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多年不見,你依舊是詭詐狡猾,連自己的師兄都不放過。」陶墨探手接過那只小瓶,開蓋,傳來一陣淡淡芯香的芳味,他仰頭一飲而下。

  隨著那川流進喉間的冷意,他的思緒也飄溯到半年前,亦或是更久以前的回憶。

 

  那日,他離開鳳軍駐紮的營地後,心頭的不安驅使,隱隱作痛,不等楚伊動手殺害鏡花雪,他當下便決定先去皇宮救出楚伊。

  一方面擔心楚伊,一發面他也深怕身旁的陶允狐被烽火波及,左思右想,陶墨先是護送陶允狐回到鳳朝,安置在王爺府第,接著他孤身一人奔至玄朝準備挺助楚伊。

  就在陶墨剛臨玄朝不到一日,便被人暗算,暈昏過去,等他醒來時早已被鎖困在一處惡臭的地牢裡。

  迎眸觸目的是一張笑得自如悠哉,從容不迫的笑顏,對方穿著一襲素色如白雪花飄的綢緞衣裳,少年泰然的閱看著手裡書卷,廝磨的紙卷聲,伴隨他翻頁的動作傳出。

  少年似乎沒有發現陶墨清醒,逕自品細著字裡行間的意義。

  久久過後,陶墨先是打破安詳的寧靜。

  「你找我做什麼?」陶墨瞬也不瞬的凝望熟悉臉孔,細細的將少年所有輪廓收入眼底,最後他腦海浮現出一個稚嫩的臉孔,「自從那時一別,我們師兄弟早有許多年不見,這就是師弟的待客之道?」

  聽見對方極具揶瑜戲味的口吻,鏡花雪勾起一道淡有優美的弧弦,「亦是,師弟無理,難得我們師兄弟相見,卻怠慢師兄。」嘴裡說著抱歉,鏡花雪那張秀雅的容面上,無有絲毫的慚愧內疚。

  無人知曉陶墨與鏡花雪是舊識,他們同歸屬於一位師傅,那時鏡花雪才僅僅九歲,他帶著一身污穢整整跪在山頂十日,只求被收為門徒。

  在鏡花雪堅定不移的執著下,他終成為陶墨的小師弟,天生聰慧靈敏的他對任何事物,很快便可透徹熟練,短短不到三年鏡花雪就習得不少文武。

  可嘆,好日子不多,就在鏡花雪的娘親死去之後,消息傳到山上,他悲痛不已,不顧師父的勸阻執意下山,一夜之間,道殿裡腥風血雨,多出三十五名屍體,殲滅。

  那是,鏡花雪初次雙手染上腥血。

  在陶墨眼裡,鏡花雪是踏著許多人的屍體,才走到今天,他亦是個無情之人。

  鏡花雪揚唇輕笑,他把玩著桌上的一罐小黑瓶,眼裡快速閃過一道詭譎。

  淡波莫測的神情,連膽大心細的陶墨都感到一絲古怪,只見鏡花雪輕啟薄唇,慢條斯理的述道,「這是蠱毒,每月發作一次,輕則胃絞疼痛,重則七孔流血。」

  鏡花雪的字句像是晨曦的迷霧,飄飄然然,令人掌握不到他的思緒。

  那話卻重重的打擊在陶墨腦中,他心頭一驚,早該料到自己不會單純的被邀請,他怎麼會忘記,這個師弟最喜好擅長的就是用毒。

  看來他可謂是鏡花雪手上的甕中之鱉,網中亡魚。

  既然知道事實,陶墨舔了舔乾澀的嘴角,他的神色沒有多少在意,很快得便恢復平時的嬉笑,「莫是師弟有求於我,不然何為對我下蠱?」

  鏡花雪收起那本書卷,拂了拂袖尾上的污漬,看得出來他這身微塵的衣裳,早已是在外奔波的痕跡,他笑道,「師弟這次請來師兄,為的是求三件事。」

  對這個該是仇敵同時也是親如家人的師弟,他該是親手殺了鏡花雪才對,明白時機不對,陶墨暫時拋去弒門之仇,疑惑問道,「哪三件。」

  「自是還沒想到,不過我會在師兄下次蠱毒發作之時,想起來的。」鏡花雪沒有直接回答陶墨丟出的疑問,反而避重就輕的提出條件,「倘若師兄答應,我不會虧待你的。」言下之意便是,若陶墨不答應,一個月後他就會七孔流血而死。

  陶墨沉吟,他思考著鏡花雪的圖謀,想半天,卻一無所獲。

  半晌後,陶墨輕嘆出口氣,他潤美的唇瓣揠著淡笑,「我只做我想做的事,但,我倒不介意陪你玩玩。」他不假思索的接受這個交易,抱著戲謔至極的心態。

  不過二日,鏡花雪便道出第一件要求,要陶墨赴天水山莊。

  當時陶墨依約前往,卻看見滿身是夙慄黑血,眼神迷濛恍惚的鏡花雪癱倒在地上,蒼白的臉色宛如夜空即將消逝的星點。

  陶墨不需半瞬,輕易的猜出鏡花雪要他做什麼,他帶著手下幾十名精銳的家衛,剷平鳳軍。

  相對,鏡花雪也實現承諾,每個月捎給他一瓶解藥。

  半年,陶墨又接到第二件要求。

  這次的對象倒是令他有些意外,看著紙上行雲流水般的字跡,寫著大大兩個字,楚伊。

 

  陶墨那幸災樂禍的性格被挑起,他笑問道,「你莫不是對楚伊有興趣?」

  與鏡花雪相處多年,陶墨知曉他從來不會未任何人付出真心。

  不曾有人可以真正踏入這個少年的心牆,那宛如岩壁冰層的高固阻礙,將所有人隔絕在外。

  無人可以擊破,看透,像是劇烈翻湧的海水,迷亂最底處原來的清幽。

  陶墨很訝異,甚至感到不可思議,鏡花雪會為一個女子做出種種退讓,他明知道楚伊是奸細,明明察覺她是鳳朝的前皇后,明明清楚她身旁有個觀顏容。

  鏡花雪還是次次暗中護著她。

  他到底在想什麼?

  鏡花雪嘴角泛起淡淡的笑容,那雙深邃如黑夜深谷的眼眸,擒帶著無比的沉靜,「師兄以為呢?」

  陶墨聳聳肩,「這惟獨你才明瞭。」

  是的,如人飲水,冷暖自知,惟獨,他才明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流無色 的頭像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