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鏡花雪撐著搖搖欲墜的身子,輕靠在馬車木欄旁,連續幾日的無眠,理智再強穩也支持不住身體的疲累。

  胸口的悶氣,彷彿就要爆裂般擠壓著鏡花雪的身軀,氤氳之氣漫溢上他的眼眸,「東西都準備好了嗎?」

  鏡花雪飄渺的神色,宛如即將消散在風中的雪霧,他臉上的笑容卻溫柔的令人屏息。

  「少爺要的衣裳,府第已經安排妥當,只等少爺住進去。」皐夜走上前遞給鏡花雪一袋布包和一個佩玉。

  鏡花雪接過那兩樣物品,從容不迫的解開身上粗造的衣布,露出長衫下姱修優美的線條,分明的骨線刻畫出那精瘦身軀,猶如雕刻後的渾玉般淨伶,潔白光潤的上身曝露在暖日下,駭愕的是,他的胸口上有一道令人怵目驚心的疤痕。

  望見那道彎曲的疤痕出現,讓皐夜緊擰住眉頭,鏡花雪卻只是給他一道安撫的微笑,眼神示意他不需要擔心。

  披上皐夜帶來的素白長袍,白綾綢緞這麼一換,鏡花雪的韻雅秀氣立刻顯現出來,清宛純真的氣息,似如山雲流水,寒雪冬曙,瀰漫著無瑕的高潔致逸。

  「去府第之前,先去安遠寺一趟。」鏡花雪慢悠的掀開車簾,皐夜這才發現馬車裡頭還有一位不速之客。

  對方被擱置在車廂的一角,車簾小縫外細微的光線,灑落在那人艷美的臉上。

  皐夜愣了一愣,才緩緩換出對方的身分,「王爺?」

  那個陰狠睿智的玄胤王爺,竟然被五花大綁擱置在車廂裡,皐夜不可置信的又看了一次,對上花熒熒怒不可遏的目光,皐夜很確定自己並不是在夢裡。

  「他是我送給月兒即位的賀禮,稍晚,讓人送他回玄朝的皇宮。」幽修的嗓音悠然飄邈,鏡花雪說得倒是雲淡風輕,字字句句卻是如此駭人聽聞。

  拿一個惡名昭彰的王爺當作女帝的賀禮?

  皐夜搖搖頭,替裡頭可憐的花熒熒感到惋惜,他惹誰不好惹,惹到鏡花雪這個看似無害,實際上比什麼猛物都還狠毒的少年。

  緩緩闔上車簾,鏡花雪笑瞇瞇的坐回馬車裡,不同的是,這回駛駒的人是皐夜。

 

  安遠寺,位於山峰巍地,四周環繞瀑布石橋,擁座巒壑偉木,風景優美,山清水秀。

  莊嚴神聖的壯觀裡又不乏優雅典致的氣息,鳳帝一行人緩緩踏入這等仙境潔湖之地,安遠寺大門口站著幾十位和尚及一位高僧,那便是安遠寺的住持葉海師父。

  葉海住持臉上掛著細長的白絲鬍鬚,神情和藹沉穩,他領著眾人入寺,安排廂房。

  在安遠寺最赫赫有名的美景壇弦崖,遠望可見五重雲彩,垂謀可望巒巒山壑,此刻正有兩抹身影站在亭子中央。

  刺骨的寒風刮過兩道單薄的身軀,曉青身旁隨侍的女婢紅蜻俯身說道,「娘娘,這裡風大,還是進屋裡頭去吧。」

  「不,再讓本宮看看。」曉青推拒紅蜻的關心,她收了收圍在脖間的黑墨狐裘袍,任由冰霜貼溶在臉上,「本宮以前總是不解,為何娘娘老是喜歡望著遠方,現在本宮似乎有點明白了。」

  紅蜻不解的回望著她,曉青的一番話出口的莫名奇妙,毫無道理。

  現在鳳朝的皇后娘娘就屬曉青一人,可那個出自曉青口裡的娘娘,又會是誰?

  曉青撫去臉上的霜花,淡淡瞥了眼身旁的侍女,「娘娘總是告訴本宮,她最喜歡茶花的淡薄清芳,人啊,要知足常樂,紅蜻妳認為本宮知足嗎?」

  她知足嗎?

  曉青清楚自己並不知足。

  她貪戀著觀顏容那永遠不屬於自己的溫柔,期望那顆冰冷高傲的心,遲早會有屬於她的一天。

  她愛著觀顏容,自從她看見男人脆弱的一面後,那股憐惜之心就不斷的擴張,延伸,最後侵佔她所有的思緒。

  在孤零零的後宮,曉青開始盼望觀顏容的到來,儘管他是為了楚伊,她也無所謂。

  就算他想得念得是另外一個女子,她依舊無所謂,只要他願意讓她留在身邊,默默的侍奉,她便心滿意足。

  人的慾望豈會這麼容易填補,那是無法遏止的,隨著時間的過去,曉青變得貪心,變得利益,她清楚,楚伊還存在的一天,觀顏容就不可能將心思放在她身上。

  她永遠只會是觀顏容手上的棋子,一個綁住楚伊的棋子。

  宛如嗜血黑洞般的妒忌,讓她甚至萌生了想要殺死楚伊的念頭,她寧可楚伊死在玄朝,也不想見到她活著回來。

  「本宮果然是不知足。」曉青喃喃自語,逕自解答自己的問題。

  紅蜻縱使不解,也不敢多說什麼,就怕惹怒這位皇后,「娘娘,天色已晚,還是進屋休息吧。」她再次出言勸道。

  曉青佇立在原地許久,才姍姍轉身腳踏著綿雪,「妳說,這安遠寺最著名的除了這等天境,還有什麼呢?」

  紅蜻思考了一會兒,諾諾回道,「回娘娘,是那唯有生長在懸崖峭壁的一蔟孤花。」

  聽聞,安遠山上有一種孤花,惟獨長在石壁危嶺上,冬天漫雪的大季,正是花蕊盛開的時候,那花色有如牡丹鮮潤淡紅,花型好似茶花片層疊堆,幽香且古雅。

  如此難得盛美的花朵,卻鮮少有人見過,只聞其名,不見其樣。

  曉青冷不防朝紅蜻問道,「上次那名伺候皇上的宮女楚伊,現在,在哪裡幹活?」

  紅蜻回答,「似乎是被調換到廚房裡做雜活。」安遠寺裡一下湧進這麼多人潮,也難怪廚房裡的人手不夠,李公公便條調幾名宮女和太監去幫忙。

  「明日,讓她來找本宮。」曉青斂眸,黑潭底閃過一道狠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流無色 的頭像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