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馬車晃晃盪盪的穿過一片樹林,繞著山裡蜿蜒曲折的石路緩緩而行,楚伊掀起車簾探頭,樹影月照交叉掠過,馬車彎了幾個道,來來回回如踏入迷宮一般的前進著,最後停在一個隱密的山洞口。

  花熒熒先躍下車廂,他沒有走遠,回頭看著車廂裡的人,等待楚伊動作。

  楚伊被他看的尷尬至極,匆匆起身也下了馬車。

  接著,花熒熒朝一旁舉玉扇輕揮幾下,馬車夫對他微微一揖,駕馬離去,只留下兩人站在原地。

  「來,過來。」男人彎彎的鳳眼,眼眸睨眴,面罩下的臉孔菱角分明,邪陰般的銀絲揚飛在風中,他就宛如是洞裡出來的妖魅,幻惑住迷失的靈魂。

  眼前的人身手奇特,面容不凡,散發的氣息邪佞魅情,十足是個神祕的人物,楚伊皺眉,她還不知道此人的來歷,怎麼可能會跟著他走。

  看見楚伊沒有移動,花熒熒又道,「不來?」他的眼神突然消去所有溫淡,瞬間變得危險,下一刻,他飛快的抽出玉扇。

  楚伊的呼吸凝滯,一抹透心的冰寒貼在她頸上,抬起目光,她對上花熒熒冷陰森竦的眼神。

  無情的嗓音悠悠傳來,「走還是不走?」

  走還是不走。

  這不是白問,難道她還有選擇嗎?

  楚伊無奈的嘆息一聲,點頭做為表示。

  見狀,花熒熒揚起微笑,緩步領著楚伊走進深不見底的石洞,漆黑的洞裡迴盪幽弦的水珠滴落聲,清響的擊打在水漥面,撩起一波又一波的漣漪。

  石洞的前方有幾盞青藍妖晃的火光,走近才發現原來是兩個穿著紫綢衣衫的女子。

  兩位女子望見來人是花熒熒和楚伊,她們微微抬手奉揖,「花主子,蘭月和竹橙已恭候多時。」

  燭光下,兩名女子有著一模一樣的臉孔,嬌羞如遮雲之月,眼底水波柔情,若不是其中一人的長髮束起垂在左肩上,另一人長髮則是束在兩側,楚伊還會誤認為自己在看鏡面,分不清真假。

  花熒熒沒有說什麼,長臂一撈,將長髮掛在左肩的女子摟進懷裡,他把頭埋進女子的頸肩,貪戀著那只屬於少女的香氣。

  楚伊看見這樣的情形,才剛撫平驚嚇的臉蛋,又一下子刷白。

  這,這個人難道不害臊?

  那黑絲掛垂兩側的女子,沒有任何吃驚,好似一切都是很正常般,好聲提醒,「花主子,竹橙幫您備好暖水,請先淨身沐浴。」

  輕捏了下蘭月的纖腰,聽見少女嬌嗔的喊聲,花熒熒狂笑起來,「也好,蘭月,妳去好好服侍這個貴客。」

  隨後,楚伊又見到有七、八名長相秀美的少女出現,她們清一色的穿戴紫色衣衫,必恭必敬的迎走花熒熒。

  楚伊對眼前的狀況,除了一頭霧水,愣神,還有許多狐疑,這個身邊圍繞如此云霞傾城,不識羞恥又個性詭譎多變的男人,到底是何許人也。

  「楚姑娘,請隨蘭月。」蘭月輕搖起裙尾。

  跟著那抹紫影,兩人走進別有洞天的另一個世界,穿過山洞,映入眼簾的是悠闢山谷,四周環繞高聳峭壁,唯有頂端開天的洞口照下月光,幾座雅致的建築蓋在谷中,楚伊驀地彷彿來到世外桃源。

  在這種深山裡,有一個擁坐豔花軟玉的花熒熒和眾多少女,早已令人吃驚,隱藏在深谷後的美景,更讓楚伊訝異。

  見到楚伊驚詫的神情,蘭月笑了笑,「這是天水莊,花主人天生愛好美物,收藏美物,山莊裡的每人每物,無論是女婢,男侍,亦或是收藏,都是獨一獨二的絕世佳品。」

  的確如蘭月所說,這裡的每一景每一物,都是外頭不可媲比的獨緻,可是楚伊總感到在這樣的美輪美奐裡,隱藏著壓抑,不易察覺的悲鳴。

  既然有許多不明白的地方,楚伊乾脆向身旁的蘭月討答案,她好奇的問道,「蘭月妳家主子,是什麼人?」

  「是天水莊的莊主。」非常籠統的回答。

  天水莊,此地看都知道,並不是普通人可以隨意闖入的地方,那這個跟她素未謀面的莊主,大費周章的將自己帶出宮,所求什麼?

  楚伊又問,「那他為什麼要帶我來這?」

  蘭月原本全無表情的面容,微微的皺了眉,她垂首,「恕蘭月無理,這蘭月也無法告知。」

  抓住少女神情的變化,楚伊知道蘭月不是故意隱瞞,而是真的不能說,最後也欣然的放棄詢問。

  蘭月領著楚伊來到高有三層的閣殿,高掛的木牌上寫著三個大字「眜雪閣」,房廂寬敞雅致,裡頭還擺設著許多書籍閱典,從窗戶望下去可以俯視整個天水莊,可以說是絕佳的賞景地方。

  縱使花熒熒替她準備的十分周道,楚伊卻沒有心思欣賞。

  她的腦海,還是不斷浮現出那個,脫俗,靜溫,宛如明鏡般清澈,似潭水般悠遠的少年。

  他看著自己被劫走,下一步會做什麼?

  會來尋找自己嗎?

  下意識的望向窗外,幾隻蝴蝶翩翩飛舞,巧靈的繞過樹藤,輕慢收翅停在花瓣上,寧靜的只聽見楚伊的輕嘆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流無色 的頭像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