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巍峨壯麗的玉樓金殿,佇立在皇城的一方,精緻華麗的建築俯觀大地,穩展平固宛如那神祠般莊嚴偉岸,沉隱散發著高雅的氣息,闊廣延綿的樓階層層疊疊,彷若是在昭告世人,這裡正是天子腳下的金縷小角。

  此時,寬大的石道上並排著整齊劃一的軍隊,幾十匹馬隊和多名婢僕,等後帝王的尊降,站在石階最頂端的身影冷眼掃視過眾人,緩緩踏步,健泰沉穩的走下來。

  觀顏容披帶著紫金華服,整齊潔淨的將青絲梳在後頭,頂首戴著絲絨蠶線所制的高冠,帝王眉宇間的高傲,壯大霸氣宛如峻山高壁令人仰望,猶有滄海狂浪那肅大遼闊的勇偉。

  黃道吉日,亦道現刻,今日正是帝王遠去安遠寺替蒼生靈物祈祀的祥日,貴尊的男子身後跟著的是一名雍容女子,亦鳳朝高貴金軀的曉皇后,同樣是穿著莊重典雅的服飾,女子櫻唇點綴淡粉,讓她秀氣的臉蛋多出一些嫵媚,神情卻是出奇的淡漠。

  曉青垂低的眼簾,微微瞥向後方粉素衣裳的女子,對上那幾乎不到瞬間的目光,又飛快的收回視線。

  輕咬著皓齒,忌妒使她臉色青慘,她是萬分不能理解,為何觀顏容要楚伊隨他們前去祭天?

  她深知自己抱有的傾慕,是無論如何也比不上帝王對楚伊的感情,那她又該怎麼壓抑自己不斷擴大的可怖慾望?

  想至這,曉青的秀眉皺了皺,最深暗的嗔妒宛如不斷擴大的破洞,矇蔽住她的善良,底下沉澱的腳步不停踏出,吊盪在心頭的不安滾動,疼痛揪擾。

  突然,曉青的嘴角慢慢揚起一道弧形,得逞,驕傲,有些自信和扭曲的笑容。

  現在她才是鳳朝的皇后,她才是帝王的妻子,只有她是真正擁有這個男人。

  對,只有她。

  心裡的歡愉,讓曉青眼角彎成一道漂亮的弧度,表情也不再冷漠,她繼續扮演著自己的身分,一位尊貴的鳳儀之母。

  楚伊當然看得出幾分怪異,心底輕嘆,她何嘗不清楚曉青對自己的疏遠,冷漠,還有那難以察覺卻盤繞不消的敵意。

  她不曉得曉青這突如其來的轉變是何原因,她不懂,只能淡然的接受這種結果,無情的時間將世事扭轉,變得,又何止是她一人。

  高雅專權的帝王在眾人敬跪之禮下坐上鑾輿,楚伊和其他婢僕隨侍在馬車旁,自古女婢太監們身分卑微,遵規他們必須徒步跟在馬車旁,不得施以坐待。

  眾臣昂揚的仰畏聲裡,浩蕩的陣勢緩緩離開鳳朝皇宮,朝往安遠寺出發。

  安遠寺位在宗凋山頂,從宮殿出發需行三日,車鑾和眾人馬不停蹄,不過一天的時日便來到宗凋山山腰下的某片曠地,亮日也被暗夜替換,皇帳高蓋,瑩火撩光。

  楚伊提著一盆清水,頜首挪走,小心翼翼的拖著鐵鍊,安靜踏入那尊華帳幕,闔眼休寢的俊顏出現在眼前,她沒有多看,輕輕的將乾布沾染上水珠。

  冰涼的觸感讓她縮了縮手,擰乾濕布,腳步緩慢的移動到觀顏容身旁五步距離,躊躇該不該前進,不停竄盪的怨念無法壓制,她咬了咬牙。

  現下,自己所憎恨的人就在眼前,她卻懦弱的想轉身逃走,躲開這苦痛的相見。

  就在楚伊低頭猶豫之時,突然一道低沉的嗓音響起,喚回她的思緒,「還杵在那做什麼,朕不是讓妳來發呆失神。」

  觀顏容徐緩撐起側躺的身子,深邃的黑眸上下打量著楚伊,最後望見地上刺眼的鐵條,這個令他放不開手的女子,似乎比半年前消瘦許多,他是否待她太為刻薄?

  楚伊逕自沉默,鐵鍊的聲音響起,她將兩人的距離拉近,接著非常卑恭的蹲下身子,伸手輕柔的替帝王清拭手掌,動作很熟練,尊敬,同時也很疏離。

  該有的哭鬧,不安,怒罵全都沒有出現,男人在楚伊臉上找不到任何一絲異狀。

  觀顏容專注的凝視楚伊,清清楚楚將她的每一顰一舉收納眼底,女子純淨的氣息依舊,眉梢揠著懨淡的愁情,手裡的動作不帶絲毫情感。

  他的面容飛快晃過一道不易察覺的憐惜,僵冷的目光頓時像冰塊被日陽照耀般,化為水波。

  慢慢地,他輕啟薄唇,「夠了。」

  聞言,楚伊必恭必敬的撤回濕布,再對觀顏容施以屈揖之禮,轉身就要離開,她不願在此多待一刻。

  突地,卻被身後那道淒桑的口氣給怔愣住所有動作。

  「別走。」

  別走,懇求般的啞音,摻含著期盼和苦鬱。

  他,擁有天下生殺大權,隨意的一舉便可呼風喚雨,不可一世的觀鳳帝,此時竟然放下身段,捨棄那一身尊貴和傲骨,屈從,對女子求索著什麼。

  楚伊不敢置信的張大雙眼,回頭定定凝視那張宛如負傷鬥獸的面容。

  他退縮了。

  明明可以逼迫,威脅,施以所有殘忍的手段對付楚伊。他沒有。

  經過這長時間的折磨,觀顏容厭膩繼續掌控楚伊,打自回宮她那傷痛的模樣,夜夜呼喊著噩夢的啜泣,空洞無神的目光,無不讓他感到懊悔,疼惜,漸漸的他澈悟了。

  是他親手將兩個人的心弄成傷痕累累,是他將兩人推入痛苦的火坑。

  是他自私的強求那不屬於他的情感。

  「別走。」他再次喚道,墨亮的黑眸漸漸變得迷惘,飄忽到那曾經是完好的回憶。

  回頭望看,故往卻早已碎成屑塊,被那名為怨痛的風嘯狂掃而淨。

  楚伊屏著氣息,頓時不知道該說什麼,心頭的震動卻無比強大,就如那平靜的湖面被一顆投石撩起道道波瀾。

  觀顏容踩著堅穩的步伐,來到楚伊身後,突如其來壟罩的男性氣息,讓楚伊的身體微僵,接著,一雙修長而有力的雙臂,從後鎖住女子瘦小的身軀,帶著嘶啞,痛苦,乾澀的嗓音,傳入楚伊耳裡,「留在我身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流無色 的頭像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