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暗冷的週遭,隱約傳來細小的吵雜,宛如蚊鳴般的語音細細雜雜,嗚嗚蕭蕭。

  那聲音是如此的熟悉,如此的令楚伊忘卻不了……

  「妳不能背叛我,朕絕不允許。」

  當時,男子是這麼咆嘯,俊顏上浮現無可忽視的陰鬱憤怒。

  「對不起,都是我的錯。」

  那時,女子是這麼哭泣,泫然的臉上唯有深深的虧欠愧疚。

  她此刻是愛著他的,天荒地老的愛著。

  他此時是愛著她的,海枯石爛的愛著。

  滄海悽悽,天地寥寥,一切卻全都化為水中沫影,雲霧朦朧,消失在風華的殘忍。

 

  坐落在繁華鑾殿的一角,年少的帝王臉龐還有幾分稚氣,神情卻比年邁的宰相還嚴肅認真,他指著書卷上的某處,微張薄唇,「楚伊,這兩個字便是伊兒的名字。」

  他揚起笑容,俊秀的臉蛋添加上耀眼的光采,蹲坐在一旁的少女,張著大大的水眸,輕啟朱唇,附和道,「楚伊。」

  她開心的比劃著,蔥白的長指替代毛筆墨硯,撫著書卷上的字體,順著那筆畫描繪出自己的名字,「陛下看楚伊寫的字,美不美?」

  少年寵溺的摸摸楚伊的頭,細軟的髮絲纏繞著他的大掌,微微還有些溫熱傳遞到肌膚上,「美,比天上的月娘還美。」

  楚伊漾起微笑,她笑得很甜,宛如那沾著晨露的蘭花,「陛下的名字又該怎麼寫呢?」

  聽見楚伊的疑問,少年探出手掌,覆蓋在少女小巧的手上,輕托起至半空中,筆畫著空氣,「觀顏容。」

  不過半會,楚伊便學會撰寫他的名字,她拿著那張墨紙,欣賞著自己筆下的文采,「陛下,楚伊會永遠記得陛下的名字。」

  「伊兒,妳不可以騙朕,要永遠牢記著。」他那時的神情是如此認真,如此深情。

  少女笑了笑,「渝生不忘。」


  那時,他們為彼此的心,埋下深深的情感。


  星星爍燦的月色下,兩抹身影倚坐在池塘邊,唯有夜晚,楚伊才可以避開靈若荷,見著她朝思暮想的少年。

  「陛下,伊兒最喜歡聽您譜小調了。」楚伊握著手裡的翠玉長蕭,細細撫摸,感受冷潤的觸感。

  經過幾個月的薰陶,少年稚嫩的臉孔,稍微有些成熟世故,眼眸裡的溺愛依舊不變,他輕托起楚伊專注在樂器上的臉蛋,滑致的觸感從指尖傳來,「伊兒想同朕吟一曲嗎?」

  潤紅的小臉突然垮了下來,楚伊撇了撇小嘴,「楚伊不會吟曲,不懂樂禮,那都是小姐才會的事情。」

  話方落下,就引來帝王一陣傲笑,笑得楚伊臉色一青一紅,不明白這突如其來的笑聲是在笑話她,還是她又無意間逗樂這個帝王。

  「傻伊兒,妳若不會,朕可以慢慢的教。」他拾起那把玉蕭,輕靠在唇邊。

  長指點下,挑起,吹拂起一段段悠悠綿綿,繚梁餘韻的音律,美妙的簫聲迴繞在夜空裡,延綿繾轉,伴隨著柔灑的月光將不息的樂曲,帶入風中。

  那曲,停歇。

  「伊兒?」放下長蕭,觀顏容才發現,楚伊臉上不知何時佈滿淚水,泛紅的鼻頭抽泣不停。

  女子揚起寬袖,胡亂抹去臉頰上的濕意,輕笑,不,她只是覺得這曲太美,太美了。


  此刻,她才發現,彼此有多麼的遙不可及。


  軟嫩的小臉蛋,轉阿轉,大眼瞳最後停落在楚伊臉上,秀兒哈哈的舉起短小的手,在空中揮舞。

  觀顏容看著躺在金布綿襖裡的小娃兒,斷下定論,「伊兒,他很喜歡妳。」

  楚伊伸手逗逗那張笑的比豔陽還開朗的小臉,她卻沒有喜色,反而露出悲傷的神情,輕嘆,「秀兒應該由他娘親來照顧,若不是雅妃娘娘她……

  雅妃是秀兒的生母,世事不如人願,她在產下秀兒後便失血過多,宛容逝世,甚至連孩子的面都沒見過。

  「朕會再替秀兒找個好娘親。」他摸摸小娃兒的鼻頭,秀兒脆弱的像是輕碰就會碎掉一般,那麼嬌小,那麼需要保護。

  楚伊抽回逗弄秀兒的手指,好奇的問道,「陛下這次想立哪位娘娘呢?」

  聞言,觀顏容愣了愣,然後唇角緩緩勾起一道邪佞的笑容,「伊兒對此事感興趣?」

  「是有些好奇。」她坦白的道出,不忌諱自己眼前的少年是一位帝王,而非路上所見的無名小輩。

  沉默半晌,觀顏容忽地莫名喚道,「伊兒。」

  「是。」楚伊也答的非常自然,彷彿他們已經這樣相處好幾十年,自然而然的反應。

  觀顏容沉吟一會,才開口說道,字字堅鏘有力,豪不動搖,「朕想立妳為后。」

  頃刻間,周圍默然無聲,寂靜得可怕。

  楚伊半斂眼眸,長睫微微抖動,臉色慌亂不已,觀顏容很快便了然她的心思,他柔聲道,「妳還擔心若荷,當初朕想封妳為皇嬪,妳卻說只願待在若荷身旁侍奉,朕諒妳忠誠不施予壓力,現下朕想封妳為后,難道妳還要拒絕朕?」

  楚伊又何嘗感受不到觀顏容的體諒和包容,她猶豫著該如何婉拒帝王的心意,最後,她選擇了逃避,「陛下,楚伊還要服侍主子,先行告退。」

  她不能背叛自己的主子,她不忍心。


  當下,她明瞭,這將會是一段沒有結果的思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流無色 的頭像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