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簡單的五個字,楚伊始終無法擺脫開來,任由它們在腦海裡衝撞,原本平靜的心湖波瀾不已,卻非動心的搖盪,是遺憾的惋嘆。

  楚伊知道自己沒辦法待在觀顏容身旁,每每見著這個男人,鏡花雪染著赤紅的畫面就會清晰浮現,像是中毒般的啃噬著她的思緒,揮散不去。

  她無法原諒這個男人,永遠無法。

  楚伊緩緩的伸出雙手,冰冷指間輕搭在觀顏容的手臂上,然後將那禁錮慢慢分開。

  轉頭,對上那雙足已吞噬萬物的黑眸,俊秀的五官掛著愁悶,讓楚伊覺得有些陌生。

  她可以感受到男子的喪氣,還有那隱隱壓抑的陰銳氣息,兩道視線就這樣對著不放,彷彿萬物都化為寒冰凝固在此刻。

  良久,楚伊才揚起一抹慘淡的笑容,「陛下,您好生休息,奴婢告退。」她退開了,不打算回頭或留下。

  觀顏容微一愣怔,心頭浮亂的滋味湧潮輾轉,楚伊的不在意,讓帝王屈佭的自尊好似被丟在地上,狠狠的踐踏般碎裂成塊,殘痛令他煩躁,冷靜瞬間被怒火沖刷殆淨。

  男子凝聲遏止,「站住。」

  骨子裡的狂傲不允許任何人違背他的旨意,觀顏容一個箭步走上前,偉岸的身軀擋住楚伊的路,眼眸危險的瞇起,嗓子伴隨濃烈的陰沉,說道「朕讓妳走了嗎?」

  楚伊停下腳步,不語。

  見她如此沉默,觀顏容的戾氣漸而被女子身上的驕傲挑起,他邪佞的輕笑一聲,戲謔神情宛如是在取笑楚伊那無謂的抵抗,大掌飛快的扣住楚伊下顎,下一刻兩片熱燙的薄唇附上那冰冷的軟嫩,楚伊霎時倒抽一口冷氣。

  瞠大的杏眼充滿詫異,她沒想到觀顏容會再度輕薄她。

  陰森凜冽的氣息染灑在楚伊臉上,讓她感到一陣燥熱,肆意張狂的吻嘶磨著她潤軟的唇瓣,觀顏容的臂膀宛如是堅固的鋼鐵,在那之下楚伊所有的掙扎就猶如雛鳥般不堪一擊,舌尖霸道的交纏,宣示著她是他的所有。

  「放手……」楚伊使勁的推擠那寬大的身軀,無奈,終是徒勞無功。

  觀顏容感受到她的抗拒,故意收緊長臂,將兩人的距離拉到一絲不剩,他穩健的胸口密密實實抵靠著楚伊的軟綿。

  氣憤,慌亂,惶恐,無數複雜的情感一股腦襲上楚伊的神經末稍,她看不起自己的無力擺脫,怨怪自己的氣力臣服在他之下。

  觀顏容貼著楚伊的朱唇,嘴裡傳出濕熱氣息,鬱抑,連他也發覺不到的賭氣,「不放。」

  話才落下,不等楚伊反應,觀顏容傾身再度霸道的擄獲住楚伊水嫩的唇瓣,強勢的烙印上屬於自己的痕跡。

  楚伊搥打著那宛如高山的堅軀,直到雙手發疼,發痛,才接受自己依舊是被鎖在男人懷裡的事實,她絕望的閉起眼簾,鼻頭傳來一陣酸熱。

  細長纏綿的吻持續著,曖昧喘息的氣息瀰漫在四周,觀顏容無法克制對楚伊強烈的佔有慾,直至他吮吻到微微鹹澀的熱液,澀苦的味道在味蕾擴散,才肯放開楚伊。

  映入眼簾的是一張充滿屈辱,怨對,梨花帶淚的顏面,楚伊緊咬著被肆虐發紅微腫的唇瓣,雪白皓齒深深陷入肉裡。

  被那股強大的男性氣息怔嚇,恐懼和憤怒讓楚伊全身不停顫抖,淚珠一顆顆不斷的落下,滴散在腳下絨毛的毯子上。

  楚伊沒想到,自己對觀顏容的觸碰,會是如此害怕。

  掩著欲衝出口的哭聲,她狠狠將那哽咽的嗚泣吞回喉裡,不願自己的脆弱被看見,卻始終克制不住胸口的起伏和急促的呼吸。

  更令楚伊感到驚詫的是,她竟然會有一絲盼望,期待鏡花雪會像在天水山莊那日般再次出現,腦海可笑的妄想,讓她更是挫敗難受。

  不可能,他早已經不在人世了。

  觀顏容望見楚伊渙散的表情,他一把扯住楚伊的柔荑,將她拽到懷裡,居高臨下的睨看女子,「為什麼?為什麼這麼抗拒我?」

  楚伊動也不動的凝視那張俊顏,女子眼底充滿不安,觀顏容猙獰的怒氣讓他的神情宛如修羅張牙五爪,宛如野獸無情殘暴,楚伊畏懼這樣的他。

  長年來,觀顏容心底深處的壓抑和苦悶,都在這頃刻間爆發,無法停止猶如暴風雪般的狂襲,擾亂著思緒,他發出悲鳴的低吼,「妳還對那個死去的傢伙念念不忘?」

  楚伊心頭輕震,偏偏她又不想承認觀顏容的話語。

  看透女子的心思,觀顏容眼神一沉,被背叛的不悅讓他變得暴躁,手裡的動作也越發粗魯,將他原本要耐心對待楚伊的事情,完全拋消在腦後。

  現在的他眼底只有叫囂不斷的怒火和滿腔的狂燥,狂邪宛如危險的毒獸,窺視著即將成為亡魂的獵物,冰冷的眼神讓楚伊不由的發寒。

  「很好,我現在就讓妳明白,妳是誰的人。」語罷,觀顏容殘暴的將楚伊推倒在椅榻上,不顧她的呼喊,無情掠奪,健軀半壓制住她的身子,俯身吻上那白皙的頸項。

  既然他愛也愛不到,恨又恨不著,他乾脆將楚伊綁在身邊。

  他孤獨,她也必須孤獨。

  他痛苦,她也必須痛苦。

  「我恨你。」看著自己的衣襟被扯開,楚伊卻無能為力。

  男人沒有因此停頓,繼續手上的動作,故意忽略那極盡破碎的嗓調。

  陰戾的眼神緩慢抬起,觀顏容靜靜的看望楚伊一眼,音色宛如冷冽的魄冰,「隨妳。」

  恨,讓她恨。

  就算墮入深獄煉谷,他也要拉她一起陪伴。

  最終,楚伊還是哭了,敵不過害怕恐懼的籠罩,發抖緊繃的發白手指,扯護著自己即將被撕毀的衣裳,飲啜泣淚的咽啞,宛如細蚊絲鳴,「雪仙,救救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流無色 的頭像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