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月華不知停歇

 

 

  芳朝亂世,災殃不斷,病荒遍地。

  桃狐妖佞惑媚,夜夢廝于芙蓉帳,芳恭帝日不早朝。

 

  桃此曾對她說道,妖狐的每一條尾巴,都是妖的一條性命。

  要是他死了,尾巴便會隨性命消逝而消失。

  桃此是妖,亦是仙。

  他乃是仙籍狐妖,修煉千年華歲,取盡天地甘霖,擁有九條雪白優美的狐尾。

  往塵過去,她總是嚷嚷著,要桃此現出狐尾給她瞧瞧。

  桃此,輕笑搖首。

  桃此不喜有人提及妖仙之論,他的笑顏從不顯怒,但凡輕蔑桃此妖孽幻化的人等,往往都於隔日失去生息,無聲無息的宛如不曾立足於人世,再沒人見過。

  唯有她一人,成天將桃此妖身轉化掛在嘴邊,仍然可以安然無恙。

  桃此,待她是極好的。

  寒冬露氣,某夜,她堅持想瞧看桃此的狐尾,說什麼都不退讓。

  桃此,只是淡笑推拖。

  嘴邊慵懶說道,那模樣會嚇著她。

  桃此不懂。

  她既心繫於他,又怎會在意他成妖的模樣。

  就算他原貌是醜陋不堪的狐妖,張牙五爪的狐精,她都不怕。

  九尾,九命。

  她只想看看他的九條狐尾是否安在,少去一條,她皆會痛心不已。

  最後,桃此奈不住恭瓊的纏討,便依了她意。

  白煙嬝嬝,狐尾展如雀鳥彩尾,銀如月暉,亦宛若桃此一頭華白澤亮的髮絲,她萬般喜愛那九條活生生的長尾,潤澤玉白,毛軟蓬鬆,抱在懷裡暖呼呼的,好比宮中煨暖的薰香冬爐。

  她緊緊摟著,捨不得放開,「桃此,它們真美。」

  側偎在桃此胸前,一邊把玩他鬆軟的狐尾,她輕嘆,此生何得何能,豈可擁有桃此於她身旁,相伴相隨。

  他是妖,本不應該介入凡道俗世。

  她是人,本是應該遭刑斬首祭天。

  恭瓊低下螓首,水眸驟然閃過一道悽楚苦澀,初次,她深刻感到兩人之間的遙遠。

  妖,永世之生。

  人,百世輪迴。

  就算心有千繾萬綣,卻永無長相廝守之日。

  她終有一日會失去桃此。

  白頭偕老,多麼可笑的希冀,渺茫宛如蒼岩與枯杏,戀得天地動容,海枯石爛,可,杏會枯黃腐朽,化為塵土繁沙,而,蒼岩依舊剛勁,鼎立於世間。

  註定無法廝守,註定無法成全。

  此刻,桃此睡得沉,沒看見恭瓊臉上,輕掠過的那一抹悲傷,瞬閃而逝,虛弱的悵然,很快便被她臉上浮現的甜笑,消弭殆盡。

  探手輕推,她搖醒桃此,擾亂狐妖的幽幽仙夢,水眸對上桃此一雙猶帶惺忪的桃花眼,四目勾纏凝望,難分難捨。

  她勾唇笑了笑。

  桃此果如她所想,展臂擁她入懷,絕美的容顏埋進香肩,汲取她芳甜的氣息,鼻尖親暱地在她頸項觸碰廝磨,薄唇吐氣如蘭,溼熱氣息彷若羽毛般輕搔,點點落於她凝脂的肌膚上。

  恭瓊咯咯輕笑,後而挪開空隙,逃出桃此俊顏的佞惑,白皙纖臂上至下欺壓,她雙手撐在桃此身子的兩旁,額抵額,眼對眼,好讓桃此當下眼中只有自己。

  她的神情認真難得,語氣悠悠而道,「桃此,倘若一日我已不再芳輕年華,反倒皺紋斑駁滿面,蒼老醜陋,你一定要棄我而去。」

  她不想讓桃此看見風中殘燭,枯黃老去的自己,她在他眼裏必須是最嬌美的模樣。

  否則,她怕自個會羞愧得無地自容。

  閨秀女眷,誰人願讓心上之人,睜睜看見自己的容貌漸衰。

  秋菊落英,蓮蓉沐靜,蔫之。

  曇花夜瓊,桃梅芳媚,蔫之。

  盛開百豔,有時盡期。

  終蔫之。

  聞言,桃此柔媚神情半僵,隨即姱修身子一翻,兩人姿態頓時轉換,桃此牢穩將恭瓊壓制在身下,緊梏如枷鎖,使她無法輕易掙開。

  此舉方休,恭瓊怔愣半刻,恍若對桃此現下冰冷的面容有感微訝,半晌後,她眼底的失神微微繾綣,縈繞為情深款款,杏眸盈滿柔和,霎時成了一片秋水。

  她哀聲懇求,「允諾我,桃此。」

  桃此半瞇起瑰麗眼眸,隱隱透露危險陰鷙的氣息,他在生氣。

  桃此,第一次對她生氣。

  以往她無時無刻要他誓言,不離不棄,然則墮入深淵煉獄,歷經七世輪迴,分離苦楚。

  他發毒誓,她就發得比他更陰毒。

  可如今,竟是她口口聲聲哀求,多年後,要他誓言將背棄她而離去。

  她怎麼狠得下心,說出這般話語。

  不容她再多言,桃此俯身而下,刻意欺壓身下纖瘦的人兒,桃粉薄唇以吻封緘,抿去恭瓊檀口溢出的細軟嚶嚀。

  桃此不想聽。

  三世,千年輪迴,二次生死分離。

  此世,他絕不會放手了。

  芙蓉垂簾,伴花飄落,朦朧春宵,夜度暖月。

  夜正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流無色 的頭像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