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一眼,回眸五千

* 有事詳見左邊欄框,求勾搭歡迎留言。

* 此人有過勞導致神智不清之現象,每天神秘出現,不定時發文,如有延宕請各位客倌見諒體諒。(鞠躬)

 

 

  第二章 楊柳絲絲弄輕柔, 煙縷織成愁

 

 

  她感覺全身飄飄浮浮,如夢似幻,亦真亦假,眼前又是那一片熟悉,卻摸不著邊際的黑暗。

  耳邊聽到一把男音,漆黑當中宛如一滴雨露落春泉,雪壁之上,潺潺地高山流水那般乾淨無垢,溫雅嗓調似曾在哪兒聽過,又好像比她記憶中成熟動聽幾分,溫潤優美且沉穩酣醇。

  她聽見那人交待著,語調隱約有細膩如絲的急切,「一定要找到她。」

  一旁被交代的另一個嗓子揚起,「殿下,爾等尋覓五載都不見半點消息,恐怕……

  兩道嗓音恍如迷失魂者的引路燈,若隱若現,她尋著兩人交談的方向,摸黑走過去,越走越近,耳裡聽見的談話也益發清晰。

  就當她快要走出黑暗時,她聽到三個字,差點沒害她跛腳滑倒。

  較為尖銳細扁的聲音,一半狐疑,不肯定地問道,「微臣從沒聽過名喚小飛俠的女子。」

  極為迷人的嗓音再次拔起,語中同樣含有遲疑,一貫溫柔未減,「不曾聞見。」

  她好像想起了什麼,記憶中有名俊雅少年,生得一張清秀如玉的臉龐,始終含笑待人。

  此時的她幾乎能想像,少年兩道細長如柳月的黛眉,微微向眉宇之間鎖起,閉合雙眼之下,羽睫輕輕抖動,粉蜜薄唇抿成一道溫柔弧度,對她來歷百思不得其解,容顏依舊溫和柔暖。

  她忍不住竊喜,笑聲洩溢了出來。

  傻子,當然不會有小飛俠這號人物。

  隨後她驚愣了許久,捉摸到秀雅少年話語裡的時光如流水飛梭,玩笑神情漸漸凝重起來。

  等等,他剛剛是否說到,他已經找了她整整五載?

  怎麼可能,她不過才轉身一眼休寐,腦海中還清楚記得,她在看見他的面容之後,因為太過緊張又突然放輕鬆心神,身子不支而倒地昏厥,當她再次清醒回來,已經過去五載之久?

  對她而言,眨眼之間,只是夢胥之片刻,他卻已經經歷了五載的日月?

  就在她笑聲方止,四周忽然安靜下來。

  只聞一人壓抑沉重的呼吸聲,以及另一人驚嚇恐懼的抽氣聲。

  眼前朦朧光芒照亮緩慢,她眨了眨雙眼,適應突如其來的明亮,須臾之後,才勉強能睜眼看清景物,又是那到緊閉透光的鏤花木門,隨後,她先看了看自己,繼而望向一眼身著月牙白廣袖長袍,臉龐輪廓增添成熟的少年,再看向他身邊早已嚇得臉色蒼青的小少年。

  莫名其妙成為眾矢之的,她有點尷尬揚起手,揮了一揮,乾笑兩聲,「嗨。」

  砰嗵一聲,手拿墨玉長柄拂塵的小少年,一屁股坐在石地板,雙腳以某種十分滑稽的模樣大大張開,右手高舉半空中,指尖直直點向她,嘴巴張合半天沒能吐出個有用的字。

  她再遲頓也明白小少年把她當做了妖魔鬼怪,輕蹙起眉頭,她稍微蹲低身子,側頭對臉色青蒼失血的少年有禮一笑,口吻淡定道,「別怕,我不是鬼。」

  「你看,我有腳。」指了指裙擺裡的裸足,臉上邪惡笑容洋溢,語罷,她飛快伸出手掌,重重往顫抖少年的肩膀一拍,果真效果顯著,小少年心神淒痛哀了聲,當場倒頭昏厥過去。

  本只是惡作劇的心態,沒想到真會嚇暈小少年,她也驚恐地退後兩步,心虛著正想尋求幫助時,牢實撞進一堵溫暖的人牆,心頭一慌,剛才她惡意行兇的舉止,全給旁邊文雅秀美的少年聽在耳裡,看在心裡。

  她這般不客氣地欺侮他的朋友,必定會被他厭惡,或許還會將她趕走。

  可是,她除了這個充滿孤寂的宮殿,還能去哪兒呢?

