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一眼,回眸五千

* 有事詳見左邊欄框,求勾搭歡迎留言。

* 此人有過勞導致神智不清之現象,每天神秘出現,不定時發文,如有延宕請各位客倌見諒體諒。(鞠躬)

 

 

  第四章 夢裏清江醉墨香,蕊寒枝瘦凜冰霜

 

 

  偌大空蕩的宮殿,始終只有三道斜影。

  從她睜開雙眼那一刻起,青燈長伴,孤寂安靜,待在這座宮殿裡彷彿踏無人之境,冰冷宮牆隔絕了塵世間紛紛擾擾,永遠也不會有人來打擾他們。

  今個,樓錦比起昔日,更是沉默許多,俊顏神情清冷,連笑意都失去平常溫柔淡然。

  他坐在床邊發愣,已足足有一個時辰,橋童縮身跪在他身旁,手中還捧著木案,案上擱擺三道早就涼卻的飯菜,一雙筷箸不曾動過。

  橋童低頭皺眉,目光不時飄向遇梅,大抵帶有求情似地殷殷切切,盼她能開個金口勸勸樓錦,打從樓錦自夢裡甦醒至此刻,他已經有半天滴水未進。

  朝擠眉弄眼的橋童掃過一眼,遇梅轉身輕扯樓錦的衣角,低聲道,「我餓了。」

  幾刻後,少年有些恍惚地點了點頭,揚起溫柔至極的微笑,「一起用膳。」

  不等他話說完,橋童立刻打個機靈,翻身而起,咚咚地兩步併三步跑向宮殿外,溜煙似沒了人影,等橋童再次出現於宮殿內,手裡捧著一樣的木案,上頭飯菜燙暖,散發誘人香氣。

  案几擱置在床榻邊緣,肉菜三碟,木箸一雙,一碗米飯。

  遇梅傾身端過瓷碗與木箸,穩穩遞給樓錦,少年捧住飯碗和筷箸,夾起粒粒分明的米飯,放到唇邊,薄唇張開,慢條斯理地含下飯菜,細嚼慢嚥,入喉之後又是一口,遇梅在旁邊不時端起裝著肉菜的碟子,輕呼要樓錦多嚐嚐。

