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一眼,回眸五千

* 有事詳見左邊欄框,求勾搭歡迎留言。

* 此人有過勞導致神智不清之現象,每天神秘出現,不定時發文,如有延宕請各位客倌見諒體諒。(鞠躬)

 

 

  第七章 一生一世一雙人

 

 

  睜開眼,物事人非。

  宮殿一如既往空盪無人,厚重的灰塵堆積在每樣物品之上,搔癢悶熱的空氣環繞每個角落,綿密蜘蛛網掛滿牆柱交會處,死氣沉沉,毫無生機,徒留荒廢永無邊際漫延,古老雕梁畫棟充斥被流年遺忘的氣味,已經很久沒有人來過了。

  她差點認不出自己所在,一塵不染的宮殿汙穢狼藉,到處所見都是髒亂景物,她環視不再熟悉的整座宮殿,卻發現唯有一個地方突兀地乾淨,像是被人精心擦拭過。

  緩緩朝床榻邊削開的小木角走去,定睛看了看,一排刻有小字的紋路吸引她的注意,她又靠近了些,指腹輕輕觸摸刻字,刀鋒凌厲雕刻之下,字跡依然雋秀靜宜,短短幾個字,似詩非詩,卻讓她忍不住紅了眼眶。

  寧負一生一世一雙人,不叫相思成斷魂。

  是誰人刻下的這兩行痕跡,是誰人留下的承諾輕負。

  心尖被什麼力量揪了揪,微微發疼著,正當她沉浸在刻跡上的時候,兩道黑影出現在宮殿門扉外,她抬起頭,望著緊關的門扉後面,兩道一高一矮,頎長筆挺與彎腰微諾的身影,雙雙停在了門邊,傳來窸窸窣窣的談話聲。

  頎長身影一手覆至背後,寬袖翻飛,清朗嗓音問著,「皇叔可到了?」

  另一邊,較低矮的身影急忙附和道,「回太子爺,快了,就快了。」尖細聲音讓她想起了橋童,自從那日大火之後,雖見到了樓錦,然而他身旁已不見橋童。

  點了點頭,沉默一會兒後,那道頎長身影低下頭,一手托住下頷,低低呢喃且似不解,道,「好個古怪性情,三皇叔計謀深遠,殺兄弒妹未曾一下眨眼,三王爺竟因這冷宮,棄半壁江山,視權貴若土,只要一隅殘破宮殿。」再次甩了寬袖,衣帛獵獵飛揚,有如他想不透,沒有解答的疑問。

  矮小的身影好似有些憂傷,輕嘆,「太子莫說下去了,王爺……三王爺此生無依,未娶妻妾,橋公公逝後,宮裡留給王爺也只剩下遇梅宮。」孰不聞,外頭那些沒長心尖的粗鄙之人還猖狂道,三王爺堂堂一個尊王,一生無婦,必有隱疾,真是好窩囊,那人又嘆了嘆。

  一排腳步聲打斷了兩人的談話,半晌,清朗嗓音悠悠揚起,「侄兒見過三皇叔。」

  「嗯……」是一把蒼老乾澀的聲音,如風刮枯枝瑟瑟刺耳,若油盡燈枯的殘弱,「開門。」

  她怔了怔,忘記自己還站在床榻邊,眼見門被人推了開,四名身著曳地長掛,藍襟披身的男子,肩上扛著一頂木製華轎,步伐穩重,走進荒廢了許多年的宮殿。

  華轎之上,一人側臥錦繡軟枕,雪玉雕刻一般的絕美容顏為垂,陰影下染了一層倦累,經塵世風霜洗滌,青絲已成蒼白鬢髮,長髮披散於身後,幾縷細細髮絲躺在男子俊美無濤的側臉。

  他睡得安詳。

  直到抬轎的男子們矮身放落華轎,顛動搖醒了假寐的雅逸男子,他些許疲憊地睜開雙眼,環顧四周,劍眉之下,深邃眸子驀地止在床榻處,一名神色慌張的少女身上。

  凝望著,男子再次張唇,擺手動作顯出幾分吃力,道,「出去吧,本王想獨處一會兒。」

  身後,跟著男子一同進宮,一襲暗彩紅袍的少年走向男子,乾淨手掌握住華轎,順勢攙扶起男子,此時幾個宮人已經收拾乾淨床榻和整座寢宮,煥然一新的宮殿,景物依舊,彷彿又回到多年前的那依日。

  少年恭敬地扶著男子躺到床上,替他掩好錦被,才直起身,卻看見床上秀雅男子的神情,比以往更添幾分精神,目光至始至終,凝望身邊無人的地方,眼神裡流轉奇異光芒,那是少年認識男子至今,不曾見過的喜悅。

  不能視物的雙眼,如同看見了光明色彩,頓時清澈如月,極富生氣,男子生得一對很是漂亮的眸子,光澤溫潤,色若純墨,宛如兩珠絕世墨玉銜進雪玉之中,黑白兩極如陰陽八卦,廣納天地生息,只可惜,他天生目盲。

