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一眼,回眸五千

* 有事詳見左邊欄框,求勾搭歡迎留言。

* 此人有過勞導致神智不清之現象,每天神秘出現,不定時發文,如有延宕請各位客倌見諒體諒。(鞠躬)



  第二章 木兮兆嫣止為匕

 

 

  曾幾何時,她已習慣妖的存在。


  舉手投足之間,揮散桃花淡淡的香氣,一雙黑透無白的含笑眼眸,那般惑人心脾,顰眉顧盼的姿態,那般百媚生豔,他總是對她莞爾淺笑,那般柔情似水。

  桃此,從不動怒。

  不論她多麼無理取鬧,恣意妄為,更於一盞茶水,屠盡朝堂上三千餘官宦,誅滅其九族,諭旨敕等,人彘極刑。

  挖其眼鼻,斷其手足,銅烷其耳,灌飲喑毒,割去其舌,使之失聽失啞,置於甕罐中。

  繼將幾千彘罐,擺在皇城外的廣闊平地,不予食水,任寒風霜凍而痛苦死去。

  桃此再清楚不過,三千條人命將死,何罪其有。

  都只因為她一時興致不悅,隨意冠上莫須有之罪橫。

  儘管如此。

  桃此,從容淡笑。

  他笑看著她玩弄江山萬里,戲謔蒼生黎民,極盡歷代恆古暴君所做的殘暴惡行,他們做過的,她都做了,他們沒做過的,她也做了,甚至還要更毒更狠。

  她笑,生靈塗炭。

  她喜,濫殺無辜。

  她悅,悽楚哀號。

  她是個惡名遠聞一世的暴君,遭百姓唾棄的女尊鳳帝,文武百官任誰莫不想推翻她的暴政殘酷。

  可惜蒼天卻無眼,他們死了,她依舊活著,嘻笑周身隱射而來的怨恨與憤怒。

  天地之大,江山若廣,惟有桃此一人,願意對她笑。

  曾幾何時,她已不能失去桃此的笑容。

  或許是在瀰漫寒雪的第一眼相望,或許是在更遙遠之前。

  他們,它們,早已注定彼此。

  

  桃此,是妖。

  一隻名符其實的桃狐妖。

  