  以往都是橋童替樓錦布菜,遇梅嫌無聊,哀著橋童交給她來,結果她做得比誰人都上心。

  見遇梅樂此不疲,樓錦順從如流,橋童就當是主子默許,自個也捨了一個重擔落得輕鬆,左右見樓錦肯乖乖用膳,橋童對兩人微微欠身,無聲退出宮殿。

  樓錦沒有戳破遇梅的謊話,也沒有多問,為何橋童只準備一份飯菜。

  遇梅再送一口青菜,放在樓錦的瓷碗裡,看著滿案几上香氣騰騰,色香味俱全的佳餚,她竟然半點都不感覺飢餓,不僅如此,她從來沒有感覺到餓過,不會睏倦,不會病痛。

  她醒著的時候,身邊只有樓錦和橋童,以及一道她走不出去的門扉,沉睡之後,沒人知道她去了哪,就像朝陽照露水那般憑空消失,然後又憑空出現。

  樓錦已經放下手裡的碗和箸,他沒有出聲打斷發愣的遇梅,靜靜等她從思緒裡抽出。

  看少年還留了大半些菜,遇梅拿起長箸,本想幫他布菜,木箸卻抵在盤中不動,有一下眉一下,翻著碟盤裡的青嫩菜葉。

  她突然想到一個問題,脫口而出,「樓錦你可曾懷疑過,或許,我非凡人?」

  瞻之在前,忽焉在後。

  無歸所去留,以幽宮為居,來時不帶聲色,去時無人知曉。

  聞言,樓錦抿起薄唇,將臉轉向青燈處,撇過頭不去看向遇梅,青熒燭火輕灑在他精緻雕琢的臉龐上,邪似青藍之影,猶若披蓋一層薄紗,俊秀容顏出落得越發清雅高遠。

  沉默,無非是逃避的反應,遇梅苦澀笑了笑,打哈哈道,「至少,我非吃人妖物。」

  孤魂野鬼也罷,魑魅魍魎也罷,人不過就是副臭皮囊,生不帶來,死則不帶去。

  她反而要感謝蒼天弄人,若不是成妖成鬼,或許她永遠都不會與樓錦相遇。

  唉,自暴自棄啊……

  「妳自個都不信。」樓錦搖了搖頭,冰涼雙手捧起遇梅的臉蛋,他俯身,低下頭,鼻間抵著遇梅的鼻間,一字一句,說得清清楚楚,「無論是妖是鬼,於我心裡,妳便只是遇梅。」

  遇梅睜大雙眼望著他,很認真,打算把他看透般凝視他。

  「……就算我不是人?」她抽抽鼻頭,嗓音帶著濃烈哭腔。

  樓錦勾唇微笑,薄唇如蜻蜓點水,輕輕印在她的額心,「妳若是鬼,必是個糊塗鬼。」

  她噗哧一聲笑岔了氣。

  隨後,遇梅發現樓錦是故意揶揄自己,她氣呼呼地推開樓錦的肩膀,作勢離開,少年伸出長臂,把她又撈回身前,緊緊攬她入懷,薄唇又輕啄了下她的額頭,兩片柔軟唇瓣,抵著遇梅的額際,濕氣吐納之間,氤氳熱氣使人醉心。

  他低聲喚道,「遇梅。」

  她依偎在他懷裡,慵懶哼了一聲。

  良久,他好不容易嚴肅嗓音,道,「倘若有一日,我逼不得已要離開妳,妳可會憎我?」

  遇梅張開眼,正想起身,還沒動,肩膀忽感一陣壓力襲來,樓錦把她按回懷中。

  他的下顎靠在她髮際上,鼻間汲取青絲淡淡芬芳,雙臂摟得更緊些。

  遇梅靠在他胸前,聽著少年心間沉穩的跳動。

  她點頭。

  「會。」

  瞬間,她聽見規律的跳動,似乎漏了一拍。

  樓錦又收攏雙手,力道幾乎要將她揉進身體裡,不顧她吃痛地想掙扎。

  她心裡清楚,樓錦不可能一輩子被困在這座宮殿裡,她卻是一輩子走不出這座宮殿。

  樓錦沒有走只因為他還不想走,倘若他肯下定決心,以他之能為,絕對可遠走高飛,去到一個她想找也找不到的地方。

  其實,樓錦心裡比誰都明白。

  他們不一樣。

  遇梅探手環住樓錦的頸肩,柔柔微笑,「君若安好,我亦安好。」

  倘若離開此地,大展鴻圖,對樓錦才算好,她絕對不會憎他半分。

  「允我,一生一世一雙人。」

  除此之外,她別無所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流無色 的頭像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雪蝶
  • 竟然!這讓我想到了偃師造人的故事,難不成遇梅兒便是如此--(張望)
  • 如果沒記錯的話,偃師造人是類似古法的機械術。
    這篇文章到是沒有跟偃師有相關聯呢。
    機會很多,雪蝶再猜猜,猜對就送姥姥飛吻一枚。(遭巴)

    風流無色 於 2013/03/08 10:14 回覆

  • 悄悄話
  • 清緹
  • 那還是無色好了。(欸)我發現我在寫日記時就直接寫無色了,感覺好對妳!

    其實從第一章或說本文名字時就一直想到唐七公子的華胥引這樣,因為太喜歡那作品連帶看什麼都想到哈,果真也是不餓不睡不痛嗎(掩面)

    不、是有個大嗓門(痛哭)唱歌神馬的通通不行唉。
    又萌又可愛wwwww不過我也挺花燈先寫完啦不寫完斬了!(揍凱
  • 哈哈,客官隨意。沒想到還能被寫到阿清的日記裡面,咱是前輩子修來的福氣啊。
    我都有好久好久沒寫日記的習慣了。

    必須表示,雖然名字有點相似,基於咱沒看過唐七公子的華胥引,只看過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所以內容如有雷同,咱用人品押注,絕對純屬巧合。(謎:你有人品?)

    高亢就先贏人一步了,搶麥克風絕對無人能敵啊。(啥)
    咳,阿清這是赤裸裸的要脅嗎?(驚)

    風流無色 於 2013/03/08 10:3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