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曉青有多麼希望,陛下心裡頭的那個人,並非娘娘。」

  一滴,兩滴,三滴……

  「曉青一直都在等著陛下。」

  四滴,五滴,六滴……

  「娘娘,曉青對不起您。」

  七滴,八滴……

  初始是眼,接著鼻,然後耳,最後是嘴,汌汌潺流的烏紅,七孔流血。

  觀顏容頓時被眼前的景象怔忡,頓時說不出半個字來,曉青佈滿血珠的臉龐,扭曲不堪,撕心裂肉的痛苦好比千萬把利刃割劃她的身子,連想要呼吸都感到困難。

  曉青直到死前的一刻才認清,被忌妒蒙蔽的醜陋,有多麼的可怕。

  觀顏容掐握住她的手,是如此無情。

  她原本只是想嚇嚇楚伊,讓楚伊懂得知難而退,曉青知道無論如何觀顏容都會想辦法找到楚伊,他絕對不會容許楚伊受到半點傷害。

  她並不是真的想要致楚伊於死地。

  其實,她並非如此恨記楚伊。

  她只是希望觀顏容能花上一眼,甚至半眼的目光,肯停留在她身上。

  從安遠山回到鳳朝三天,直到現在楚伊都沒有任何消息,在那種險惡的山林裡,就連一個健壯的男人都難以孤身行走,何況是弱不禁風的楚伊,恐怕是凶多吉少。

  對於這樣的結果,曉青痛徹,不安,悔恨襲上她的心頭,幾天來她的心就彷若吊掛在喉間,懸樑刺骨的針麻,無時無刻盤纏著她的良知。

  曉青滾熱的鮮血墜落在觀顏容的手臂,將肌膚染上熾燙的腥紅,她感受到觀顏容的僵硬,那雙永遠是望著其他地方的眼眸,此刻瞬也不瞬的停在曉青臉上。

  腹中翻滾的腥羶湧上,曉青猛吐了一口鮮血,她狼狽的抬起不停發抖的手,拭去臉上的紅漬,氣如游絲,斷斷續續的說道,「陛下,您終於看見曉青了。」

  盼阿盼,最終盼到的一眼,卻是在她即將香消玉損的剎那。

  清澈的淚珠,滲著黏稠的鮮血,垂落在兩人的衣裳,頓時舞畫出一朵朵苦澀鬱怨的花卉流紋。

  曉青癱軟的身搖搖晃晃,接著跌入觀顏容穿著龍騰錦繡的懷裡,鮮血淋淋的面容依舊透露秀雅氣息,四肢百骸卻像碎裂般摧毀麻痺她的感官。

  觀顏容沒想到曉青會服毒,他沉聲斥道,「該死的,妳這是在做什麼。」

  曉青微微瞇起眼瞳,模糊的視線,早已讓她看不清觀顏容的神情,忽然,嘴裡又湧出一口黑血,冷汗,淚水和血珠分不清彼此。

  顫抖的柔荑用盡最後一絲力氣,輕輕撫上迷濛的輪廓,冰冷指間觸碰溫熱的臉頰,動作十分緩慢怠滯。

  她笑了笑,流淌著血的面容,說有多詭譎就有多詭譎,同時卻也是如此的悽滄「陛下,曉青去陪娘娘了。」

  是她害死楚伊,一命抵一命,她甘願服毒。

  「娘娘,曉青來賠罪了。」細小的話語,消散在冷霧中,曉青的纖手伴隨消失的氣息,垂落至地。

  這樣,她是不是就可以贖罪了?


  藍際雲天,一抹雪白劃過空彩,上下盤旋,自由翱翔於天際,然後落下於一處繁華紅燭,高掛的燈籠耀亮整座紅樓,青墨色的柱子林立在花樓週遭。

  柱子上掛著絲縷的彩綢,絲綢伴隨微風飄晃,撩起一抹抹艷彩幻雲,映漾在紅花綠柳下的是來來往往的人群。

  姑娘們銀鈴般的笑聲不止,男人色慾的眼光和女子們的柔媚,讓整個春鳳樓瀰漫著媚惑旖旎的風光。

  坐落在鳳朝首城,曌空城某一角,春鳳樓響亮的名聲,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花樓上閣某處的廂房,少年極度慵懶的姿態躺臥在椅榻上,濃密的長睫輕閉歇寢,突然鳥兒震翅的拍打風響,擾醒少年的清夢。

  他慢條斯理的伸出修長手臂,羽色淨白的雪鷹順勢落在他的側掌上,洗塵去身軀上的灰霧,雪鷹像是認得人般,朝少年的指間親溺磨蹭。

  少年探掌撫摸雪鷹的細羽,鳥兒勾獵的禽眸高傲不駒,挺拔的鷹身搖搖不晃,難以馴服的獵鷹此刻十分乖順,任由少年的長指在牠身上梳理。

  利喙冒出微弱的咕噥,享受主子的愛溺,隨後少年解開雪鷹爪上用紅線綁縛的紙卷。

  從容不迫的攤開那張小紙,裡頭只有四個黑墨輝灑的大字。

  曉青自盡。

  少年微笑,手臂一掀,「去吧。」

  雪鷹像是理解他的話般,展翅翱翔,化為空中的一處白景,高傲的長翼伸展,嗥嘯牠百禽之王的氣勢,如同牠的主人那樣嚴峻冷冽,清幽不可攀附。

  輕輕推開木門,宮瑤婀娜多姿的身彩出現在廂房,她手裡捧著一套淡雅的素白衣裳,寬大長袖邊上,縫繫若隱若現的紫紋,裙襬潔白輕柔垂覆,一層清薄的透紗披在外衣上,呈現股說不出的清淡美致。

  宮瑤將衣裳擱置在桌上,然後對少年頜首微揖,「主子,是宮裡傳來的消息嘛?」

  少年點頭,他不疾不徐的撐起身子,改倚靠在窗欄上,好整以暇的笑睨著宮瑤。

  直晦的視線讓宮瑤不知覺浮現一股熱躁之氣,「主子?」

  少年笑了笑,對宮瑤顯而易見的羞澀不顯在意,揠帶柔和的目光垂向桌上的衣料,微啟雪白皓齒,淡問,「她過的好嘛?」

  宮瑤會意到少年所指,她欣然的回以艷笑,「是,楚伊姑娘對廚房的活兒十分感興。」縱使宮瑤不讓楚伊忙活,她卻說不想作為遊手好閒的人,硬是要到廚房幫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流無色 的頭像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