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有他在後面援助,鳳朝的軍兵,不會退。」鏡花雪這時才收起手裡的書卷,笑吟吟的看著柳之月。

  「雪哥哥你這個時候還笑得出來?」柳之月的眉頭皺得都可以夾住一隻蒼蠅,他對鏡花雪的淡定,已是到佩服至極的地步。

  鏡花雪看他懊惱的模樣,露出淺淺的微笑,「著急有用嗎?著急就能解決事情,嗯?」

  柳之月被連串的問話堵住嘴,不同於鏡花雪,他的面色還是很擔憂,「這下那個囚犯……」他口中指的囚犯,便是前幾夜被捉住的巧玉。

  鏡花雪又笑了笑,「沒用了。」提及巧玉,他另外又想起一個女子。

  下一刻,鏡花雪陷入了深長的沉默,持著書卷的手停在半空中,楚伊當時哭泣的表情浮現在他的腦海裡,揮之不去,她的眼神明明充滿不忍和恐懼,偏偏又逼著自己拾起刀子。

  那雙清澈如水的眼眸,那明亮如耀陽的氣質,是那麼潔淨純真。

  鏡花雪知道楚伊不是一個狠心的刺客,她不僅聰慧,還擁有一顆善良的心。

  倘若她是無情的人,絕不會對刺殺他一事躊躇不前,最後流著淚,頻頻哽咽的說抱歉,也正因為如此,他對楚伊大膽的舉動才會感到震訝。

  突然胸口泛起一股微妙的情緒,他莞爾失笑,那奇異的感覺,彷彿是有什麼東西穿過那座,他自縛的堅厚高牆,觸碰心底深處的柔軟,悄然住入進去。

  弱小,亦暖亦熱的微弱情思,鏡花雪卻無法理解,他,無法感受什麼是情感。

  玄朝的帝皇家族裡,鏡花雪並非嫡子,打從還在娘胎裡頭,就已成為眾后妃的眼中釘,他只是一個又來搶王位的障礙,必須剔除的人物。

  生在不被寵愛的王帝之家,他被欺負,毒打,忽視,從來沒有任何一人願意伸出援手,幫助他,或是給他一點安慰。

  起初他常常哭著跟娘親抱怨,結果卻遭來一頓更毫不留情的斥罵,拳打腳踢,甚至被鎖在地窖裡,三天三夜不給膳食,唯有牆角細縫的露水,勉強維持著他的生命。

  黑暗,痛苦,哭喊,無止盡的絕望,壟罩著他的孩童時期。

  直到最後,他學會了隱藏感情。

  見到開心的事,他笑,不開心的事,他笑,甚至連娘親心情憂鬱打罵他時,他也只是朝著對方微笑,笑才可以讓他脫離深淵。

  鏡花雪習慣控制和掌握自己的情緒,他不會顯露憤怒,痛苦,亦不會難過。

  楚伊的出現,卻些許動搖他堅固如山岩的偽裝,那片高壁不知何時出現裂縫,無法撫平又不斷擴大的裂痕。

  奇怪的情緒,讓平時一派冷靜理智的鏡花雪,有些措手不及。

  握著手裡的書卷,鏡花雪微微的收攏長指,他理性的壓抑住這股心頭的怪流。

  見少年沉默不語,柳之月偏頭喚回他的注意,「雪哥哥,現在該怎麼做?」

  鏡花雪眨了眨眼,收起渙散的目光,才緩緩開口道,「隨你處置。」

  巧玉的存在,因為花熒熒的出現,變得可有可無,鳳朝有了這樣一個神祕的靠山,恐怕是不會這麼容易就收手。

  鏡花雪不急不緩的走出宮殿,陽光映照在他素白的長袍上,折射出淡彩光芒,而他此時臉上的笑容,卻是燦爛的令人發毛。

  一日後,玄朝皇宮傳出消息,他們的鏡玄帝又消失了,這次沒人知道他去哪。

 

  楚伊睡了整整兩天,醒來後連她自己都感到吃驚不已,自從她被花熒熒劫走,繼而知曉他是玄朝的王爺,皇帝的叔父,她還從他口裡知道,他跟觀顏容的圖謀。

  她震顫,玄胤王爺的權利不比其他官階低,光看花熒熒這個天水莊的華貴,就猜得出他在這地下王土握有極大的勢力,謀反必定也有十足的把握。

  情勢變了,玄朝正一步步落入他人的手裡。

  蘭月端著熱騰騰的早膳,姍姍走入房裡,「姑娘,請用膳。」顫抖不停的手,讓盤子敲響出微弱的聲音。

  那日被花熒熒打出來的傷口,還未消退,蘭月斑駁的身軀因為疼痛而瑟縮顫動。

  楚伊好心的替她接過盤子,擱在桌上,隨後微微揚起眉角,故意凝聲道,「這些我都可以自己來,妳應該去休息。」

  蘭月搖搖頭,她將裝滿米飯的陶釉磁碗遞給楚伊,微笑道,「花主子的命令,蘭月不敢違抗。」

  「妳都傷成這樣,他還不讓妳休息?」楚伊露出不可置信的眼神,她雖然不是什麼大善人,但是花熒熒難道真的沒有良心,對如此柔弱的女孩連一絲憐憫都沒有。

  楚伊氣憤的放下碗筷,起身就要去找花熒熒理論。

  蘭月見狀,不顧身上的傷口,咚的一聲跪在地上,蒼白的小臉哭泣起來,「不要,倘若這麼做花主子會殺了我的家人,姑娘求求妳,看在蘭月有個不到三歲的弟弟,還有竹橙妹妹的份上,不要惹主子生氣。」

  楚伊微微顰眉,轉身扶起跪坐在地上的蘭月,少女懼怕的神情,宛如看見毒蛇猛獸,讓她感到心疼,輕嘆,「好,我不說。」她用長袖替蘭月輕輕拭去臉上的淚珠。

  多次詢問過蘭月,楚伊才知道原來這天水莊的女婢和男侍,有多半是被父母賣掉的孤兒,或是被擄的人,花熒熒生性殘暴,他們做錯事便會重懲,以家人的性命要脅他們乖乖聽話。

  蘭月有一妹一弟在花熒熒手上,她說什麼也不敢違背他的話,就算在不願意也必須照做。

  楚伊聽得全身發寒,花熒熒這不是在逼良為娼嗎?

  如此殘忍的人物,怎麼可以讓他成為玄朝的帝王,到時候豈止是民不聊生,生靈塗炭,他,是個暴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流無色 的頭像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