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兩個痛苦的靈魂互相纏繞,宛如那赤黑的紅粒擴大成珠滴,隨後又有幾滴清澈的水珠落在之上,擴散,攪亂,融合,亦是淚,亦是血。

  哀慟,悔怨,衝擊矛盾的思緒,是那麼的腥膩混濁,又是那麼的透徹清晰。

  突然,帳外傳來一陣公公尖細高昂的嗓音,劃破痛苦的迷霧,「皇后娘娘駕到。」

  伴隨著公公的傳喚,一名女子穿著金縷黑墨交錯的紋路長袍,姍姍走進皇帝的帳幕,女子秀氣的臉蛋毫無血氣,蒼白的猶如一張乾淨素紙。

  從女子僵硬挺立的身姿,可以明顯察覺她正壓抑跳動的怒火,努力表現出平時的鎮定,寬袖裡緊握顫抖的柔掌,無意間出賣她氣憤妒忌的情緒。

  觀顏容見有人闖進,擒住楚伊的蠻力瞬間抽開,楚伊立刻軀身護臂,縮落在椅榻的一角,宛如逃脫出荊棘的負傷之鳥,害怕的同時又感到鬆氣,她慶幸曉青的出現。

  觀顏容揮袖一甩,整整亂章的衣裳,楚伊方才的拳打腳踢,讓他手臂上出現多處陷紅的爪條,他轉頭看向曉青那張怒容,「滾出去。」

  面對那絲毫無情的驅逐,曉青沒有退縮,怨妒遠遠淹蓋過她的膽小,她緩緩開口,「陛下,您是一國之尊,何以做這種有辱德行的事?」她停頓一會,接著繼續說道,「況且,這可是宗凋山下,盛名的安遠寺就在山頭,裡頭供奉著眾多莊嚴善滿的佛尊,宗凋山四周清靈氣聖,陛下,在山下如此作為實有輕蔑神靈之意。」一番簡潔論字,句句屬實,得情得理,讓眾人頓時對那股微弱慢慢茁大的母儀,不由得仰望。

  楚伊啞口無言,觀顏容亦是,他從來不知道原來曉青有這番思緒,所有話語無不重重的將他拔出泥沼,他是鳳朝的王,竟然輕易的被憤怒和妒忌牽引理智。

  差點,他便犯下無法彌補的錯誤。

  撩起垂貼在額前的長絲,他看向縮在角落瑟瑟發抖的楚伊,「伊……

  「不要,不要過來……讓我走……」楚伊輕泣的啞喊,硬生生打斷觀顏容的話語,她斷斷續續的吐出殘碎的字句,抽痛的喉間苦澀乾痛,她縮捲身軀不敢移動。

  他,又再次傷害了她。

  再一次的……

  曉青輕抬起柔荑,示意身旁的女婢將楚伊帶出去,她輕睇了一眼那顫抖的嬌軀,瞳孔裡沒有夾帶任何情緒,彷彿楚伊就只是一個跟她擦肩而過的陌生人。

  「陛下,晚膳已經備好,還是用膳吧。」她命女婢遞上溫熱的膳食,溫柔的替觀顏容擺放好碗筷。

  眼神對上男人滄桑,恍惚的俊容,她笑得很柔婉,「陛下,曉青永遠都會在您身旁。」

  永遠,至死不渝,至死不泯。

 

  「楚伊姑娘,妳沒事吧?有沒有受傷?妳……」在外來回走動的小佟子,一臉著急宛如熱鍋上的螞蟻,見到楚伊在他人攙扶下走出帝王的帳棚,立馬奔上前丟出一堆疑問,最後卻在看見楚伊那殘破不堪的衣裳和佈滿淚痕的花容下,驀地止住。

  他都快糾成一條線的柳眉又皺得更加緊實,小佟子攙著楚伊回到簡陋的帳裡,小嘴不停碎唸,彷彿是想用喋喋不休的話語撫平楚伊的驚嚇,「陛下也太過份,竟然這麼對待妳,要不是剛剛有位馬伕告訴我,妳有危險,恐怕,恐怕……」說著,小佟子秀白的臉上擰出幾滴淚水,他胡亂的拭去淚水,轉頭卻看到楚伊狐疑的目光。

  小佟子替楚伊披上一件完好的長袍,對那古怪的眼神感到不安,「楚伊姑娘?」

  楚伊拉了拉衣袍,將自己縮在軟綿的溫暖裡,想要消除那可怕的寒冷,突然聽見小佟子道出陌生的人諱,她懷疑的問道,「小佟子,你說的馬伕是何人?」

  小佟子聞言,偏頭歪想,「我也是無意間遇到,對方頂著低低的斗笠,看不見他的臉孔。」他只知道對方雖然穿的衣裳很低粗,舉手投足的身段卻很優雅,從容,彷彿圍繞著一股清閑的氣息,「是那個馬伕要我去跟皇后傳話。」小佟子回想,流暢背誦著那馬伕的話語,「蕭蕭皇兮,問誰解,殘照伊影,幾昏曉。」

  小佟子不懂那話的意思,不過若是這話能幫助楚伊,他是萬分願意去傳達。

  聽完小佟子的一番話,楚伊沉吟,她細細的思考這幾句話的意思,被冷落淒清的帝王心,問誰知曉,落輝殘紅的伊人,猶在旦夕之間。

  她思緒一轉,或許那詞句裡的伊影又並非是指伊人,昏曉指的會是曉青嘛?

  倘若真是如此,那馬伕又何以知道她的處境,皇帳裡明明只有她和觀顏容兩人,更何況,那馬伕何以確定曉青會出手相助?

  得以掌握帝王的一舉一動,能探出曉青的心緒,再讓小佟子救她出來。

  此人,會是誰?

  莫非,他們朝拜的隊伍之中,有外人隱藏在此?

  那對方的目的又是什麼?

  突然冒出的眾多疑問,讓楚伊忘卻自己方才的恐懼,她認真的思索起來,差點就忘記小佟子還在旁邊。

  小佟子嘟著薄唇,早前流淚的汪汪雙眼,佈滿抱怨的看著楚伊,「楚伊姑娘,妳怎麼不理會小佟子了?」那神情怪奇的好似被拋棄的深宮怨婦。

  楚伊這才回過神來,她露出歉意的淡笑,「我失神了,真抱歉。」

  小佟子理所當然不會計較這點小事,他報以更大的燦爛笑容,「楚伊姑娘,妳先換套衣裳,小佟子這就去幫妳備晚膳。」俊年揚起輕快的腳步走出帳篷。

  小佟子一離開,四周又變回安靜的寂寥氣氛,孤伶,暗冷。

  楚伊緩緩垂下雙眼,長長的眼睫上還沾染著濕霧,方才在小佟子面前,楚伊那張故做堅強的表情,瞬間沉寂下來,她捲縮的身軀輕微顫抖。


  營帳外某處,一位穿著粗衣布料的馬伕,原本悠閒的倚靠在大樹旁,被不遠處皇帳的動靜擾醒,他從容的張開濃睫,透徹如夜空的黑眸微轉,嘴角擒著輕笑。

  一陣清風吹拂,轉眼之間,那名馬伕坐躺的樹下,空空如也,彷彿無人曾經來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流無色 的頭像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