  桃此從雲重山披雪而來,手執孤峭桃枝,足踏彩塵,行走間落下飄飄桃瓣,一頭華白銀絲揚風而起,宛如畫中媚仙般絕塵浮華。

  狷狂的桃丹裘袍翩然綻放,猶若彩蝶展翼,薄軟飄揚,巧顏笑,桃眸柔,一眼顧盼,千嬌百媚。

  絕美,他美得讓眾人忘記身在何處。

  那日。

  正是她被父皇處死的日子。

  曦晨卯時,芳帝敕令璽印蓋下,明詔墨字,芳朝正御恭瓊公主,忤逆芳帝諭令,不知悔改,落其公主正御尊銜,貶為庶民,下押囹圄,十日後於午時斬首天門。

  恭瓊站在朝堂外,聽著父皇身旁的宦官字珠傾吐,心思已燃成灰燼,飛散。

  她退去一身冗繁華貴的朝服,柳腰薄肩,身子頓時顯得單瘦嬌小,摘去頭上重如千斤之頂的步搖金釵,墨黑青絲披散及腰,脫去腳下軟溫的繡花綾履,白皙裸足踩在冰冷地面。

  她輕輕顫抖。

  恭瓊芳華未過雙十之年,活過十八載富饒歲月,揮霍成性,金銀銅碇視玩物,佳餚玉露做茶水,不知何為民間疾苦,不知何為飢餓受凍。

  這一刻,恭瓊初次體會到寒冷。

  原來足不裹布的感覺,竟然是這麼的寒涼凍透。

  她就這樣被父皇貶入幽暗囹圉,受盡折磨與酷刑,在漆黑的地牢中,沒有暖熱燭光,沒有錦衣玉袍,沒有山珍海味。

  惟有冬寒地凍,粗糙麻草為床為被,酸臭剩餿為糧,鼠蟲相伴為寢。

  她恨透了那樣的日子。

  但是恭瓊很快便意會到,她能貪活的日子也並不久了。

  十日之後,她早已從尊高優雅的芳朝公主,成為一個惡臭四散的罪囚,牢門蹣跚而敞開,帶著厚重鐐銬,伴隨鐵與地摩擦出的刺耳聲響,她緩緩走出這個,她此生最痛恨的地方。

  外頭細細下著雪的天際,是如此高潔白淨,幾道若影若現的曙光穿透重雲,揮灑一片黃明光耀於大地,柔和徐光半塵不染,皎亮清透。

  一顆水珠滴落,墜在恭瓊髒亂不堪的臉龐,她以為是雨,抬頭望上蒼天之頂,細雪飄邈,怎會有雨?

  一滴,兩滴,三滴……不停涓流。

  不是雨。

  恭瓊用極慢的速度低下螓首,透明水珠跟著垂落到地面,一滴接著一滴。

  是淚。

  她畢生第一次落淚,皆因為景致美得刺眼。

  一身可笑的素白囚衫,恭瓊跪在偌大廣場中央,四周圍繞文武百官的矮席,同與她正對的前方十丈之處,丹階莫約百段,沿著石階上看去,龍敦金椅端坐一名氣宇軒昂的男子。

  男子目光正瞬也不瞬地看向恭瓊,他眼神裡滲著恨不得將她撕裂成屑的陰鬱,銳利如荊棘,濃烈到足以瀰漫入空氣。

  她笑了。

  她景仰的父皇,難道她的死去,真可以替芳朝帶來風調雨順,萬世太平?

  恭瓊忽然憶起那夜,她無意間聽見,父皇與望兮在寢宮的宵楹相談。

  望兮雖為女眷,卻是芳帝極其信任的朝國天師,可只有她知道,芳帝與望兮不止於君臣,帳暖春宵幾度嬌,皆仍猶悉耳。

  然而,某日望兮發現此祕被恭瓊知曉,她生怕恭瓊會將此事散謠,為求全,望兮就在當夜讒言於芳帝,其曰蒼天有示,芳朝必衰,皆因恭瓊身帶煞命,剋朝滅世。

  若想解此災,恭瓊就必須以死祭天。

  芳帝深信望兮所言不假,便敕了恭瓊一死,沒有半點猶豫,看似是因她犯了滔天過錯,實切是因為芳帝惟恐江山被剋。

  惟獨恭瓊明白,一切都是望兮攀龍附鳳的陰謀詭計。

  她不過是個無辜的犧牲。

  吉時方至,劊官白刃高舉,正當那嶄白銀刀要落下時,驀地,刀刃應聲斷裂。

  桃此,姍姍而來。

  桃花孤枝挺立插在地裡,轉之間的笑顏,那是她與他第一次見面。

  他像是一捲溫柔暖流,冬雪漫漫之際,他用溫柔笑容驅趕走她周身的冷意。

  剎那之間,天地彷若只剩下他們兩人。

  桃此居高臨下地俯視她,頎長身子輕偏,寬大衣袂一展,毫不忌諱的指往芳帝身處,絲豪對一朝之君無有尊敬畏怕之意。

  桃此笑問,「妳想要嗎?」

  恭瓊必須仰著頭,才可以看清楚桃此靈媚的容顏,她順著桃此所指的方向看去。

  桃此意為,帝王之位。

  恭瓊側過頭,目光冷冷掃視周圍,一一看過每個人的神情,驚恐,倉皇,無措,還有芳朝帝王至始不曾變過的憎恨與怨懟。

  她笑了笑,「想。」

  起初,她只是隨便應答。

  豈料,桃此淡笑,隨即朝她一個深揖頜首,允諾道,「桃此拜見,吾王。」


  只要她一句話,他許她江山天下。

  只要她一句話,他聘她盛世浮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流無色 的頭像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