  男子似乎已經忘記周遭人的存在,少年輕聲喚了喚,「三皇叔,侄兒……

  話未說全,男子乏了似的淡淡一笑,「去吧。」

  宮人點起一盞青燈,隨後跟著少年退到宮外,順手帶上朱紅門扉,門扉咿呀聲中合起,宮內頓時暗了許多,鏤花宮門一掩,再次隔絕裡外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

  留下男子一人,於這個長年無人造訪的冷僻宮殿。

  「你……看得見了?」勉強擠出一句話,打斷了宮殿裡的冷清安靜。

  遇梅好不容易才找回自己的聲音,她瞧了瞧緊合的門扉,看了看男子,整個人還在震驚中,腦海一片空白,找不到半點思緒,少年的話語猶如在耳,她突然覺得自己好自私,這些年來他過得一點都不好,而她像個無知的孩兒,一逕沉睡著,卻不聞他有多麼辛苦。

  再次相見,他已年過而立,她還是芳華少女,她等了他數個長夜,本以為是至極焦心焦慮,他竟等了她數十個秋冬,承受比她還要多的哀愁,猶如昔日,他一等便是五年蹉跎。

  男子淺淺笑著,不言不語,沉默應了她的愚蠢疑問,他之雙目並沒恢復光明,之所以他總能找到她的所在,因為他失明的雙眼,惟獨能看見她一人。

  她眨著眼,忍住不使熱燙淚水奪眶而出,「樓錦……

  他低低一笑,「妳負我一生。」

  她柳眉輕蹙,「我該賠。」

  他又笑,「來世我要妳一生作賠。」

  她除了點頭,已不能再言語,哽咽痛啞了她的喉,「當賠。」

  偌大宮殿內青光搖曳,樓錦的聲音很小很微弱,幾乎氣若游絲,依然堅持要說下去,「一生一世一雙人……

  樓錦像個孩子滿足一笑,「遇梅,我沒騙妳。」

  他一直守著承諾,她卻負了他的等待。

  兩人視線不約而同望向床角刻下的字,遇梅探手輕撫凹凸不平的地方,她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心底有個感覺告訴她,這次會是她最後與樓錦相見,沒有將來,沒有以後,千言萬語訴不盡相思和無奈,她選擇聽他說。

  即使面對訣別,她也要將他的面容刻劃在輪迴裡,直到下一次相見。

  但,他們還有來生來世嗎?

  她等不到樓錦的回答了,她再也等不到了。

  「樓錦,樓錦,你這個騙子……」她握住樓錦逐漸冰冷的手掌,兩行淚水滾落臉頰,只可惜她的哀慟,他也聽不見了,「說好是一生一世一雙人,你棄我,哪裡還有雙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流無色 的頭像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雪蝶
  • 一身(生)無婦

    難道……這是男女顛倒版的時空旅人之妻!
  • 已修改,謝謝。

    咳,看完終章答案也就出來了。

    風流無色 於 2013/03/11 08:02 回覆

  • 清鳶
  •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呃啊。
    我心哀戚(痛扣)

    其實昨日本來要回第六章但因為有點感慨先擱著居然就忘惹orz
    話說七章就完結了嗎?因為無色說周一更新花燈,讓我直想只有七章,卻不見完結字樣。

    我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麼啦(掩面
    眼盲華胥宮闕雙人這些題材就是如我這般渣的腦袋都想寫也爽寫卻怎樣也寫不出來無色的境界QQ不忍縮啦我加(欸)樓錦讓人SO揪心(哭
    就是很揪啦看妳要不要丟第八章這樣(咬手帕#

    話說寫日記那個啊大抵是混亂生活中最後的堅持了(笑)
    我很心甘情願的雖然一天要寫兩個多小時XD
    噢因為咱家最重視的就是隱私權和民主了(西式教育#)所以攤在桌上娘親也不會去看XD

    確實,洗板讓人不蘇拂(掩面)
    欸嘿我很享受是真的,總比平白一日好的多w

    太好了!!!!!!!!!我當真怕自己記錯欸(哭
    這樣會超對不起作者的,但怎樣看怎樣怪w有改就好有改就好(不對#
    噢看不到斷袖無妨啦,只是在想若無色寫斷袖應該也會很讚OWO~

    鳳曦是個徹頭徹尾的男主角兼除去花絑之外的我愛人兒A_____A
  • 阿清好哀嚎啊,大概是我聽過最有元氣得哀嚎聲。(愣)

    應該這麼說,遇梅和樓錦的故事到這裡就已經劃下句點了。
    接下來的第八章,算是解釋整個緣由,給一個交代,看與不看其實都隨大家的意思。
    樓錦的一生都留給了遇梅,雖然只有短短幾次見面,這是我認為最珍貴的。

    哈哈,國中以前母親大人執行鐵萬手段,秘密絕對隱藏不住啊。
    也是到了高中之後才有自己隱私所有權,這只是家庭教育不同而已。
    後來忙碌起來自己就有點懶惰了,漸漸失去一個好習慣。

    阿清不用擔心,真的有改過(以人品保證),初卷和次卷個別都經過大規模的修文。
    不過阿清讀了這麼多文學作品,搞混也是人之常情。(拍肩)

    風流無色 於 2013/03/11 08:18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