  意識到做錯事情,心中慚愧,她怯懦懦垂下頭,眼簾半掀起,悄然打量白袍少年的神情。

  他此刻的神情可謂五味雜陳,有訝異,不解,害怕,動容,欣喜,可最後全都化作一抹乾淨俐落的月弧,徐徐微笑如若浮雲流風一般的溫柔。

  淡笑化作煙雨墨畫中一筆,有細雨青山的淡淺,有丹青花繪的絕美,他的笑容分明若日月光華,穿透她的心口,緊揪著懷春少女羞澀的情愫,繾綣默移,令她難以挪開目光。

  少年輕慢攏起兩邊寬大的袖袂,慢條斯理拂過皺痕,直到兩塊滑軟輕薄的布料平整光滑後,才肯罷手,似乎對於暈倒在地上的小少年不大關心,他沒有斥責她的調皮,只是淡淡溫柔地微笑,舒裡著自己身上衣物。

  絕美臉龐映著青燈,暈青熒華搖曳,他側過臉蛋,口吻深幽若谷,「當真是妳?」

  第一次見面時,他的五官美如雕琢出來的雪玉,氣質不染塵埃,天真無邪。

  第二次見面時,他的容貌依舊懾人目光,但稚齡繾退,替代一股沉著穩重的可靠。

  少年白衫雖無瑕,肌膚更勝素雪,蒼白似寒冬初雪無可比擬,眉目如畫依然,她緩緩朝少年走近,審視精瘦修長的身軀,不由自主探出手,摸摸他柔軟滑順的長髮,克制不住觸碰他的念頭,她做出此生在外人面前,所不能為的舉動,她的小手從少年髮際滑到臉龐,兩指捏了捏少年粉嫩臉頰,暗自滿足感嘆,觸感果然堪比棉花柔軟綿綿。

  享受過如凝脂羊膏似的軟嫩觸感,她斷斷評價道,「你長高了。」

  少年眉間輕攏,只看見陰影掠過眉頭,還沒有瞧清懊惱紋路,黑影突地破天蓋地籠罩她。

  他忽然展開修長雙臂,傾身摟住她的身子,兩人之間原本隔有半步距離,瞬間也拉得毫無空隙,緊密貼在一起,外頭分不清晝還是夜的柔光,穿過門扉照進宮殿,薄光中,兩俱一高一矮的影子,互相交疊,拉成兩道相錯的長影。

  他把她緊緊擁在懷中,嗓音挾帶乾澀喑啞,「妳失去蹤跡五載,我還以為……以為……

  少年低靡言語帶著隱隱埋怨,她只覺臉面熱紅,乾乾又笑幾聲,躺在少年充滿清淡冷香的胸懷裡,少年的體溫透過薄袍,一陣陣傳遞過來,暖熱彷彿快要使她墜落暈眩。

  親密接處,使她開始慌張無措,暗暗在心底自言自語,不要慌,不要慌,不要慌……

  半晌後,少年似乎意識到兩人親暱的姿勢,緩緩鬆手放開她,輕咳了幾聲。

  他往後頭置有四方床榻的方向踱步,雙眼失明令他履步蹣跚,走路的樣子不似尋常健康之人,她隨之跟到他身邊,一手挽過少年清瘦的手臂,小心翼翼攙扶他坐落到軟棉床沿。

  少年淡淡告訴她,自從她憑空出現又突然消失過後,五載以來,他尋遍宮中所有宮人,無一人氏字與「小」有關,眾人都以為他遇到魑魅魍魎,甚至還請來仙山道士起壇做法。

  惟有他堅信,她不是妖。

  因為她的身子是極為溫暖,他始終抱持一絲盼望,他深信,他倆的緣份不只有這麼淺淡。少年始終輕閉的雙眼微微顫動,灩瀲薄唇溫柔一扯,綿綿笑了。

  抬眼一瞬,她便愣了,眼底不經意撞見少年真摯無邪的笑容,不帶任何一絲怨懟,笑意充滿萬千寵溺,他靜靜等了她五年,若換成尋常人,耐心早已經給流年磨光,他卻一直耐心等著,將所有焦急化作笑容,安安靜靜地停在原處。

