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一眼,回眸五千

* 有事詳見左邊欄框,求勾搭歡迎留言。

* 此人有過勞導致神智不清之現象,每天神秘出現,不定時發文,如有延宕請各位客倌見諒體諒。(鞠躬)

 

 

  第三章 日照玉樓花似錦,樓上醉和春色寢

 

 

  今夜,她和他背對著背,互相依靠,寢室內青燈晃蕩,深沉的清冷寂寥無時無刻籠罩宮殿。

  少年的背不如看上去那樣荏弱,他便似那鬱蔥柳樹,外表溫文爾雅,風拂柳稍隨,隨著周遭變化任意擺佈,當靠在樹蔭下時,它則極盡所能以柔軟的垂柳,遮蔽煦日烈烈。

  惟有靠近它的人才明白,柳樹並非外表不堪摘折,它沒有青竹梗直剛烈的高風亮節,它沒有曇花妖豔瑰麗的邪美旖旎,只因,它的溫潤柔情,不需要繁花盛開,滿樹花香來點綴。

  柳單純是柳,纖細蘊含淡媚,不濃不淺,翠氛氤氳,如雲如風那般淡恬愜意。

  她緊挨著他,毫不客氣將重量全拋給身後的少年,淡問,「樓錦為什麼你對我這麼執著?」

  日照玉樓花似錦,樓錦是他的名。

  那次他喚出她的氏字之後,他也告訴她,從今往後,他只喚她遇梅,她亦只需喚他樓錦。

  她一口答應樓錦的提議,然後笑得好不開心。

  因為這是他們兩個的秘密,天下之大,惟有她遇梅,能堂而皇之地喚樓錦。

  少年的溫柔和淡雅,十分討人喜愛,讓她不由自主地將他視為重要之人,短短三日的相處,她似乎早已經把樓錦當作支柱。

  樓錦的話不多,他喜歡安安靜靜看著竹簡,大門不出,二門不邁。

  上次昏倒在她面前的少年喚作橋童,乃專門伺候樓錦的貼身小侍,橋童的膽子特別小,動不動就被一點兒風吹草動嚇得驚慌失措,矮小的他慌張模樣跟小老鼠一樣逗趣。

  她老喜歡調侃橋童,膽小成如此,以後難保還要身為主子的樓錦,挺身而出保護他。

  話才說完,橋童又是淚眼汪汪,哽咽哭泣奔出宮殿。

  望著那兩扇緊閉的門扉,遇梅卻是不曾想過要出去,她已經對自己發過誓。

  樓錦在哪,她就在哪。

  他不離開宮殿半步,她心甘情願陪他窩著。

  遇梅常常胡亂猜測道,一身翩翩風采的樓錦,也許是達官貴人家的公子,也許是宮廷裡尊貴顯赫的皇子,也許是超脫凡塵的世外高人,也許是……

  但是,不管她怎麼猜,樓錦都笑而不語,逼問橋童次次嚇得他退避三舍,委屈地泫然淚下。

  遇梅總覺得,樓錦故意對她隱瞞身份。

  倘若他真得有意要欺瞞她,那也無所謂,因為,她毫不猶豫相信他做的每一件事情。

  遇梅沉思,樓錦更沉默。

  他渾然沒聽見她方才的疑問,兀自摸索竹簡的字句,沉溺在字裡行間。

  遇梅查覺到樓錦忽略了她,不滿地用手肘使勁推了他一把,樓錦手裡的竹簡應聲掉在地上。

  他輕咳兩聲,轉過身來苦笑,「無聊了?」

  嘖,又是那種無奈的表情,她沒好氣地撿起竹簡,丟到他懷中,本想好好唸叨唸叨,突然想起一件十分古怪,或者說有點可怕的事情。

  她猛然從床榻上跳起來,高高站在床沿,滿臉驚恐地大喊,「你不是看不見,怎麼讀書?」

  才剛問完,她立刻發覺自己太過魯莽,為何要無端去譏諷樓錦是個盲子。

  小臉閃過真摯的愧疚,遇梅彎低身子,悄悄挨近樓錦。

  她低下頭準備道歉,「對不住,我不該口不擇言……

  樓錦的薄唇輕微抿起,臉色沒有任何異樣,似乎跟本不認為遇梅的話能傷害到他。

  他拾起懷裡的竹簡,一邊朝遇梅招了招手。

  良久沒聽見她有所動作,他露出一抹使她安心的溫柔笑容,慢悠悠道,「過來。」

  她懷疑地目光不停在樓錦臉龐游移,清秀面容含笑,淡然溫雅如厮,三番確定他並沒有生氣,她才敢縮起身子蹲回他身旁。

  樓錦翻攤掌心,「手來。」

  遇梅遲疑地頓了一頓,須臾還是乖乖把手掌放到樓錦的掌心,他溫溫輕笑,拉著她的手覆蓋住竹簡,五指溫柔包覆她的指尖,引領著指腹撫摸過每筆字跡。

  他聽見她瞭然的驚嘆聲,莞爾一笑,「懂了?」

  她點點頭,驚魂未定的神情有些好笑,好險他看不見,否則她定要成為他的笑柄。

  原來竹簡上的墨跡厚實,至少重覆以墨水描繪數十次,懂得字體的人,光摸便可以摸出句子的所述,遇梅越想下去,越發點頭如搗蒜。

  片刻後,宮殿恢復昔日安靜。

  遇梅眨了眨眼,想起樓錦始終沒回答她的問題。

  「樓錦你…………」這下兩人面對面了,方才的困惑,她還真有些問不出口。

