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不經意的,門外傳來一道呼喚聲,「宮瑤姑娘,宮瑤姑娘。」

  那熟悉的潤軟嬌柔,讓少年的笑更深,更沉,宛如凋零墜落在清玉酒杯裡的一片嫩粉花瓣,漾著醉香的芬芳,融入無盡的雪色裡。

  少年散漫的揮了揮白皙玉手,輕飄飄的語氣隨之吐出,狹長的深眸淡瞥了一眼門外,笑道,「去吧,她在喚妳了。」

  宮瑤轉身再對少年微揖叩首,「宮瑤告退。」她順帶拾起桌上的綢緞衣裳,淺轉迴身,姍姍退出門外。

  正當宮瑤打開木門之際,少年含笑柔和的嗓音再度傳來,「先別讓她知道。」

  聞話,宮瑤一愣,半晌後才搧了搧水睫,斂眸,抿著朱唇紅瓣輕啟道,「是。」

 

  推開木門,宮瑤優柔盈軟的身彩出現在上閣,高雅韻麗的芙蓉花顏,立刻勾慎住眾人的目光,讓春鳳樓裡的所有人,不由得發出輕歎聲。

  春鳳樓莫說最出名,還是稱為曌空第一美人的宮瑤,其實她起初並非被稱為如此,而是天下第一美人,宮瑤卻嫌這樣的稱謂過於浮誇嬌作,又許自己從小生長在曌空城,便改名為曌空第一美人。

  說宮瑤的身份來歷,神祕卻也簡單,她本是春鳳樓上代姥姥收留的孤女,因為長相風華韻艷,才華橫溢出眾,順勢的接下春鳳樓這間花樓,成為最絕美的樓主。

  在曌空沒有人不知曉,春鳳樓的宮瑤只賣藝不賣身,素有一身絕妙的結識手段,身後有不少名門子弟,名流世族與她有相互來往。

  楚伊穿著一身荷裙柳袖,站在寬敞的廊木上,尋見宮瑤的身影,她朝對方揚起笑容,捧著手裡的一盤桂花糕點,滿臉興趣遞到人兒面前,「這是掌廚桂姨剛剛教我做的,宮瑤姑娘認為如何?」

  宮瑤傾身嗅了嗅那散發的淡香,輕捻起一塊芬芳濃郁的糕點,含入一口細細品嚐,然後柔聲道,「妹妹的手藝越來越好,恐怕連桂姨都得甘拜下風。」

  聽見不加修飾,快直的誇讚言語,楚伊反倒心生羞澀,她水靈靈的美瞳彎成弦月般的弧度,淡笑,「宮瑤姑娘,見笑了。」

  隨宮瑤來到春鳳樓已有兩日,說長不長,說短不短,雖然是在煙花之地,楚伊卻沒有感到任何的不安難適,春鳳樓的姑娘和小厮們待她都有如親人,百般呵護。

  就連後頭灶房的桂姨和其他小侍,也很快的就接納了她的存在。

  好似,這才是她的棲身地。

  猶如,她本應該待在此地。

  選擇離開那圍困烏雲的宮殿,將過往的絲絲縷縷拋空而後,她亦是活的快樂。

  但觀顏容和曉青又如何呢?

  她私自離開帝王一行人,倘若觀顏容知道是曉青的主意,他會放過她嘛?

  時至今日,還未有半點不好的消息傳出宮,願盼只是她多慮了。

  楚伊收起那胡亂的思緒,她赫然發現宮瑤手裡頭的素白衣裙,春鳳樓亦是讓人尋歡作樂之地,姑娘們喜好穿著彩亮的衣裳,很難見著如此單素無彩的布料。

  清雅素白的衣衫,宛如外頭披落在大地上的飄雪,不禁讓楚伊憶起那一抹深烙在她腦海處,極度清晰,無法抹滅的身影,一樣的雪白,一樣的自若泰然,一樣的優美。

  半年之久,轉眼即逝,楚伊以為自己本該對鏡花雪的消魄感到釋然,最近她卻開始有些奇怪的夢囈,好似有個熟悉的氣息總伴隨著她寢宿。

  那股強大的安逸溫柔,每每都使楚伊覺得舒適安穩,好比一股柔暖的溫團氣息,在這個冽寒冬霜的夜晚,包圍她的身軀,領帶她沉沉入眠。

  宮瑤順著楚伊的視線,睇了一眼那絲綢,欣然笑道,「來,妹妹喜歡嗎?這可是給妳的呢。」

  她拉著楚伊回到隔壁空著的廂房,在楚伊遲疑不解的目光下,硬是說服楚伊先別有疑問,好讓她換上那套雅致素裙。

  素裹外披著一件雪白的長袍,長袍的領邊還有寬袖上,精細秀縫代表華貴的紫色紋路,複雜且優美的花紋,沿著袖邊冉冉而繞,在那寬大的長襬上,還綁著幾綹粉彩的流蘇金線。

  長衫外頭加披著一層透明清薄的輕紗,隨著楚伊移動,輕紗揚起,宛如是升飄在空際的衣縷煙霧。

  衫袍出奇的合身,彷彿就是特別替楚伊所裁剪的。

  宮瑤滿意的上下凝視著楚伊的打扮,有了這身衣服的襯托,既不失楚伊原有的純摯秀雅,又在那清麗上添加幾筆女子該有的嫵媚風韻。

  看著自己一身華雅的楚伊,對宮瑤露出狐疑的神情,問道,「宮瑤姑娘,這是?」

  宮瑤沒有當下回應楚伊的疑問,她拾起袖兜裡的一支玉釵,替楚伊盤上髮髻,才緩緩開口道,「這是城裡一位公子,特地送給妹妹的薄禮。」

  這下,楚伊更是感到好奇,「公子?」

  公子這個名諱,不經讓楚伊聯想到,最近在曌空赫赫有名的那一位「公子」,在春鳳樓這人雜繁鬧的花柳水方,亦有許多民坊的傳言,市井消息流盪於此。

  最近興起的飯後茶餘閑話,便是那位半年前,突然出現在城裡的神秘公子。

  公子無名,亦無姓,卻掌握許多重要的商道,就連曌空的幾位大富商做買賣時,都須對他忌諱三分。

  這位短時間內便名聲遠播的公子,沒人見過他的長相面容,只得聞其名和聲音,公子出現時都是坐在隔著布簾的馬車,舉止神秘難探,實在讓人懷疑他的來歷和用意。

  總使有不少人想知道他的身份,卻是徒勞無功,公子身邊的侍衛武功高強,各各護主忠誠,使得無人可以接近公子身旁三丈。

  宮瑤對楚伊點了點頭,實確她的話語,笑道,「是,正是那位公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流無色 的頭像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