兒瀰漫上雲霧,掩蓋住原本的澈亮,唯有那穿透而出的光芒依舊清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流無色 的頭像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