  樓錦淡淡微笑,捲收起竹簡,燭火照映之下,光影中容顏上的情緒分外清晰,柳眉渲染了一層薄薄滄桑,粉潤唇瓣輕勾,笑容裡有著她不懂的奈何。

  遇梅胸口乎感一股悶氣油然升起,她伸手把樓錦額前垂落的髮絲撥開,把輕絲撩至耳後。

  她的眼光移到他面前,樓錦雙眼輕閉,修長羽翦挽有柔情,明明沒有睜開眼睛,她卻能從優美線條看出薄透水氣,也沒來由地心疼起這個少年。 

  樓錦反握住遇梅搭在肩上的小手,白皙長指包覆柔荑,指腹不輕不重捏壓她的掌心。

  他低低一嘆,「橋童年歲與我相仿,自小他便服侍著我,除他之外,我從未見過他人。」

  忽然,遇梅手掌只覺一緊,被突如其來的力道裹住,她伸出另一隻手,搭在樓錦蒼白的手背之上,安慰似地握了握。

  樓錦抓著她的力勁很大,幾乎弄疼了她,他眉間落有一道陰影,像個任性的孩童不肯放開心愛之物,又好像生怕下一刻她就會憑空消失。

  肌膚暖燙的溫度,透過掌心傳遞到兩人手心間,一冷一熱交纏融合,她感覺到了他的害怕,卻束手無策,因為連她都不知道,自己何時會消失。

  她有些慶幸樓錦失了明,他看不見,亦見不到她此刻難看的苦笑。

  「還有妳,遇梅。」少年靜靜端坐於雪白幽暗錯落當中,周圍光芒若暗若亮,淡淡朦朧光霧,快要連他也一起淹沒,他倆的手指不知什麼時候十指交扣,緊密不分。

  樓錦尋到遇梅的方向,他對著她微微笑了。

  純粹至潔的笑容,漾成一蕊眩燦白蓮,遇梅禁有那幾分悵然起來,心頭又是莫名一扯。

  最近遇梅有種錯覺,她的日子彷彿變得好長,彷彿沒有盡頭那般深長,除了永久之外,還太過平穩,如同天空一條無邊無際的雲彩,延綿直到彼方。

  可是,當她打算安逸享受之際,心中一股不安蠢蠢欲動,捉摸不定的情緒遊走心間,不停提醒著她,她根本不屬於這個世界,她是個不該存在的存在,遲早都會消失。

  尤其當她和樓錦相處的時間,變得越發長久,她隱約有種直覺,自己很快就將離開樓錦。

  一旦想到這件事情,心底叫囂的異樣便更加張狂,遇梅不由得揪起袖口,她多麼恐懼,這股意念遲早會把她吞噬,她只能告訴自己不要多想,不要相信。

  她多怕哪天醒來了,面對得不再是這片陰暗卻不失溫暖的宮殿,也不再是樓錦的笑顏。

  指甲深深陷入衣帛下,她不想失去他。

  每每看見他強顏歡笑的表情,她會跟著哀傷難過,起初她只當是孤獨中互相扶持的情誼,等她懂了之後,她已經無法自拔地依賴上眼前的少年。

  他是那般孤寂蕭索,壓抑所有情緒,長久下來,連普通笑容都變成一種自然的掩飾。

  如果樓錦身邊,從來沒有她的出現,沒有人陪伴他微笑,陪伴他安靜,陪伴他專心,他是否天天都要與寂寥相處,一個人獨自坐在這個不見天日的宮殿?

  猛地,幾乎是讓人措手不及,遇梅撲身摟住樓錦的頸子,整個人縮到他懷裡。

  感受到少年抬起手,輕柔摸過她的髮頂,她才喃喃道,「我不會離你而去,絕對不會。」

  她不會,他會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流無色 的頭像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雪蝶
  • 哇--古代版點字書!(好奇)
    難道傳說中的入木三分才是點字始祖?(筆記)
  • 中華五千年文化博大精深,不可小覷。
    我都有種在誤導別人的感覺了。

    風流無色 於 2013/03/07 08:57 回覆

  • 清緹
  • 樓錦這名實在美,點字那讓我笑得開心,樓錦這性子真好。

    啊哈看到這麼多戀感覺萬分期待後頭,待妳明天更新:-D
    沒問題的若糖當真想寫我定會看,只這蒼穹緣也不知.....(欸

    如果有接受到我的喊叫那就值得啦我也可以放心的繼續叫耶嘿(不對
    喔、哦哦、喔喔,那還是叫糖好了叫著習慣,雖然我覺得無色也挺適合的w
  • 樓錦是個好孩子啊,又萌又可愛。(哪裡?)

    難得前面大開粉紅氣罩,到處甜甜蜜蜜,後期必是有個轉折要來。
    哈哈,當然蒼穹緣也會完成的,不過無論是哪種文章,都要等花燈先完結。(正色)

    有接受到,而且很清楚,清緹有個好嗓門啊。(拇指)
    無色和糖都可以,不論哪種,叫久了自然而然就習慣了。

    風流無色 於 2013/03/07 09:01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