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一眼,回眸五千

* 有事詳見左邊欄框,求勾搭歡迎留言。

* 此人有過勞導致神智不清之現象,每天神秘出現,不定時發文,如有延宕請各位客倌見諒體諒。(鞠躬)



  末章 徒喚奈何終歸去(終)

 

 

  帝王御兵帖落,魂催九重煙闕。

  血染青瓦紅牆,留情碧黃泉落。

 

  芳恭女帝登基三年,盛世漸衰,渺滅人性,棄亂朝政,敗壞綱紀;恣意屠殺臣子,倖佞妖孽為榻,罪遭天嘆人怨。

  芳朝從一代皇朝,成遭人唾蔑的亂朝。

  北疆御軍與宮中朝官勾結,暗謀為握,招集九百萬餘赤軍,大雪飄然的清晨,舉兵造反,萬軍千騎攻剿皇城,一路順勢無人阻攔。

 

  恭瓊很清楚。

  全朝上下文武百官都希望她死,甚至恨不得將她千刀萬剮。

  當把把嶄白銀刃,劃破她喜愛的丹桃垂簾,翻倒她獨鍾的青瓷玉陶,最後狠肅架在她周身時,沒有任何一名宮中衛尉,願意挺身而出替她拔劍。

 

  啊,她是個失敗的帝王。

 

  當他們對她拳打腳踢,在她身上吐下污穢唾沫,拉扯她的髮絲,抓傷她的肌膚。

  屈辱,憎恨,害怕,恐懼,倉皇,她全然沒有感覺,惟有麻木攀附在心。

  她猖狂的放聲大笑。

  更是招來諸加的狠戾傷害,她是故意的。

 

  此劫難逃,她答應桃此不哭,所以她不能哭。

 

  但是,當有人將她的衣襟撕開時,她再也無法壓抑恐懼,驟然感到酸楚噁心湧上喉間。

  她試圖掙扎。

  不管她多努力,卻還是徒勞無功,奈,她抵不過那些可恨男人的力氣,只能被一雙又一雙大掌壓制在地上,冷眼看著自己的衣裳被甩在遠處。

  耳畔盡是令她做噁的笑聲,糜佞的淫穢之聲,屈辱拍打驚濤駭浪,絕望森冷。

  她趴在冰冷的地板,皓齒陷入唇瓣,死咬朱唇不讓尖叫聲溢出,任憑他們在自己身上肆虐,撕裂痛楚讓她幾乎快要昏厥。

 

  她好想死。

  可是她答應過桃此,她不可以死。

 

  突然,她似乎再也聽不見那些人的笑聲,週遭寧靜如死城,她以為自己死了,直到一雙溫暖的手將她擁起,緊緊的納入懷中,她才回神,她還沒死。

  她眼前一片氤氳,朦朧得幾乎無法看清桃此的神情,他摟著她的身子很僵硬。

  桃此在顫抖。

  她抬手抹去自己臉上的淚水,視線越來越清晰,直到她可以完全看到桃此的面容。

  桃此,他哭了。

  鮮紅的淚水,宛如她此刻破碎的心,蜿蜒自他絕美的臉頰涓流而下,一滴滴落在她佈滿青紫,傷痕斑駁的赤裸身軀之上。

  她笑了笑,「桃此,不哭。」

  桃此從來不哭。

  這是她第一次看到他哭,血玉般眩目的淚水。

 

  她坐在窗欞邊,靜靜看著沾滿血漬的白雪,是那麼刺眼,是那麼奪魂。

 

  桃此殺了整個皇城的人,遍地都是屍體。

  當她追出宮殿去找桃此時,他宛如休羅之獄爬出來的鬼魅,沐浴丹艷腥戾,徒自佇立血泊當中,仰天凝望。

  他的神情好哀傷,好絕望,好破碎。

  桃此在為她難過。

  她緩緩走上桃此身旁,腥甜氣味,掩蓋住桃此清淡的香氣,徒留死亡氣息,她竟然一點也不討厭。

  他跟她一樣,都不再純白了。

  他跟她一樣,都已污穢骯髒。

 

  桃此病了。

  終日躺在床榻上,那是天敕的懲罰。

  桃此是仙,犯下殺孽,玷染腥血骯髒的氣息,變得虛弱不堪,終有一日會魂飛魄散。

  她撇開窗外赤白交加的景致,冰涼的指間處碰上桃此的臉蛋,眉宇,鼻尖,薄唇,像是捨不得放開,她彎下身擁住久眠不醒的桃此。

  桃此的尾巴漸漸在消失,剩下最後一尾,若隱若現。

  淚水婆娑而落,染濕桃此胸前一片衣襟,化為一灘湖水。

  她哭著,聲嘶力竭。

  無人皇宮,迴盪她悽楚的哭聲,劃破了寧靜的天際。

 

  她曾想過和桃此離開此地,遙遙的,遠遠的。

  現下,不用了。

  這個偌大的皇城裡面,只有他和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流無色 的頭像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