  她的心頭彷彿被針扎了下,猛地刺痛起來,她才意識到,自己好似愧歉這少年,很多很多。

  鎖眉抬眼,凝望著少年顏如宋玉的面容,仔細將他的微笑刻劃在腦海底,如同替自個的遺忘所贖罪,她吞吞吐吐道,「其實……我不記得我是誰。」

  空白記憶中,除了他,她只記得,她的歸屬應在離這裡很遙遠,甚至遙不可及的地方。

  定是蒼天陰錯陽差,一個不小心將她戲弄,使她忘卻了自己是何人。

  沒有過往,沒有未來,只有當下。

  而這個當下,她只有他。

  少年神情染了潤紅的色澤,也不在意她所言,柳眉舒開憂愁,柔柔道,「妳喜歡梅花嗎?」

  想了一會兒,她點點頭,隨他的微笑而微笑,「喜歡。」

  少年微微仰起下巴,青燈搖曳的光彩,把他此時的神情,描繪成一種難以言喻的莫測高遠。

  薄唇輕啟,心中悵然,語氣含有萬般可惜,唇邊笑容依然如故,「我從不曾見過梅。」

  她聽出他嗓音裡濃濃的惋惜之情,腦海靈光一閃,好像登時想到了什麼,她支身站了起來,握住少年微涼的手掌,笑道,「遇梅,喚我遇梅,好嗎?」

  少年無聲低下頭,閉合雙眼對上身前緊握的雙手,陰影遮住他半張臉龐,叫人看不清虛實。

  他訝異,她緊張。

  徐徐暖風帶著春香,無聲穿過窗櫺縫隙,伴隨少年溫柔呢喃,笑語煨燙她的耳畔。

  「遇梅。」

  他不曾親眼看過梅花,這個只有兩面之緣的少女,竟願意成為他所遇見那一株紅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流無色 的頭像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風流無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雪蝶
  • 別笑岔氣啊……(抹汗)

    剛剛上攝影課在POPO掃了一遍,現在再回來重看跟看回覆
    於是終於在回覆與非常中國風的這篇中安心了(?)
    ……該不會是穿越?
  • 我很有節制的,雪蝶別擔心。

    攝影課是堂好課啊。(拇指)
    嚴格上來講是某種穿越類型,但又不是時代上的穿越。
    解答會在最後一章出現,其實很明顯,相信再看幾章,也就明瞭一二了。
    絕對百分之百是古代中國風無誤。

    風流無色 於 2013/03/06 13:12 回覆

  • 悄悄話
  • 清緹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幹好萌喔好萌喔我的天超可愛的我人生圓滿了啦(痛哭

    以上是邊看邊吶喊的實況轉播這樣w(掩面
    一開始還以為是姊弟戀結果睡五年大概又差不多啦真好w
    其實不太希望是穿越呵我不太喜歡看但如果是糖(現在還可以這樣叫麼?還是有什麼單字或兩字的w?不習慣不叫名字ww無色?ww)寫的我怕我還是會栽下去(痛哭

    只有遇梅那裡我笑了一下也太浪漫相遇和結果了OWO
    總之我敗了(逃走)趕緊花燈去耶屎!
  • 清緹好大的反應啊,我彷彿都可以聽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的洪量叫聲了。(驚)
    雖然是文字,確實有實況轉播加音效的感覺。
    咳,這一個作品裡面不只有姐弟戀,同輩戀,還有老少戀,一次滿足三個願望。(哪招?)
    咱挺想嘗試穿越文的,雖說這篇跟穿越有那麼點兒關係,可還不算真正的穿越文。
    如果有機會,我會想寫看看,到時請清緹多多見諒。

    清緹想叫我什麼都可以,順口就好。

    短篇章數不多啊,當然要浪漫點。謝謝光顧。

    風流無色 於 2013/03/06 13:00 回覆

  • 默默潛回去
  • 謝主隆恩! (ry
  • 免禮,愛卿請起身。(咦)

    風流無色 於 2013/03/06 13:05 回覆