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安遠寺裡頭,因為帝王的暴怒,而引起一陣不小的騷動,到處瀰漫著一股低沉陰戾的氣氛,宛如只要細微的呼吸,空氣就會破裂般緊繃。

  「陛,陛下,這可是佛像,使不得,萬萬使不得。」在偌大的寶殿,年邁的李公公臉色蒼白慌張,額上佈滿汗水,急忙出聲安撫手持長劍,欲斬斷金刻佛像的觀顏容。

  帝王的怒火哪有這麼簡單就平息,觀顏容推開礙眼的李公公,冷聲道,「滾,誰敢攔擋,朕就要他身首分離。」

  語音未落,果然,任誰都不想魂斷此地,四周的眾人很有默契噤聲不語。

  觀顏容持著長劍,劍風呼嘯,白刃盈轉,被他掃蕩過之處,無不留下斑斑駁駁的痕跡,他手裡的劍揮舞不停,彷彿是想要將所有的悶鬱化為利刃,揮散。

  今早,安遠寺舉辦的祭祀大典結束,觀顏容便令李公公去將楚伊找來晉見,沒想到傳喚來的是,楚伊消失。

  消失,天殺的消失。

  「你。」突然,觀顏容手上的鋒利一轉,停在地上瑟縮顫抖的小太監,「你同楚伊在廚房做事,她去哪了?」沉厚的嗓音,響徹整個大殿,平穩的氣語裡,夾雜著不容忽視的傲狂,以及微微透露著陰邪的隱怒。

  少年急得都快哭了出來,貝齒咬著薄唇,不敢抬頭,「小,小佟子,真的不知道。」

  居高臨下的君王,又一次開口道,「沒人能回答朕的問題?」他的語氣平緩,卻也因為這樣的平靜而讓所有人感到窒息,恐懼。

  大殿裡,幾十位奴僕,互相覬覬而視,沒人敢開口。

  觀顏容揚起一抹鄙視的譏笑,輕言道,「這群奴才,今天特別的沉默,難道你們是嫌腦袋掛在脖子上太久,想本帝幫你們拿下來嗎?」

  話一落,所有人都倒抽一口氣,立刻叩頭求饒。

  唯獨角落的一名宮女,她彆扭的擰轉手上的袖布,神情彷彿有話要說,難言道述。

  觀顏容見狀,沉聲令道,「說,妳是不是知道些什麼?」

  聽見帝王正對自己說話,那宮女二話不說趴跪在地,顫抖的音調,顯露她現在有多麼的害怕,「陛,陛下保奴婢不死,奴婢才敢說。」

  觀顏容黑眸一沉,渾厚的嗓音傳出,「說。」

  女婢聞言,知曉自己有了帝王的庇護,穩定住畏懼情緒,她怯生生的道,「回,回陛下,奴婢昨日看見,皇后娘娘詔見楚伊,還遣走了所有的婢女們。」

  宮女的話語罷落,頓時讓觀顏容的眉頭緊皺,他緩緩放下長劍,思忖。

  曉青為何平白無故的找上楚伊,還遣去所有女婢?

  觀顏容黑眸微瞇,透著一絲絲邪氣,握拳的手又緊收幾分。

  「擺駕,皇后的廂房。」帝王臨走前,回頭睨了一眼那名女婢,嬌小盈弱的身子看上去,手不能挑,肩不能扛,宮裡頭竟然會有這樣嬌柔的宮女,「妳叫什麼名字?」

  女婢垂下首,細長髮絲遮掩住她半邊臉龐,微諾道,「回陛下,女婢名為,慕香曲。」

 

  安遠寺下,寧靜小村某條偏僻的巷子,客棧大門的紅燈籠高掛瓦沿,裡頭來來往往的人聲鼎沸,和外頭微涼的夜晚,有些不搭。

  黃菊淡雅著裝的女子,踱步走進上樓的廂房,女子的動作溫文儒雅,微風輕拂過青絲長縷,宛如散發溫香沐浴在月色裡的芙蓉之花,婉約,韻淑。

  宮瑤手裡穩當捧著一盤芳香的糕餅,回到廂房,她柔媚的目光一轉,停留在床上遲遲不醒的楚伊臉上。

  楚伊慘淡無潤色的臉龐,擒蓋絲絲的薄汗,朱唇微抿,不時還傳來細小的嚶嚀。

  宮瑤先將甜餅擱置在桌上,然後她拾起一旁冰濕的布抹,替楚伊輕輕擦拭臉龐上的珠滴。

  都昏睡了一日一夜,楚伊也沒見好轉。

  「真是折煞這麼嬌弱的身子了,主子,您何以說她會沒事。」宮瑤替楚伊拉了拉微低的被襖,將發熱溫燙的身軀包裹在軟綿下,不讓冷風侵略。

  沒人聽見宮瑤的喃喃自語,只剩下楚伊難受的呢嚶夢語,迴盪纏繞在廂房裡頭。

  隨後,一抹雪白的身影出現在宮瑤身後,少年優雅從容的微笑,彷若是那初春的第一縷暖曙微風,神采舒雅慵懶,好似藍天浮雲,靡麗高曠。

  宮瑤見到來人,緩慢的伏身揖首,「主子。」

  少年將手裡的一袋小香包遞給宮瑤,微微一笑道,「安神舒氣。」

  宮瑤擔心的神色,卻沒有因為少年的話語而舒緩下來,她輕柔的把香包放在楚伊鼻尖,旋繞,讓香味順著鼻息傳入。

  「兩日,這也該醒了。」

  女子輕嘆的口吻,正巧被白衣少年聽見。

  他發出一聲細弱的輕笑,沒有將宮瑤的怨怪放在眼底,揚著不疾不徐的腳步,走往廂房門外,「是該醒了。」

  話語方落,少年風采翩翩的身影,頓時消失在廂房外。

  宮瑤見楚伊緊繃的臉色有些緩和後,才收起香包,打算起身準備到椅榻上睏寢,卻被身後的一隻皓手擒住衣袖。

  楚伊的雙眼依舊緊閉,乾啞的細音,痛苦呢喃,「水,水……

  宮瑤端起桌上的茶水,小心翼翼扶起躺在床上的楚伊,輕輕將杯子遞到她唇邊,「來,別急,小心嗆著了。」她十分熟練的服侍楚伊,任那冰冷茶水沿著喉間,流入。

  乾燥的喉嚨接觸到水液,撩起一陣搔癢,楚伊忍不住輕咳幾聲,「咳咳。」

  楚伊這才緩緩張開眼簾,刺眼的燭光讓她皺眉,難以適應突如其來的光亮,楚伊又是緊閉起眼,等她再度張開時,映入眼簾的是一張風情韻致的臉蛋。

  宮瑤漾起一道傾美風華的笑容,「妳終於醒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流無色 的頭像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